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聯是個爛攤子!靠新掌門能拯救這無情黑洞嗎?

2022年04月29日14:07

  與車路士的比賽結束,也意味著曼聯最近一段時間的魔鬼賽程落下帷幕。

  過去三場英超聯賽,曼聯0-4不敵利物浦,1-3被阿仙奴擊敗,僅僅在周五淩晨的比賽在車路士的身上拿到一分。

  可以想見的是,車路士一定會對這場和波感到無盡的失望。儘管是在作客比賽,但21腳射門、6次射正的他們只收穫了一個入球,於是這讓僅僅射出6腳射門、3次射正的曼聯扳平比數。

  就像蘭歷克(Ralf Rangnick)所說,「這是一場幸運的和波。」

  或許在4月下旬的魔鬼賽程開始前,就不會有多少人看好曼聯的前景。

  事實上,大多數曼聯球迷也抱持著類似的看法。一支志在爭四的球隊,或許會輸給曼城、利物浦,但絕不應該輸給愛華頓、打和屈福特。

  如果在護級球隊身上都無法拿滿分數,那麼面對強敵時,又該如何自處呢?

  所以3-2險勝諾域治之後還有心情算分的曼聯,在大比數輸給利物浦之後,信心就已經被擊潰,輸給阿仙奴的比賽中縱然有大量爭議判罰,但輸波的結果已經無法更改。

  所以,爭四的機會在那時就已經從手中溜走。

  輸給阿仙奴之後,蘭歷克已經將話說得很清楚,曼聯已經和前四失去了關係。

  然而這並不代表最後的四場比賽就失去了任何意義,作為一家豪門球隊,曼聯依然有義務盡力爭取更好的排名和結果,依然有義務為世界各地的曼聯球迷奉獻一場精彩的比賽。

  只不過,11名曼聯球員走到場上,只能讓球迷們感到一次次的心驚肉跳。

  幾乎是從哨聲吹響的那一刻開始,車路士就佔據了場上的主導權。

  這體現在他們拿下了控球權。整場比賽,車路士的控球率超出曼聯30%的份額,如果從概率學的角度來說,這意味著車路士受到曼聯威脅的概率也減小了30%。

  這體現在他們贏下大量爭頂、對抗。在開場10分鐘,曼聯都很難將自己的進攻推進到前場30米區域,這讓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早早就通過肢體動作,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這也體現在他們流暢、順利的進攻當中。曼聯球員經常在毫不顧忌身後空間的情況下,盲目地向車路士的持球隊員進行逼搶,而後者可以輕鬆地通過傳球佔據他們的身後空間:

  中後場球員的防守意識不佳,進攻端球員也沒有支援的意識,在車路士的這次橫向轉移過程中,拉舒福特(Marcus Rashford)只是象徵性地回追了兩步,於是便開始坐視里斯-占士(Reece James)向本方的球門輸出威脅:

  沒有失球,其中既有曼聯的運氣,也有車路士的不足。

  今場比賽,杜曹(Thomas Tuchel)派出了更讓他信任的夏域斯(Kai Havertz)。作為進攻主將,以夏域斯為核心的進攻體系,以跑動為第一競爭力,夏域斯經常會出現在球場的各個角落,以此支援各個位置的進攻。

  在曼聯糟糕的防守映襯下,這看起來非常流暢,但缺少了一些力量和對抗,也就無法直接將壓力灌輸到曼聯中堅的身上。

  所以今場比賽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里斯-占士。

  雖然在陣地戰有著一些小小的困難,但曼聯勢必也會進行進攻的嘗試,而在那時,便是夏域斯等人的表演時間。

  第28分鐘,麥湯文尼(Scott McTominay)看球不看人,放任簡迪(N'Golo Kante)從自己的身側溜到他身後的廣袤空間,於是車路士打出了他們今場比賽最有威脅的一次進攻,可惜的是,夏域斯的射門被英勇的迪基亞(David De Gea)擋出:

  如果曼聯的問題僅僅是一、兩名球員暴露的問題,其實還有辦法解決,但問題在於,如果這一問題已經蔓延到球場上的各個位置,那該如何解決?

  尤其是,如果這一問題已經出現在了中場核心的身上,那該如何解決?

