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海特級教師,從“紅碼”變成“綠碼”的幾個瞬間

2022年04月21日11:04

來源:新民晚報

4月1日至19日,二十天。對於上海市特級教師、原複旦附中副校長方培君來說,度過了終身難忘的時刻。她記錄下從“紅碼”變成“綠碼”的幾個瞬間——

“陽”的恐慌和壓力

4月1日,方老師的先生開始發燒,最高39.2℃;隨後,她和女兒相繼發燒。在她的記憶里,全家一直是防疫的“好學生”:總是到人少的地方走走路,外出購物全程佩戴口罩。她懷疑:最有可能被傳染的地方是3月29日和先生到附近的菜場,有過10分鍾左右的購物。30日晚,這個菜場被封,她周圍小區“陽性”人數居高不下。

“陽”的恐慌和壓力,似乎每個人都不例外。方老師說,那幾天全家嚴格遵守居家隔離。4月1日—14日,除了通知他們將垃圾放到室外,從沒有擅自開門;晾衣服時,看到樓下的也在晾時,他們自覺地放棄;好幾天還在衛生間的下水道倒消毒液,就怕影響到上下樓鄰居……

惶惶不可終日,當初最擔憂的是進方艙

方老師介紹,自有了症狀後,每天的日子在忐忑中度過,當初最擔憂的是進方艙。

4月8日,一家三人先後接到電話,說他們核酸檢測結果皆為“陽性”,準備送方艙。全家人在等待中,竟連續多日沒有接到轉運通知。方老師承認,這個階段心情是不穩定的,每天祈禱不要到方艙,怕接電話,怕來大巴。她甚至和女兒不斷洗髮,希望到方艙去的前一刻是最乾淨的。

方老師的擔憂和大多數人是相同的:到方艙,不僅僅是因為生活條件不如家裡,而是特別擔心,本來已基本痊癒的人,到了一個這麼“陽”的場景,會否重複感染?她是具有基礎疾病的人,高血壓20多年,糖尿病近16年;她的先生心臟撐過支架,且有嚴重鼻炎,平時沒事情都能感覺到他的氣喘,對他來說,一天24小時戴口罩說不定是比感染新冠病毒更可怕的事情。

4月14日,車還是來了。全家進了方艙。方老師說:“如果老天認為我缺少磨礪,必須去方艙一次,我認了,這也是人生難得的經曆,別人能過我也能過。”

進入方艙,她看到的是“井然有序”

方老師稱“幸運、感恩”,來到了臨港方艙醫院,家裡三人在一起。除了人性化的安排,她看到的是“井然有序”。

方老師記錄下方艙內的一個個細節:看到的是所有大白們的笑臉;剛入住,就進行了問診,白天有醫生“查房”;第二天一早我還在睡夢中叫醒做核酸檢測,一看時間是早上5:55,第三天早上稍微晚一點又進行了第二次核酸;送給每位“方友”的用品基本涵蓋了你生活的所需:新的四件套、消毒巾、抽紙、捲筒紙、臉盆、毛巾……我最喜歡的是給每位配了熱水壺,打水不需要等候很長時間;1400多人的區域安裝了144個水龍頭,且在一排中有幾個直接連著熱水器(解決了居住時間長的“方友”洗髮的需求),淋浴房,有幾個,不多。晚上睡覺時間到,大多數的燈是自動關的。

她還拍下了“消毒機器人”、“送藥機器人”、“華山社區”。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來源:採訪對象供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