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蓋茨承認婚姻不忠,梅琳達:早就勸他別和愛潑斯坦來往

2022年05月04日18:01

  “我確實犯了錯誤,我要承擔責任。”當地時間5月3日,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與相戀27年的妻子離婚一年後回應婚姻不忠的指控。

  在與《今日》主持人薩凡納·格思里(Savannah Guthrie)交談時,蓋茨被問到,“你對婚姻不忠嗎?這就是離婚的原因之一嗎?”以上是他的回答。

  蓋茨同時補充道,“我不認為在這一點上深入研究細節是有建設性的,但是,是的,我造成了痛苦,我對此感到很糟糕。”

  比爾·蓋茨與梅琳達·蓋茨於2021年5月宣佈離婚,於當年8月完成,此後他們繼續共同經營蓋茨基金會。

  在今年3月,梅琳達還接受了CBS的採訪,談到這次婚變讓她“很多天都以淚洗面”,並回憶起自己當時躺在地毯上,腦袋里只想著“這怎麼可能?我怎麼才能起的來床?以後我怎麼辦?”

  在《今日》的採訪中,蓋茨也正面談及,聽梅琳達在CBS採訪中吐露的悲傷對他來說也是一件艱難的事,“那是一段非常艱難的事情。我們在婚姻中有很多很好的事情:孩子,我們所擁有的樂趣。所以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調整。”

  對於蓋茨在離婚決定宣佈後承認的20年前婚外情,梅琳達回應道,“我當然相信寬恕和原諒,所以我認為我們已經解決了一部分問題。這個事情不是某一時間的突然發生的,也不是因為某一個具體的導火索。只是到了某個時間點,我意識到狀態不對。”

  而對於蓋茨是否有多次婚外情,梅琳達只說,“這是比爾需要回答的問題。”

  除了外遇問題,梅琳達還聊到了愛潑斯坦,她曾明確向蓋茨說過,不喜歡他和愛潑斯坦來往。梅琳達曾與愛潑斯坦見過一面,“我就想看看這個人是誰,從我踏進門的那一刻起,我就後悔了。”梅琳達表示,在見到愛潑斯坦時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不適感”,“他是令人厭惡的,邪惡的化身。事後我做噩夢了,想到愛潑斯坦案的受害者,我為這些年輕女性感到心碎。”

  蓋茨第一次見到美國億萬富翁愛潑斯坦是在2011年,此前這位金融家在2008年因向未成年人招攬性行為被定罪。2019年8月,愛潑斯坦被指控建立未成年女性網絡進行性交易,後在監獄待審期間離奇死亡。

  《今日》的主持人格思里在採訪中明確提問蓋茨,“你為什麼繼續和他見面?當你遇到他時,他已經是一名被定罪的性犯罪者。你後悔了嗎?”

  蓋茨答道,“我無疑是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不僅是第一次見他,我見過他許多次。我的目標是為全球健康募集資金,我沒有意識到,在與他會面時,他幾乎淡化了他所做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可怕事情。”

比爾·蓋茨與愛潑斯坦於2011年在愛潑斯坦的豪宅合照
比爾·蓋茨與愛潑斯坦於2011年在愛潑斯坦的豪宅合照

  “包括梅琳達的建議是合理的,我應該更早遵循它。”蓋茨稱把這個錯誤加到他的“大錯誤列表”,“他是一個壞人,但我當時有理由認為這些會面會帶來好的結果。我確實不應該跟他見面。”

  這位66歲的慈善家出版了一本名為《如何預防下一場大流行病》的新書,該書介紹了現在應該採取哪些步驟,利用COVID-19的經驗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準備。

  蓋茨提議建立一個致力於研究和預防流行病的數千人的團隊,這個團隊有能力快速前往各個疫情暴發地點。“我們已經有數以千萬計的人死亡,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教育損失,抑鬱症。我們可以確保這種情況不會再次發生。”

  “僅美國就有超過三十萬名全職消防員。因為如果一所房子被燒燬,它會影響整個社區,所以我們認真對待,”蓋茨說。“大流行病更嚴重,但我們卻沒做好準。”蓋茨認為,世界衛生組織固然重要,但無法做所有必要的事情來幫助預防流行病。

  “實際上,他們沒有資金飛往每個暴發疫情的地方,”他補充說,世衛組織需要一個“專門”的人員團隊幫其在潛在流行病最前沿工作。

  除了希望美國在醫學上為新冠大流行做更好準備外,美國對COVID-19的政治化讓蓋茨感到遺憾,“不幸的是,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沒有充分闡述口罩和疫苗的好處”蓋茨認為,在新冠大流行期間,錯誤信息是致命的。

  這本書還討論了疫苗的創新,蓋茨本人就參與了COVID-19疫苗的研究,還成為了美國眾多陰謀論的主角。他回應道,“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只是因為我支持疫苗來拯救數百萬人的生命,人們就說我從疫苗中賺錢,或者我試圖造成死亡或追蹤(他們)等等很多奇怪的事情。很難理解為什麼會這樣。”

  在採訪中,蓋茨還讚揚了馬斯克與特斯拉的氣候變化倡議以及他在SpaceX的創新。蓋茨稱馬斯克應該改進推特,在言論自由和令人困惑的陰謀論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我不知道他具體會做什麼,但這是一個機會,我們需要在那個領域進行創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