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購的8000杯奶茶隔夜跨省送到上海?品牌方也驚了!還能喝嗎…

2022年05月04日13:08

  4月末

  來自上海普陀、靜安等多個區的

  “一點點奶茶上海團購團長群”微信群

  通過群主發佈的團購鏈接

  購買盲盒奶茶

“快團團”頁面顯示,4月29日中午,首批團購奶茶售出近5000杯
“快團團”頁面顯示,4月29日中午,首批團購奶茶售出近5000杯

  5月1日

  群主以不同的理由多次推遲

  原定下午配送的近8000杯奶茶

  不少在次日淩晨才收到

  奶茶的“團長”發現

  收到的奶茶由杭州市多家一點點門店製作

  最早的製作時間

  距離收貨時間相差近24小時

  收到的奶茶規格也和訂購時有所出入

群主發佈的分批配送訂單,累計超過一萬杯
群主發佈的分批配送訂單,累計超過一萬杯

  5月2日晚上,澎湃新聞撥通了杭州拱墅區一點點“武林店”的電話。對方表示,該店是加盟店,當天現做一批奶茶後送往上海,並稱奶茶當天飲用不會有問題,只是口感沒那麼好。

5月2日淩晨,有團長反饋收到的奶茶來自杭州的多家門店。
5月2日淩晨,有團長反饋收到的奶茶來自杭州的多家門店。

  5月3日下午,一點點奶茶官方微信公號發佈《致點粉的一封信》稱,網絡上充斥著各種團購一點點的非法鏈接,異地採購一點點奶茶售賣。無飲品標籤、塗改標籤的一點點奶茶,購買來源不明。

  一點點表示,特殊時期,高價倒賣物資為法律所不容,也與一點點管理規定相違。異地採購配送時間長、飲品保存不當容易產生變質現象,嚴重危害消費者權益,請大家慎選合規購買渠道。

  疫情中的奶茶團購

  4月29日上午,澎湃新聞記者加入一個名為“一點點奶茶上海團購團長總群”的微信群,當時群內已有來自上海浦東、靜安等多個區的百餘位“團長”。昵稱為“空氣311”的群主介紹,當天12點開搶第一批大杯去冰奶茶盲盒,21元一杯,均為紅茶底,2份隨機配料(如椰果、紅豆、珍珠等),單個地址100杯起送(偏遠地區200杯起送),40單截止,從次日(30日)開始的48小時內完成配送。記者查詢發現,該規格奶茶的官方售價在15元左右。

  與此同時,她在群裡發佈了相關“三證”——保供企業證明、保供配送人員通行證和上海生活物資保障通行證。記者注意到,證明上的保供企業為“一點點”品牌的母公司——生根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一點點是台灣奶茶品牌,2011年成立生根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供配送人員則顯示來自“內蒙古××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有“團長”對此提出質疑,但群主並未做出解釋。記者撥打物資保障通行證上顯示的駕駛員電話號碼,對方表示自己是運送水果的,從未配送過奶茶,也並不認識群主,很有可能是被冒用了證件照片,“最近進出的小區多,都需要提供通行證照片,可能因此被別人用了。”

近期還有一些社區“團長”販賣來自嘉興市等地的奶茶
近期還有一些社區“團長”販賣來自嘉興市等地的奶茶

  當天中午12點,群主發來微信小程序“快團團”的購買鏈接,發起團購。昵稱“空氣311”的群主自稱“毛團長”,該購買頁面製作較為簡單,配圖模糊,介紹稱“奶茶當天現做,冷鏈車配送。”不到1分鍾,40單奶茶被搶購一空,售出近5000杯,其中普陀區和長寧區各1000餘杯。

  掃碼入群的“團長”們持續增加,分群不斷拓展。很快,群主又發出群公告,通知下午開搶第二批團購產品,包括21元大杯去冰奶茶盲盒(三種茶底隨機發送),以及奶茶盲盒與卡士原味酸奶的綁定套餐,43元一份。兩款產品不限量,當晚截單。從5月2日起排單發貨,同樣100份起送,不滿自動退款。5月2日上午,記者看到群裡的這兩個套餐鏈接均被刪除。但從群裡曬出的部分交易編號來看,團長們主要購買的依舊是21元盲盒奶茶,有近兩百人接龍下單。以每單100杯來算,第二批至少售出1萬餘杯。當晚,群主連續發出公示稱“當日團購結束,沒有拍到的下週開團再說。”稍晚時候,其發出首批團購的部分配送單,包括普陀區、徐彙區和靜安區的部分小區,共計19單,2300餘杯。這批奶茶的派送較為順利。記者注意到,該配送訂單下方標註了司機的取貨地址為“徐彙區肇嘉浜路261-2號”。記者查詢發現,該區域只有一家“一點點”門店——肇嘉浜路店,地址為“徐彙區肇嘉浜路261-1號”。記者撥打該門店電話,但提示已關機。30日淩晨,奶茶團購群已發展至4群。群主從淩晨2點就通知奶茶開始製作,7點陸續發出送達照片。收到貨的團長們也紛紛曬圖,記者看到,紙杯上並沒有配料標籤,無法得知具體的製作門店和時間。

