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醫生出身的他,終結了肆虐3000多年的傳染病

2022年04月25日12:00

  來源:《科學史上的365天》

  作者:魏鳳文 武軼

  在現代生理學、醫學和生物學中,免疫學已經發展成最為活躍的領域。僅從諾貝爾獲獎情況就可以看出,諾貝爾獎與免疫學已經有了百年的淵源。

  從1901年諾貝爾獎創立的百年以來,僅在20世紀,生理學或醫學獎共頒發91次,與免疫學研究相關的獎項竟有26次,占此類獎項的28.6%,獲獎人數達40人。這既說明這一領域的快速發展,也證明它在生命科學和醫學中的重要地位。

  到了21世紀,免疫學這一領域經過細化和分層,相繼開創細胞與分子免疫學、微生物免疫學、病原免疫學、免疫遺傳學、營養免疫學、腫瘤免疫學等各交叉分支學科,形成一整套免疫系統工程。免疫學已成為一股洪流,對生理學、醫學、生物學的進展產生顛覆性的影響。但是,像寬闊的江河總是出自於細小的源頭那樣,免疫學的起源也很微不足道,但最終影響了整個世界。

  免疫學的源頭髮端於兩個世紀之前,是從一位鄉村醫生愛德華·詹納開始的。

  愛德華·詹納

  1749年5月17日,愛德華·詹納出生於英國格洛斯特郡伯克利牧區的一個牧師家庭。詹納13歲被送到留得洛夫醫生那裡當了7年的隨醫助手,後來師從英國著名外科醫生約翰·漢特,10年後,他成為一名家庭醫生,回到家鄉伯克利後開設自己的診所。

  詹納的故事是從天花開始的。天花是一種病毒性傳染病,這種病毒進入人體後,通過肺部經由血液帶到全身各個器官,擴散到皮膚,引起皮膚生出痘瘡。同時出現發燒、頭疼、後背痠痛和嘔吐等現象。待到天花痘脫痂後,在皮膚上留下一個深疤,俗稱“麻子”。這種病死亡率高達25%~40%,一般死於血液中毒,二次發炎或者內臟出血。

  天花肆虐人類由來已久。早在公元前1157年去世的拉米西斯法老木乃伊身上就有天花的瘢痕。天花曾被最早的探險者從歐洲帶到美洲。天花在美洲肆虐,造成大批阿茲特克人死亡,死於天花的北美印第安人遠遠多於與白人殖民者戰爭中死去的人。天花侵犯社會的每一個階層,從普通百姓到王公貴族,及至國王和王后都不能倖免。由於安妮王后的繼承人威廉王子在11歲時死於天花,從而改變了英國王室的繼承順序。伊麗莎白一世、莫紮特、喬治·華盛頓和阿伯拉罕·林肯都得過天花。患者即使從天花死神中逃了出來,也常在皮膚上留下深深的疤痕。

  天花症狀

  16世紀,天花開始在歐洲蔓延,發病人數每年以10萬人計。直到18世紀,人們對肆虐橫行的天花仍然束手無策。在當時總人口僅有4000萬的歐洲,每年死於天花的人數竟然高達44萬

  。在18世紀中葉,在某一年的大流行中,僅在俄國當年就死了200萬人。在農村,由於缺醫少藥,情況就更加嚴重,有的整個村落被天花覆沒,即使倖存者也留下了疤痕或致殘。

  1765年,英國醫生約翰·費奧斯特曾在倫敦醫學雜誌上發表一篇題為“牛痘有可能防治天花”的論文,很可惜,他只是提出一種可能,卻沒能繼續發展這項研究工作。這件事很快地被人們所淡忘。

  在這個狂捲歐洲的惡性傳染病中,細心的詹納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在一家人全得天花的時候,生過牛痘病的擠奶女生或牧牛的女生卻像沒事人一樣,從未患過天花。他認為,牛痘與天花之間一定有著某種聯繫。經他研究發現,牛痘和天花這兩種病原相似,但毒性彼此不同。得過牛痘的人不再得天花,是否說明人感染牛痘以後,體內可能產生對天花的長久免疫力了呢?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他決定大膽地做一次牛痘的人工接種試驗。

  1796年5月17日,正是詹納47歲生日這天,在人類歷史上,首次具有開創意義的免疫學試驗開始了。詹納從一個擠奶女生尼姆斯的手上取出牛痘皰疹的漿液,接種到了一個8歲小男孩菲普斯的左臂上。兩個月之後,他又複種了一次。在此後的兩年中,菲普斯一直沒有得天花。詹納的信心大增,1798年3月,他又找到一個牛痘的患者,對15名受試者做了同樣的接種,再次獲得了成功。於是他發表試驗報告,並宣佈天花是可以征服的。

  愛德華·詹納

  詹納的試驗結果引起轟動。牛痘免疫法在歐洲廣為流傳,果然天花得以遏製。詹納的餘生將全部精力用於研製天花疫苗,他發明了利用牛痘製作疫苗的技術,並大量生產,將牛痘疫苗提供給世界各地。他戲稱自己是“世界疫苗快遞員”。很快,詹納所研製的天花疫苗由西班牙船隊帶到菲律賓、墨西哥和中國等地。

  在此後的150多年中,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推動下,各國接受牛痘疫苗的施種,天花果然消失不見了。1979年10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佈,天花已經被人類消滅。

  詹納的塑像

  1803年,倫敦建成了詹納研究所,專門研究天花的防治與疫苗的研究等工作;1808年,這個研究所成為英國國家防疫中心,詹納也成為英國皇家醫學學會成員,同時被選為瑞典科學院的外國院士。

  詹納對世界的貢獻不僅是消滅了一種嚴重危害人類健康的疾病,更重要的是為人類戰勝傳染病找到了一條成功之路,從此開創了免疫學的新領域。

  詹納的住所(現在是詹納博物館)

  在21世紀人類基因組計劃完成後,生命科學進入“後基因時代”,免疫學研究更多地使用基因手段,免疫學不再僅用於疾病治療、傳染病防治,還用於解決免疫力低下、改善生存質量等問題。在現代醫學中一些常見的疑難雜症,如腸胃病、骨關節病、便秘、痔瘡、高血壓、前列腺炎、痛風及各類過敏疾病等,在對這些疾病等的治療中,免疫學治療都產生一定的療效。

  除了感染免疫研究之外,免疫學還逐步發展到移植免疫、腫瘤免疫、自身免疫及免疫缺陷等研究。免疫學已經成功地完成了從化學免疫學到生物免疫學的轉型,許多免疫學家不僅是醫生,也包括生理學家、生物學家,特別是動物學家。免疫學像一股洪流,對人類的健康、生命產生了廣泛的影響,這一股洪流皆起源於牛痘免疫治療天花。它的開創人詹納稱得上是免疫學之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