  比賽第18分鐘,車路士從右肋方向發動進攻,將曼聯的陣型壓扁,於是在禁區前沿打出了一次射門:

  實際上,早在佐真奴(Jorginho Frello)拿球的時候,埃蘭加(Anthony Elanga)就發現了簡迪處於無人盯防的狀態:

  然而整個過程,原本可以卡住這條橫傳線路的般奴費南迪斯(Bruno Fernandes),全程都在看球:

  無獨有偶,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第71分鐘。

  就在魯迪格(Antonio Rudiger)傳給蒙特的一瞬間,埃蘭加也發現了他處於防守中場馬迪無法照顧的身側區域:

  而這片區域本該由般奴來覆蓋,但他並沒有做到,於是里斯-占士在邊路又送出了一腳威脅極大的傳中,而這只是他今場比賽裡眾多威脅傳中的其中一次。

  上半場比賽,當里斯-占士處於無人看管的狀態時,般奴曾經自告奮勇地跑去防守里斯-占士,然而在球權的連續轉換之下,他丟掉了防守對象,於是門前直接出現了一次險情:

  從某種角度來說,邊路的防守職責是比較簡單的。

  因為有著邊線的保護,只需讓自己的防守對象始終處於自己的視線範圍內,就可以很好地完成防守任務。

  但這只是般奴的一次偶然行為,他的主要活動範圍還是在中路,這就更加考驗他的防守能力,因為在中路,你需要照顧的角度是360度。

  於是,邊路都照顧不好的般奴,在中路更是無所適從。第58分鐘,般奴再次向球前撲,簡迪一個輕鬆的晃動,便獲得了橫移的出球角度。

  這次前撲是致命的,因為當車路士完成橫移之後,他們在弱側迅速形成了三打二的優勢:

  為了不讓艾斯比利古達(Cesar Azpilicueta)在無人看防的情況下一路推進到禁區內,埃蘭加奉行防中放邊的原則,結果車路士順勢交給邊路的里斯-占士,後者送出傳中。

  這個入球經過中路的爭頂,變成了阿朗素(Marcos Alonso)的入球:

  但實際上,在里斯-占士起腳傳中的時候,後點已經處於二打一:

  可惜的是,收穫入球的車路士還沒有高興太久,便被C.朗拿度扳平比數:

  這是他們今季的常態,也是他們最終無緣參加聯賽冠軍爭奪的終極原因。

  但即便如此,這依然是一場能讓車路士球迷看到希望的比賽,因為他們打出了自己比賽計劃中的進攻套路,本可以借此攻入第二球、第三球、第四球,而曼聯扳平比數的入球,恐怕很難再複製一遍。

  可以複製的,則是他們在防守端拙劣的表現,畢竟這樣的表現,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賽季。

  早在蘭歷克(Ralf Rangnick)到來之前,曼聯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在這場比賽前,蘭歷克在賽前新聞記者會上,談到了曼聯下季的新帥坦哈格(Erik ten Hag)。

  他表示,自己還沒有和坦哈格有過交流,畢竟雙方各自球隊的賽季都還沒有結束。雖然曼聯早已把視線放到了坦哈格執教的下季,但在阿積士,坦哈格還需要帶領球隊,在燕豪芬的步步緊追下拿到聯賽冠軍。

  這已經是他們在今季唯一一座還有希望拿下的冠軍獎盃。

  不過,蘭歷克表示,他已經為幫助坦哈格做好了準備:「很顯然,我非常願意並準備幫助坦哈格和球會里的任何人,以此讓未來的一切變得更好。」

  所以臨近賽季結束,曼聯的最終命運也已經逐漸被確定,對於蘭歷克的批評聲,相較之前反而小了一些。

  曾經在曼聯效力兩年的法國後衛施維斯達里(Mickael Silvestre)就在採訪中,為蘭歷克做了一定程度的開脫:「你在賽季中期讓一個新教練上任,他沒有時間準備,沒有季前賽熱身,沒有一球員是他自己的球員。作為臨時主教練,他在任的時間都是有限的。」

  在施維斯達里看來,這已經註定了蘭歷克在曼聯教練任上的失敗,因為如果沒有成績的幫助,球員不會為臨時主教練付出全力:「人性就是如此,你或許會付出99.98%,如果正選11人都這樣想,一線隊25人都這樣想,那球隊就會輸波。」

  糟糕的是,曼聯的戰術問題並不是半個賽季的時間就能解決的。

  「我認為這個任務真的很艱巨,我不認為蘭歷克當初想到了這個任務有這麼難,他應該也不會想到自己要接手一個混亂的更衣室。」

  而這些難題,將會在幾個月後,成為坦哈格手頭上的工作。

  在球場上,他需要讓曼聯球員知道,在隊友還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盲目向球撲會給隊友帶來多大的困難。而需要認識到這一點的,是麥湯文尼和剛剛與球隊續約的般奴。

  這樣的工作難度,或許也會超乎坦哈格的想像。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