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兒子”似親兒子

2022年04月28日06:01

http://vod.cyol.com/vod/data/video/202204/27/e508e99f-f0ee-4115-98f9-36c8ec4f1057/transcode_697f6c9b-c17d-595f-0523-dc38dc2d.mp4/av-g.m3u8

“兒子,啥時候把大寶二寶接過來呀?”剛回到家,王媽媽就拉著李誌標的手,催促他把媳婦和兩個孩子接到身邊來住。李誌標一邊放下剛買的菜,一邊跟王媽媽解釋,等二寶再大點就接過來。王媽媽口中的兒子並非她的親生兒子,而是陪伴了她15年的“兵兒子”。一聲“媽媽”,一句“兒子”,讓這份親情跨越血緣相逢。

2007年7月,家住吉林通化的王德蘭老人在短短兩個月內接連遭受兒子、丈夫相繼離世的打擊,一度喪失了生活的希望。這些年,在“兵兒子”李誌標的悉心陪伴下,王德蘭慢慢走出了失去親人的悲傷,而在王德蘭老人的無私關懷下,孤兒李誌標也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那年7月,王德蘭老人的兒子因腦部出血,搶救無效死亡。同年9月23日,她的老伴因患心梗久治不愈,再加上失去兒子的沉重打擊,病情驟然加重,撒手人寰。短短兩個月零八天,原本幸福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王德蘭老人經常以淚洗面。

每逢節假日,當街坊鄰居沉浸在團圓的歡樂氛圍中時,王德蘭老人的內心顯得愈發悲痛。有一年除夕,王媽媽偷偷從姐姐家跑了出來,在樺樹嶺的涼亭里吹著冷風哭了一個晚上,直到大年初一才獨自下山。沉重的打擊也讓王德蘭的體重驟減到40公斤。

2008年10月以來,李誌標所在單位與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區計生局攜手開展了“為空巢家庭送‘兵兒子’”活動,單位的戰友和他相繼成為王德蘭老人的“兵兒子”。

母親難產去世,9歲時又失去了父親,李誌標對親情的渴望比其他人更為強烈。逢年過節看到戰友和家中的父母打電話,李誌標總是孤零零地望著窗外。遇到單位其他戰友家屬來隊時,他也只能投去羨慕的目光。

當單位組織為“為空巢家庭送‘兵兒子’”活動後,李誌標的班長譚振林成了王德蘭老人的第一個兵兒子,每次去王媽媽家,譚振林都會帶上李誌標。久而久之,李誌標情感上已經把王德蘭當成了自己的親媽媽。2012年年底,譚振林退役回家,平日裡膽小的李誌標主動申請接下照顧王德蘭老人的接力棒,如願當上了王媽媽的“兵兒子”。

從此,只要一有機會,李誌標就會拉著戰友一起去王媽媽家。王媽媽愛吃豬肉韭菜餡餃子,細心的他總會在去之前買好豬肉、韭菜和白面。剛開始去王德蘭老人家時,看著戰友們一口一聲“媽媽”親切地叫著王德蘭老人,陪著老人嘮嗑。從未擁有過母愛的李誌標,面對這個親切的稱呼卻怎麼也喊不出口,他只敢用“乾媽”來稱呼面前這個慈祥的老人。

“你要是認我當乾媽,就乾脆別叫我媽了,我現在就拿你當親兒子。”李誌標不知道的是,在朝夕相處過程中,王德蘭老人早就把眼前這個懂事的年輕人當成了自己的兒子。李誌標回憶當時的情景說:“20多年了,‘媽媽’這樣的稱呼對我來說是一種奢求,從那一天開始,我終於叫了第一聲‘媽媽’,同時也下定決心,我一定要當好這個兒子。”

提起李誌標剛來自己家時的場景,王媽媽淚眼汪汪。皮膚黝黑髮亮、手上都是老繭、不敢大聲說話,是李誌標給王德蘭的第一印象。細心的王德蘭也通過譚振林瞭解了李誌標的家庭情況,看著眼前從小就缺乏父母關愛的年輕人,每次吃飯時,王媽媽總會給他多添一些飯、多夾幾筷子菜。

一次聊天中,李誌標得知王德蘭有個“心病”:老伴和兒子的骨灰仍存放在殯儀館里未能下葬。2014年清明前夕,他拿出1300元,在連隊和社區幫助下,終於幫老人完成了心願。看到老伴和兒子終於入土為安,王德蘭抱著李誌標哭了近半小時,她心裡從此也真正接受了這個“兵兒子”。

第二年臘月廿六,李誌標和妻子在山東老家登記結婚,王媽媽因為身體原因沒能到婚禮現場。靠政府低保救濟和給通鋼食堂拌鹹菜獲得一點微薄收入的老人拿出2000元給兒媳婦買了一枚戒指,王媽媽告訴兒媳婦,這是婆婆送給她傳家的物件。

婚禮當天李誌標給王媽媽打來電話,說著說著就哽嚥了,想著王媽媽在自己大喜的日子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家裡,他心裡很不是滋味。元宵節剛過,李誌標就帶著妻子趕回來,王媽媽也早就在家裡備好飯菜等著他們。

一轉眼15年過去了,如今,幸福的笑容總能爬上王德蘭的眼角。每次部隊駐訓前,王德蘭都會把親手縫的鞋墊送到李誌標的部隊。王媽媽把對李誌標無私的愛一針一線都縫在了鞋墊里,李誌標墊在腳上,暖在心裡。自從有了媽媽,李誌標也比以前更自信、陽光,天冷了他記著繳取暖費,天熱了給媽媽送去涼蓆風扇,過年了為家裡貼好春聯。

愛,讓王德蘭老人和李誌標又重新擁有了完整的家。在妻子生下第二個兒子後,由於擔心王媽媽的身體,李誌標便將妻子和兩個兒子送回了娘家,打算等二兒子大一點再帶到王媽媽身邊。每次回家,王媽媽卻總是催著李誌標早點把孩子和兒媳婦接過來。

“是部隊給了我一個不是親兒子卻勝似親兒子的兵兒子,當他第一次叫我媽時,我便決定把所有的母愛都給他。”老人在給部隊的信中寫道,“這份親情比親生的還要親,讓我終生難忘。是這項活動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是部隊給了我這樣一個好兒子。”

陶李 李月成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裴楠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4月28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