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係要……煒烈

2022年04月21日16:11

人,固之然係要食飯,但滿足生理需求外,還有更高層次的追求。

剛七十歲的煒烈,從影四十五載,誰知道演戲本來不是其人生計劃,他本來是在加拿大攻讀酒店管理,無心插柳,反成了他的終身事業。

「曾經有一段時期,我沒有做演藝工作,跟圈中人也鮮有聯絡,只是偶然出席一些聚會。七年前,於聚會碰到一位以前於麗的認識的導演,他已於TVB工作,他見我Keep得不錯,

便問我可有興趣拍劇。

「說真的,我沒有那些所謂的戲癮,不然也不會十多年沒演戲,但我老婆見我只在家陪她,便 我試試。」

就這樣,成名於亞視的煒烈,現於TVB年年爆Show;感情路上,他坦言每一次愛,也是一對一的愛,從不劈腿亦不拈花惹草,從未正式簽紙結婚,但他稱現任Amy為「老婆」,

太太患癌多年,他也不離不棄。

「一紙婚書並不重要,我愛我老婆,她也令我改變了很多,即使我於六十二歲時才遇上她,我也感恩,今生她能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經得起風吹雨打,才能把人生看化,問煒烈當下的人生觀,他輕笑一聲,淡定地說:

「無欲無求,隨遇而安。」

這八個字,看似淺易,但要實踐,也許不易。

撰文☆吳靜 攝影、錄影☆林建安

場地提供☆明珠海景(23611172) 設計☆美術組

特約小生

重返電視圈七年,煒烈笑稱每年也有六十個Show,但他Come back之前,也有過一番掙扎。「TVB有一個制度,就是演員要先做特約,之後再看情況轉正,初時我也愕然,畢竟我以前也是小生嘛,但我要求的價錢,公司可以付出,我又未做過TVB,於是便簽了一年特約。

「不過,後來聽到一位場務問:『為甚麼你連特約也肯做?』,我內心便有點不舒服,還跟我老婆說不如不做,但她安慰我,說難得有機會,就俾心機做,況且退休也只是賦閒在家,無所事事。」

就是有太太的開解,煒烈才撐下去,但不消數月,他便瞬即轉為正式藝員。「在TVB,很多幕後也是舊相識,以前在麗的認識的PA、副導演,現在也成了監製,其中莊偉建(TVB監製)找我,說他監製的《天命》,有角色很適合我,但要剃頭,特約不用剃頭,而其他監製也表示,將來開戲也會用我,於是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便由特約轉正了。

「工作時,我永遠有早無遲到現場,背好對白,一完成工作便第一個走人,盡好本份,別人尊稱我為前輩,並不代表我要擺款,跟他們多溝通,才會與時並進。」

老前輩,並不等如Old seafood,反而更令人安心,這次約煒烈訪問的時間,是下午二時半,他於二時便來一個語音短訊:「我已在附近了,車停在XXX,你慢慢吧。」

結果,當去到約定的地點,老遠便已看到他的鮮黃色跑車。問他是否仍有一股車手的心,誰知他答:「當然不是啦!選黃色只是為了方便認車,泊在停車場,我通常都忘了確實位置,鮮黃色離遠也看到,很方便!」

為愛減磅

說煒烈有一顆車手的心,是指他於七十年代起,便迷上頭搖又尾擺的玩意。「當時我才廿多歲,喜歡玩車,不論是兩個轆還是四個轆,我都喜歡。當時美孚一層樓才廿多萬,我八七年去澳門參加葡國杯,數天已經花上七位數!

「現在幾十歲了,有時會開一下朋友的電單車,況且我老婆會擔心,那就把飛車留在美麗的回憶中,哈哈!」

近年的煒烈,在TVB老是常出現,沒人留意過,他曾有一段時期,絕跡電視、電影圈,那些年頭,他轉行從商,在擔任建築公司老闆的助理時,因應酬頻繁,體重暴升至二百一十磅。

「那時還衍生了不少健康問題,有三高,肚腩很大,後來只用了三個月,便減掉三十八磅!

