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重症及死亡病例?抗疫勝利的關鍵是什麼?專訪陳爾真

2022年04月26日22:32

  如何看待重症及死亡病例?抗疫勝利的關鍵是什麼?澎湃專訪陳爾真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陳斯斯

  上海本輪疫情以來,作為上海集中隔離點醫療救治組組長,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副院長陳爾真從未停止過抗疫的腳步。3月起,他輾轉於嘉定體育館、世博展覽館、新國際博覽中心等多個方艙醫院,搶工期、抓細節、定流程……

  如今,他在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一線開展抗疫指導工作已有20天了。

  有過豐富的應急醫療救援經曆,也曾深入一線開展新冠病例救治的他,深深地感受到這次上海抗疫的特殊性,“相比武漢,上海這次的感染人數更多了,面臨的疫情形勢更為複雜嚴峻了,奧密克戎的傳播速度很快,近日公佈的重症、危重症病例甚至是死亡人數呈增加趨勢,社區防控的難度也很大。”他表示,當前,我們仍然需要咬緊牙關,衝著“社會面清零”的目標不斷努力。

  4月26日中午,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了陳爾真,聽他講述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的最新患者收治情況以及對疫情發展的看法。

  澎湃新聞:您目前所在的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運轉情況如何?總共收治了多少人?出院了多少人?

  陳爾真:從4月9日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正式投入運行以來至今,已經有17天了。我們總共收治了11萬患者,出院患者超過66000人。

  從4月23日至4月26日的數據來看,我們每天新收治的患者數量和出院患者數量基本達到了平衡,平均每天出入院維持在6000人左右,我們的床位使用率也達到了98%以上。

  澎湃新聞:從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開放至今,在硬件設施上有哪些改善?

  陳爾真: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從4月4日開始建設,到4月9日投入使用,施工時間很短,一開始硬件設施上確實存在不足,很多病人使用的設施設備不夠完善,如廁所的衛生條件不好、不夠用,熱水供應不足,沒有晾衣架,洗澡間數量不夠,無障礙設施不足,坐便器數量也不夠。目前這些問題都已經逐步得到改善,我們儘可能地在實際運行中,不斷去滿足病人在艙內生活方面的需求。

  病人在艙內的醫療安全是最重要的,這是我們關注的重中之重。

  上海是一個老齡化社會,我們收治的患者中,慢性病、基礎性疾病的老年患者比例不斷增加,針對這部分患者,我們在艙內要負責為他們進行延續性治療,而針對一些可能發生的急性疾病如心絞痛、心梗、腦梗等,或是無症狀感染者是否會轉為有症狀,輕症患者是否會轉為重症,這是我們迫切需要關注的實際問題,我們通過增加配置必要的醫學裝備,如氧飽和度監測,以及增加氧氣鋼瓶、心電監護儀、床旁快速實驗檢測儀和移動呼吸機等搶救設施,加強醫學觀察,努力做到及時甄別,及時給予相應的應急搶救,以確保患者安全。

  我們對那些需要密切觀察的病人會實施集中管理,在艙內設置了重點區域,搶救室的硬件設施也都配置到位,確保這些病例一旦出現緊急狀況,能夠早發現、早處置。

  受限於方艙醫院的治療能力,我們也建立了一套轉診機制,可將一些急危重症病例緊急轉診到兩家定點醫院:瑞金醫院北部院區、華山醫院寶山院區。

  澎湃新聞:目前在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內,有慢性病、基礎性疾病的患者比例有多少?每天約有多少人轉運至定點醫院?

  陳爾真:原先,我們方艙醫院主要收治的是無症狀感染者和輕症患者,但目前社區中也出現了不少感染的老年人,我們收治的標準也有所放寬,艙內也有患者為普通型、慢性疾病和基礎性疾病患者。其中,普通型患者的比例不到1%,慢性疾病和基礎性疾病的患者約占15%,這部分人對我們來說是一大挑戰。

  首先,慢性疾病、基礎性疾病的患者需要連續性的治療,譬如有些長期依賴藥物治療,有些甚至需要做腹膜透析,有些是腫瘤患者需要放化療,一旦這些病人在連續治療過程中疾病加重,都需要及時轉運到定點醫院,以確保治療的連續性,降低病亡率。

  目前,我們方艙醫院每天大概有50-70名患者轉運到定點醫院,總的轉運人數大概佔據整個方艙收治患者數量的0.1%-0.2%。

  對於轉診的條件,我們有一套專業的評估和鑒定機制,針對疾病的特點,實施分類轉診。我們首要救治原則就是保證患者的安全,以此來合理安排患者的救治地點和相應的救治策略。

  澎湃新聞:針對老年患者,如何給予他們更好的照顧?他們目前存在哪些困難?

