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子失蹤8年,河南一父親意外發現兒子竟在同一城市測核酸

2022年04月28日15:29

來源:大河報·豫視頻

4月27日下午6時,張山走出中牟一處建築工地的大門,顧不上摘掉安全帽,便一臉興奮地邀請前來採訪的大河報記者到飯店喝一場:“八年了,壓在我心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了,我再喊幾個工友,要好好慶賀一下!”

張山是漯河人,來鄭州打工其實也是為尋子。八年前,兒子負氣出走,再無音信。今年春節後,他偶然從支付寶里發現兒子核酸檢測竟然就在鄭州。

“感謝鄭州警方和辦事處好心人的幫助,幫我們父子重逢。”張山百感交集,一臉興奮。

24小時之前,他剛剛與失蹤八年的兒子重逢,而幫他找到兒子的關鍵,是支付寶查驗親屬核酸檢測報告結果這個功能。

八年前獨生子賭氣離家出走

說起兒子的離家出走,張山一個勁埋怨著:“都是網絡遊戲害的。”

張山家住漯河鄉下,唯一的兒子張楊初中畢業之後便輟學四處打工,但由於他經常沉迷於網絡遊戲不能自拔,一直掙不到錢不說,還經常問父母要錢,不給便翻臉,要到錢後經常吃住都在網吧里。“因為這我和他媽經常會和他生氣、吵架。”張山回憶起那時候的兒子,一個勁唉聲歎氣。

大約是在2014年的春節前,再次從打工地回到家中的張楊開始在父母的張羅下相了次親,父母對女方很滿意,可當年已25歲的張楊心思仍在網絡遊戲上,不僅不與女方好好處,還當面頂撞父母:“我的事兒不用你們管,再管我明天就走。”氣頭上的張山則說:“你要走了,就永遠別回來!”

誰知道,父子間的這兩句氣頭上的對話,竟然真成了他們八年間解不開的一個結。

尋子八年天天做噩夢,從不敢在人堆前站

兒子剛走的那一段時間,張山夫妻倆並不十分著急,一是他此前因為玩遊戲經常離家,過不了多長時間要麼自己回來,要麼在網吧里找到。

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後,仍無張楊的任何消息。“他手機也停機了,問遍所有親戚、鄰居和他的同學朋友,沒有一個人見過他或和他聯繫過。”張山夫妻倆開始慌了,先是到鄭州張楊以前打過工的小飯店附近找,再就是網吧挨個找。“可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一點音信都沒有”,無奈,張山開始在公安系統備案,抽血結果也進入公安部的DNA數據庫,“那時候生怕他在外面有個好歹,天天做噩夢,他媽也是天天在家哭,特別是一遇春節,人家孩子都回家了,就我們倆冷冰冰的過年,我那些年就不敢往人堆前站,生怕人家問起我兒子失蹤的事兒”,張山回憶說。

八年間,張山一直奔波在尋子的路上,他自始至終認為兒子就在鄭州,“因為他在鄭州小飯館打過工,對鄭州也熟悉,我猜測他極有可能就在鄭州”,一有空閑,張山就到鄭州建築工地上打工,有時做鋼筋工,有時做泥工,“都是下力活,主要是想著在鄭州找兒子方便,有時候挨個在小飯館里找,有時候在網吧里找,總想著不定哪一天就碰見了”,今年春節過後,張山再次來到鄭州,這一次,他選擇在中牟的一家建築工地做泥工。

偶然發現兒子就在鄭州做核酸

轉機來自於今年春節過後鄭州的第一次全員核酸檢測。

“我一個親戚喜歡玩手機,他有一次用我的手機通過支付寶查親屬核酸檢測報告,不知道咋一查,竟然查到俺兒的核酸檢測報告了,他給我一說,我自己也學著查了查,還真是,我兒子的核酸檢測結果都有。”有了這個重大發現,張山一下子就有了信心,最起碼知道兒子還活著,沒出意外,至於其他的事情,等找到了再說。

(張山查到了張楊的核酸檢測結果)

張山接下來一方面開始在查詢到的兒子核酸檢測地址的中原區查找,另一方面,他時刻關注著鄭州市的第二次全員核酸檢測。

果不其然,鄭州市的第二次核酸檢測,張山通過支付寶再次查到了兒子的檢測結果,他開始挨個兒到幾個他認為兒子最有可能出現的核酸檢測點查找,可畢竟自己一個人尋找勢單力薄,再加上他對鄭州也不是十分熟悉,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關鍵時刻,他想到了警方及辦事處,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和戶口本,向警方及辦事處講明兒子丟失八年的事實,希望得到幫助,他甚至還在鄭州做過第三次核酸檢測後向大河報求助:“八年前與我兒子失聯到處尋找無果,他媽媽想兒成疾,前幾天在手機支付寶里查到我兒在鄭州三次全員核酸檢測中都在鄭州,雖然有這個線索,但對一個農民來說,還是沒有辦法找到,希望能得到幫助,救救這個家庭!”

“他現在打兩份工,知道努力掙錢了”

4月26日下午,在有關部門的幫助下,張山終於查找到了張楊租住的小區,下午3時許,他早早守在兒子租住的房門口,因為他已經得知兒子下午3點左右下班:“我當時心裡一個勁兒咚咚跳,你想會不緊張?八年了,你都不知道我和他媽這八年是咋過來的?”張山回憶起前一天父子相見時那一幕很激動,滿臉通紅。

5時30分許,提前下班的張楊剛走到門口,正準備開門,看到自己八年未曾謀面的父親。”他也胖了不少,面目也變了不少,我肯定是也老了,頭髮也快白完了,我們倆猛一下誰也沒認出來誰,但仔細觀察一會兒,還是認出來了”張山說,父子倆見面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咋會在這兒?”

兒子雖然住的是三居室,但是和三個人合租的,屋內的傢俱也都簡單,張山先是讓兒子和母親通了電話,然後打電話向老闆請假,晚上不去上班了,“他現在打了兩份工,我聽後心裡感覺應該是走正道了,知道努力掙錢了”。

張山說,自己問兒子為啥這八年都不和家裡聯繫,兒子說:“我今年都33歲了,還沒成家,也沒幹出啥成績,怕聯繫了讓你們傷心。”

“當天晚上,他領我到附近一餐館點了大盤雞,還買了啤酒,花了一百多,我心裡只顧住高興,也沒咋吃東西,都浪費那兒了。”張山說。

回到兒子的租住地,張山就與兒子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父子倆也沒過多聊這些年的事兒,27日一大早,張山急著趕回工地,兒子領他吃完早餐送他上車,並再三叮囑他,“到了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護子心切,感謝警方和辦事處熱心幫助

回到中牟工地上,張山第一時間撥通了兒子的電話:“我到了,你放心吧。”“好,我知道了,你也放心吧,我這邊好好的。”兒子張楊在電話那頭向父親說。

因為張山擔心兒子受到傷害,一再請求記者不要報導他的真實姓名及地址,他也特別想通過媒體呼籲,別讓孩子們沉迷於網絡遊戲。

另外張山還想通過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誡所有父母與子女溝通時也要講技巧:“畢竟有代溝,不能置氣(漯河方言,鬥氣的意思),家和萬事興,想想我們夫妻倆與兒子失聯這八年過的日子,真是苦啊,感謝警方和辦事處這些熱心人的幫助,謝謝大家了。”張山說。

(張山、張楊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