「方法很簡單,我只吃紅豆薏米,先煲水,口渴便喝紅豆薏米水,餓了,就把渣吃掉,戒絕飯 、消夜,每天如是,還要日日跑步,是很辛苦,但也值得。」

令煒烈下定決心,頂 大肚腩開始苦行減磅生涯的,就是他的另一半Amy。

鐵漢柔情

煒烈以「一生中最愛」形容Amy,但他於一二年才展開攻勢追求。「我老婆很斯文,我想追她很久,但要等到飲大兩杯,才有勇氣問她可否接受我,那時她要我減肥才有商量,那我只可以答應她。

「做男人,講得出就要做得到,到我成功減肥,我才正式約會她。」

惟二人拍拖不久,Amy便患上乳癌,煒烈義無反顧,變賣物業,就是為了承擔另一半的醫療費用,「我跟她一起,就要讓她安心治療,她之前的婚姻,還有兩個女兒,我怎能要她自己花錢呢?錢,用了可以再賺,這些年我有的,不多,但慳一點,還夠我們用,不用賒不用借,便夠了。

「有一位高人,說我有九十二歲命,還為我老婆多求了三、五、七年命,即是這三、五、七年,我們還可以一起走。」

中、西醫治療也試過,現在二人居於西貢郊區,Amy每月也要注射一針,花費約一萬六千多元,即使還有求來的「續命」,二人也有談論過生死大議題。

「她一定比我先走,我跟我老婆說,不用擔心我,我可以照顧自己,我想我會搬去跟我胞姊住吧,離醫院近一點,又有外甥女和外甥孫,叫起手也方便一點。

「再找女朋友?不了!我都幾十歲,貪我老嗎?」

繼續擁抱

訪問期間,煒烈提得最多的,是「我老婆」。

「我老婆知道我還有玩車的話,一定嘮叨我。」

「現在我每天也會幫我老婆按摩,紓緩她的不適。」

「我老婆安排她走了以後的財產,我 她把全部留給兩個女兒,我甚麼都不要,只要她把我送她的結婚鑽石戒指,還有耳環(哽咽),我想留待女兒結婚時,給她作嫁妝 」

執子之手,即使兩名女兒不是煒烈親女,他也視如己出;問他可有抱怨太遲才遇上一生中最愛,他笑 反問:「怎麼會?時間剛好,我才會珍惜跟她擁抱的每一分秒!」

愛,從來是重質不重量。

1╱這些年煒烈仍堅持日日運動,但近年因疫情關係,他已沒有每天跑步,不過仍有保持每天拉筋伸展,訪問期間,他也有輕扶欄杆,伸展兩臂。

2╱已故的黃樹棠(左二)為煒烈夫婦的好友,煒烈坦言,明白生死有時,但仍希望緊握太太的手,再多走一段路。

3╱煒烈跟太太Amy於一三年拉埋天窗,雖然沒有一紙婚書,但二人也視對方為伴侶,太太不幸患癌,他更賣掉物業,為太太支付七位數字的醫藥費用。

由開始拍拖到共同生活,煒烈也不吝嗇對太太Amy的愛,二人拍拖初期,Amy便罹患乳癌,令二人更加珍惜對方。

▲▲太太長年抱恙,煒烈甚為心痛,但二人也有談及生死這話題,說到感觸處,他也留下男兒淚。

1╱自七年前回歸演藝圈,煒烈(左二)可謂「老是常出現」,不論台慶劇《拳王》,還是剛播畢的《愛上我的衰神》,他也有參與演出。

2╱由小生、奸角到甘草演員,他戲路甚廣,也落力演好角色,其中《棟仁的時光》中,他就飾演資深救護員。

3╱一六年演出《一屋老友記》時,煒烈還是以特約演員身份演出。

4╱七六年正式入行,縱橫演藝圈四十五載,因煒烈的武術根基,令他常演出古裝武俠片。

5╱清裝需剃光頭演出,昔日如是,現在亦有此需要,他笑稱,幸好頭髮仍然濃密,多剃幾次也無妨。

6╱ 一年他曾息影從商,期間其體重曾暴升至二百一十磅,直至一二年,他為了現任太太,火速於三個月內減掉三十八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