  陳爾真:老年患者群體是我們重點關注的一類人群,尤其是那些活動能力有限、生活自理能力較差的,這些患者的出現,也對我們的護理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們為此招募了年輕的患者誌願者,充實我們的護理人員隊伍,來幫助這些老年患者,譬如給他們送飯、陪他們上廁所,以及給予他們生活上的看護。

  同時,我們也會增加這部分患者的營養飲食,目前也提高了每日的餐食標準。在治療方面,我們主要是針對患者原有的基礎性疾病開展治療,不能治療的則會轉診到定點醫院。

  當前,全市對於老年患者的管控策略也有所改變,對於那些不適合轉運的患者群體會給予特殊的照顧。

  譬如針對老年護理院內的老年感染者,考慮到在轉運過程中可能會給老人帶來身體方面的影響,一些具備醫療看護條件的護理院,通過採取派遣專業醫護人員的方式,直接進入到老年護理院,為老年患者實施隔離觀察和相應的救治工作。

  澎湃新聞:目前,上海的感染者數量總體呈現下降趨勢,連日來重型、危重型患者數量也在不斷增加,死亡病例數也在持續增加,您怎麼看這次疫情帶來的影響?您認為下一步該如何做,才能減少重症、危重症的發生,以及死亡病例的下降?

  陳爾真:疫情會對整個社會生活方方面面帶來很大的影響,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們面對的是傳染病,以往我們與傳染病百年抗爭曆史過程中,我們都採取的是控製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等,這些措施被證明是有效的。但對於疫情帶來的死亡問題,我感覺還是要綜合來分析。

  從今天(4月26日)公佈的信息來看,4月25日,新增本土死亡病例52例,除了一名33歲患者為心源性猝死外,其餘51名患者死亡原因均為基礎疾病,感染新冠病毒可能成為他們基礎疾病加重的一個因素,也可能是原發疾病加重的因素,新冠或是一個間接原因還有可能因為疫情的關係,帶來就醫不便也可能成為一個間接原因,後續我們仍然需要通過大數據分析、前後對比來看看,新冠對整個死亡率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截至4月25日,上海共有死亡病例190例,這其中老年人比例很高,其中,70歲以上死亡病例占總數的86.32%。我們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新冠對老年群體的影響很大,如何集中優質醫療資源,做到對重症患者的早發現、早治療,就顯得尤為重要。

  目前,我們也正在按照集中救治的原則,市裡面也在統籌,建立強有力的多學科救治團隊,這其中也有來自外省市的專家團隊共同參與,針對各類基礎疾病開展針對性的治療,這對於預防重症的發生、降低重症率和死亡率,可以起到有效的干預作用,也體現了我們“生命至上”的理念。

  澎湃新聞:對於未來的疫情發展有何展望?您認為要獲得此次抗疫勝利的關鍵是什麼?

  陳爾真:兩年多來的實踐證明,對於抗疫,我們國家有制度方面的優勢,儘管這次的疫情防控時間比較長,不少市民產生焦慮,社會上還有一些不同的聲音,但我想我們現階段,我們仍然應該在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變的前提下,更多地去思考如何科學防控、精準施策,在科學研判疫情走勢的前提下,去分析疫情發生的原因,根據我們採取的措施的有效性進行綜合分析,來不斷調整我們的防控措施,真正做到精準,這就是我們取得疫情防控勝利的關鍵。

  當前,我們可以看出每天的病例數總體呈現下降趨勢,這說明我們採取的防控措施總體是有成效的,但這個成效還沒有完全顯現出來,一方面是由於奧密克戎傳播得實在是太快了,另一方面我們的一些防控措施還沒有完全落實到位,當前我們仍然需要“以快製快”,動態調整策略,戰術上不斷優化。

  另外,最關鍵的是,我認為還要有信心,大家要相信一定能夠戰勝疫情,齊心協力,共克時艱,真正地把防控措施完全落實到位,最終才能真正迎來“社會面清零”目標的實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