惡性日元貶值衝擊到底多大#?對中國會有什麼

2022年05月05日09:00

【惡性日元貶值衝擊到底多大#?對中國會有什麼影響?】#日元貶值對中國會有何影響# 日元貶值已經成為日本朝野上下最為關注的議題之一。現在日元彙率已經貶值到1美元對130日元的水平,為20年低點。日本財務大臣鈴木俊一近日形容,“如今可謂是惡性日元貶值”。時隔20年,日元再次大幅貶值,也讓很多日本人回想起上世紀90年代後半期,當時日元行情一度跌至1美元對147日元左右,彼時市場上稱之為“賣空日本”。之前日元貶值被視為有利於日本經濟,但現在卻讓日本企業和家庭連連叫苦。日本有人甚至認為這已關係到該國未來的生存。多名專家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日元是最先受到美元升值衝擊影響的貨幣,由於和美國政治經濟高度掛鉤,日本現在陷入“有苦說不出”的境地。“惡性日元貶值”對日本經濟衝擊多大?對中國經濟有什麼影響?《環球時報》記者對此進行調查。

“你們的問題”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稱,即使在烏克蘭局勢等地緣政治風險增加的情況下,日元也沒有升值,這意味著外彙市場的結構發生變化。今年以來,為了遏製物價上漲壓力,美聯儲、歐洲央行和英國央行紛紛加快緊縮步伐,美國和英國等國已步入加息軌道。而日本央行迫於國內經濟複蘇乏力,仍在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

“決定彙率的因素很多,最重要的是各國利率水平的差別及其走勢預期。”大阪經濟大學教授、原日本央行國際局長福本智之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稱,自今年年初以來,歐元對美元貶值7%,英鎊對美元貶值7%,而日元對美元貶值12%。日元貶值幅度較為突出,但這和日本經濟對美國經濟的依賴程度沒有直接關係。

福本智之解釋稱,理論上,美元和某一貨幣的利差越大,該貨幣兌換美元彙率的貶值幅度就越大。日元之所以貶值幅度大,主要反映出各個發達國家經濟的通脹速度、相應的貨幣政策方向、利率走勢的不同。日本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比上升僅為0.8%,和其他發達國家相比通脹率較低。因此,日本央行表示保持現在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市場看到美聯儲和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方向不同,判斷美元和日元的利差有可能繼續擴大,導致日元貶值速度較快。

值得注意的是,七國集團(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4月20日在華盛頓舉行。日本財務大臣鈴木俊一在會上對於“最近略微快速的日元貶值”表達擔憂,但討論並未進一步展開。

《日本經濟新聞》稱,對於日元貶值,絲毫看不出美國財長耶倫對日本的關切顯示出理解。美國財政部的公報僅簡短表示,雙方“針對包括外彙市場在內的金融市場動向進行了討論”。

據悉,日本在干預外彙市場時,通常需要得到G7國家特別是美國批準。然而目前美國似乎對日本漠不關心。

“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但卻是你們的問題”,這是上世紀70年代在尼克遜時期擔任美國財長的約翰·康納利的一句名言,當時美元脫離金本位而大幅貶值。在當時擔憂日元快速升值的日本,康納利的說法被解讀為“錯的是不斷增加貿易順差的你們(日本)”。《日本經濟新聞》分析稱,耶倫或許也想效仿前輩康納利,對日本說這是“你們的問題”。

苦的是誰?

日元貶值,最先苦了日本民眾。在首都圈茨城縣經營一家牧場的日本老闆接受採訪時表示,他養了230頭奶牛,牧場使用飼料九成左右都是從海外進口的,去年6月平均一頭奶牛一天要吃掉1600日元(100日元約合5元人民幣),而現在一天要吃掉2000日元,牧場一天“夥食費”就增加9.2萬日元左右。但由於疫情影響加物價上漲,牛奶收購價格無法跟飼料一樣水漲船高,導致該牧場牛奶銷量下降,市場滯銷。

日本連鎖餐飲品牌吉野家的社長河村泰貴近日也大吐苦水,“吉野家從世界各地進口食材,過分的日元貶值令人無法接受,牛肉價格不斷上漲,物流費用和包裝費用也在上漲,再加上日元貶值,對我們無異於雙重打擊”。

據《環球時報》駐日本記者觀察,支撐日本低收入人群日常生活的百元店(相當於國內的5元店)開始陸續關閉。據瞭解,日本百元店的產品多來自東南亞國家,日元貶值、物流價格上漲,加上疫情下工廠停產,很多百元店支撐不下去而紛紛倒閉。

三井住友信託銀行的市場策略師瀨良禮子分析認為,日本糧食和能源大幅依賴進口,日元貶值對民生影響是消極的。如果沒有新冠肺炎疫情,日元貶值還可能帶動大批外國遊客入境,振興觀光經濟,但就目前來看,完全不能期待。對中國有何影響?

日元貶值對日本出口企業有積極影響嗎?《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稱,此前出現日元貶值之後,降低外幣計價的銷售價格能增加日本出口。現在,日本企業已將生產基地轉移至海外,即使出現日元貶值,日本國內的出口也不會增加。

福本智之對記者強調說,日元貶值對日本經濟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不能簡單下結論。對出口比例比較高的大型製造企業來說,日元貶值肯定是有利的。然而,對內需型中小企業和一般老百姓是不利的。他表示,“至少可以說,最近日元貶值速度過快,對經濟主體投資和消費信心方面的影響不可忽視”。

東吳證券近日發佈報告稱,日元貶值讓金融市場似乎又嗅到一絲亞洲貨幣戰的硝煙。2022年以來日元對美元彙率貶值12%,如此快的貶值速度甚至超過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而當時正是日元的率先快速貶值拉開亞洲貨幣戰的序幕。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當亞洲地區經濟或市場遭遇衝擊時,日元領跌,其他國家跟隨,但人民幣“反應”往往滯後(在早期往往還會繼續升值),發揮中國在穩定區域經濟中的作用。

從2021年初開始計算,日元對人民幣的貶值幅度超過20%。在日元對美元彙率超過130的當下,對於中國而言,日元貶值降低中國進口日本產品的壓力,對中國進口企業有利。但對於日本企業而言,進口中國產品將更貴,對日本進口中國產品可能產生一定抑製作用。

北京時間5月5日淩晨,美聯儲將大概率宣佈加息50個基點,並同時啟動縮表。受美國加息預期影響,韓元等亞洲貨幣對美元都出現下跌。進入5月,在岸市場因假期休市,離岸人民幣逐漸釋放企穩信號。《日本經濟新聞》稱,在外彙市場上,人民幣表現堅挺。人民幣作為亞洲安全貨幣的性質正在增強。(《環球時報》5月5日11版文章,作者蔣豐 邢曉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