  清晨4點送到的“隔夜奶茶”

  5月1日淩晨,群主發出新的配送訂單,涉及上海普陀、靜安、虹口等多個區的50個居民小區,共計7900餘杯。原定下午2點開始配送,群主稱上午需要陸續製作,但將近下午4點,仍沒有動靜,群主解釋稱,當天有很多核酸檢測點休息,配送車輛比原定安排減少三分之一,需要下午6點才能發車,團長們也對此表示理解。然而,到了約定時間點,群主再次發出公示,稱送達時間推遲至晚上9點30分以後,可以退款或排單改日配送,多餘奶茶可供其他團長“接盤”。不久後又稱,今晚所有排單都會送達,“司機熬夜送完明天休息。”

  記者查詢發現,第三方企業信息平台顯示,該群主的電話號碼和“上海市徐彙區××食品經營部” 的公開電話相同。工商信息顯示該食品經營部為個體工商戶,成立於2019年,註冊地位於上海市徐彙區,法定代表人為王×傑。晚7時許,500人團長群開始騷動。有人提出質疑,“為何很努力配送卻遲遲無人曬圖?”隨著越來越晚,不滿情緒高漲,有些被購買者催急的團長給群主打電話後在群裡表示,“預計晚11點30分才能收到。”

  從下午茶變成了“夜宵奶茶”,有“團長”默默退款並退群,但多數“團長”們仍在堅持等待。“從上午製作到現在,這奶茶還能喝嗎?”有人詢問,但更多人擔心的是,“我們該不會遇到騙子了吧?”而記者加入的一個“一點點今晚等貨群”里,在線維權的不少“團長”們直接召開“騰訊會議”,討論事態最新進展。

  21時許,群主現身表示,“奶茶是下午才做的,部分司機的核酸剛出結果,虹口區將於21時40分率先發車。”但此時,配送人員又帶來一種新的說法——稱是由於當天原材料不足,晚上才開始製作奶茶。

  直到23時許,總群裡才有“團長”曬出到貨照片,但發現這批貨由“龍遊路店”製作,製作時間為1日下午14時16分。經查,該店位於杭州市拱墅區。同時,該團長稱,到貨的奶茶規格與下單時不相符,為中杯,且只有一種配料,單價顯示為11元。見此狀,更多人要求退款。

  面對不斷湧來的質疑,2日淩晨,群主解散了該群,後在其他分群解釋稱,是由於標籤紙不夠,借用外地標籤引發的誤會。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日晚,共有10個相關微信分群,每個群有300至500人不等,但大多數都已被群主解散,僅存的需驗證身份後才能進入。

  記者所在的“一點點今晚等貨群”群裡,已經退款成功的“團長”反饋意外收到了奶茶,絕大多數是由杭州市的不同門店製作,包括“龍遊路店”、“萍水街店”、“武林店”、“太和商業中心店”、“303廣場店”等,製作時間從1日上午5點07分至當天下午14時30分不等,有些規格也並不相符。對此,群主又在一個分群解釋稱,因部分門店原料缺失,緊急從臨近區域調來奶茶。

  澎湃新聞記者在2日淩晨4時許收到的奶茶,顯示由杭州市千島湖鎮“千島湖銀泰店”於1日上午5點11分製作完成。

  2日清晨4時許,記者收到由杭州市千島湖鎮“千島湖銀泰店”製作的奶茶,製作時間是1日上午5點11分——放置了近24個小時。隨後記者致電群主申請退款,對方很快同意並稱,“司機搞錯了,這批是其他人的貨。”

  澎湃新聞注意到,配送車輛是簡陋的小型麵包車。奶茶6杯一袋疊放在箱子裡,杯上有細微水珠,中杯和大杯混放。從標籤來看,價格從11元至14元不等。記者淺嚐一口,發現奶茶似乎沒有變質,但配料已成黏坨,椰果也有些發軟。司機表示,當天還要繼續前往南翔鎮和浦東新區配送。

  記者注意到,該車的物資保障臨時通行證所屬單位為“上海盒馬科技網絡有限公司”。記者撥打該通行證上的駕駛員電話,對方表示自己所在物流公司系與盒馬合作,車隊老闆是當晚負責調度配送奶茶車輛的負責人張先生(化名)。

  “八千多杯奶茶,損失慘重,我也很無語。”張先生在電話裡告訴澎湃新聞,他和昵稱為“空氣311”的群主通過朋友牽線認識,雙方剛開始合作,負責奶茶團購的物流配送,每個地址賺取100元左右。張先生稱,上述群主此前自稱是“一點點”某區域負責人,“比一點點門店店長高一個級別,但具體是哪個城市的哪個區,不太清楚。”

一位居民在另一團購渠道花35元購買一點點盲盒奶茶,稱是嘉興市一家門店製作的。
一位居民在另一團購渠道花35元購買一點點盲盒奶茶,稱是嘉興市一家門店製作的。

  張先生稱,他們擁有全國物流配送車隊,近期偶爾接單幫忙運輸。由於上海疫情,位於郊區的一點點原材料倉庫被封,而本地門店的賸餘原料已於30日全部用完,所以只能從外地多家門店緊急調貨。1日上午10點,擁有全國通行證的冷鏈車司機從上海開往杭州取貨,但中途多次停留檢查,卡在高速上,直到傍晚才進入杭州城區取貨,晚上10點才回到上海徐彙區和虹口區的幾家“一點點”門店,重新裝車配送。原定當天有12輛車配送,但一些司機等不及,白天出去接活,所以當晚只有6位麵包車司機負責派送。他透露,從外地調貨並不容易,“我搞定了浙江那邊的物流,還幫忙聯繫了鎮江兩三家一點點門店,但沒搞定。後來女經理(指群主)自己通過自己的渠道,搞定了杭州的幾家門店。”他表示,奶茶一般不會有質量問題,“現在疫情,奶茶只要喝不死人,味道差不多,能滿足大家基本需求我覺得就可以了。反正真喝了出什麼問題,女經理也說了,可以退款的。”張先生還稱當天賸餘的奶茶會全部丟棄,休息一天后,完善後面的配送流程。但2日上午7時許,一位“團長”收到了與記者同樣的一批奶茶。2日下午,群主“空氣311”在一個微信群裡公告稱,“近期有不法分子利用群散播謠言詆毀一點點奶茶公司,先說明本群為私人建群,發佈的廣告與一點點官方無關”,隨後解散該群。在另一個微信群裡,其又表示,“明天有1000杯上海奶茶,要的私信我吧。”

  5月2日晚上,澎湃新聞隨機撥通了杭州拱墅區一點點“武林店”的電話。對方表示,該店是加盟店,門店當天現做奶茶後送往上海,並稱當天喝不會有問題,只是口感沒那麼好。

  那麼奶茶到底應該在多久內喝完?

  超過時限是否不安全?

  那麼,曆經長時間顛簸送來的奶茶到底還能不能喝?上海市消保委的微信團隊專門做過測試。

  上海市消保委發現,在每杯奶茶上都有特別的標註,有的寫“2個小時內飲用”,有的建議“30分鍾內飲用”。

上海市營養食品質量監督檢驗站的專家正在檢測
上海市營養食品質量監督檢驗站的專家正在檢測

  測試發現,喝過的奶茶,以菌落總數為例,隨著時間的推移,燕麥奶楊枝甘露增長速度最快,2個小時的菌落總數是3300 CFU/mL,4小時達到了65000 CFU/mL,6小時達到了120000 CFU/mL。

  而用料更加複雜的奧利奧蛋糕奶茶、波霸奶茶數值更高。奧利奧蛋糕奶茶4小時菌落總數達到了290000 CFU/mL,6小時達到了610000 CFU/mL。波霸奶茶4小時菌落總數達到了350000 CFU/mL,6小時達到了380000 CFU/mL。

  測試也發現,用料相對清淡的飲品,菌落總數相對少一些, 比如這款霸氣葡萄玉油柑,2個小時的菌落總數是2700 CFU/mL,4小時達到了3100 CFU/mL,6小時達到了6100 CFU/mL。

  消保委還發現,即使是沒有開封的奶茶,菌落也是成倍增長的。比如奧利奧蛋糕奶茶2小時菌落總數達到了48000 CFU/mL,4小時達到了150000 CFU/mL,6小時達到了230000 CFU/mL。燕麥奶楊枝甘露增長速度最快,2個小時的菌落總數是2700 CFU/mL,4小時達到了81000 CFU/mL,6小時達到了95000 CFU/mL。

  說明一下,測試里提到的2小時、4小時、6小時都是按照送達時間來計算的。奶茶是放在辦公室空調環境中,室溫26℃。

  在這裏要重點提醒一下,奶茶包裝上寫的“請於2小時內飲用”是從奶茶製作完成時開始計算,而不是從送達時間開始計算的。大家還得注意奶茶的製作時間。一般來說,外賣送奶茶會有30-50分鍾的時間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