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長鳴:無數個平凡人凝聚 讓冬奧閉環不“破環”

2022年04月19日22:29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曾這樣稱讚北京冬奧會閉環管理,“北京冬奧會閉環管理非常成功,閉環內陽性病例率約為0.01%,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期間,每個奧運村、每個簽約酒店甚至每個人群,都是一個獨立的閉環。今年36歲的懷柔區寶山鎮人民政府市民訴求處置中心副科長劉長鳴,就是眾多閉環管理服務人員中的一員,4月19日,他獲得了“北京2022年冬奧會北京市先進個人”榮譽,他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中說,“閉環管理服務人員的崗位都很平凡,因為使命、團結、勤奮,我們圓滿完成了每一個環都不‘破環’。”

2月13日,酒店為入住人員冒雪送餐。受訪者供圖
2月13日,酒店為入住人員冒雪送餐。受訪者供圖

13人閉環40餘天

1月份的雁棲湖還結著厚厚的冰,大雁樓酒店就位於雁棲湖南岸,在北京冬奧會期間,這裏成為384個賽會通信保障和物流運輸、醫療保障和疫情防控、水利電力供應保障、餐飲環衛保潔等工作人員的閉環。

1月10日,寶山鎮選派的宿翔宇、白大磊、劉長鳴進駐大雁樓,成為負責酒店閉環管理的全權負責人員。劉長鳴介紹,大雁樓閉環管理服務團隊共有13人,除了3名全權負責人員之外,還有4名負責安保的公安人員、4名疾情防控人員和2名醫療人員。他們直到2月15日,才完成任務離開大雁樓。

2月3日,組織開展應急值守主題黨日活動。受訪者供圖
2月3日,組織開展應急值守主題黨日活動。受訪者供圖

“我們三個,要負責所有人的活動。在閉環內,任何一次交集,都需要我們參與。”劉長鳴說,閉環管理縝密,閉環內所有人員與社會人員不能接觸,而酒店服務人員與後續入住人員也不能接觸,但人群與人群之間如果發生交集,就需要專班成員全流程跟蹤,“比如,酒店裡每天會有一些人去別處執行工作,我們就需要立即組織核酸檢測、清點人數,並要把握每一個進出大樓人員的行程。”

“1月份天還挺冷的。有時候,每日往返大樓的人員有200多人,我們負責安保的人員就在寒風中工作長達7小時,逐一清點人數並完成安檢。”劉長鳴說,閉環管理中的每一件事,看起來都是瑣碎小事,車輛及人員出入登記、緩衝區物品交接單、環境消殺台賬……但要連續40多天把這些小事保質保量地做好,考驗的就是工作人員的耐心和責任感。

“爸爸在保護奧運”

“過年沒回家。上小學的女兒、兒子在視頻里問我,爸爸你過年怎麼沒回家?我就答了句,爸爸在保護奧運。他們也就懂了,我有工作在做。”劉長鳴說,在大雁樓的40多天時間里,團隊成員每天也就休息五六個小時,沒有週末休息時間,哪怕淩晨兩點出現情況,也需要全員待命,“雖然工作辛苦,但是大家在一起,也能化解掉。過年無法回家團圓的惋惜,只能一個人在心裡排解了。”

寶山鎮是北京最北的鎮子之一,全域藏於燕山山脈中。劉長鳴說,寶山鎮森林資源豐富,有時候春節值班,也會去山裡巡山防火,“我也不是第一次過年不回家。所以孩子們知道,爸爸在踏踏實實地工作。除夕當天,北京書法家協會成員、大雁樓賓館總經理許忠親手提筆,為入住人員寫了‘福’字。”劉長鳴說,閉環管理中的人們雖然不能歡聚一堂共度春節,但是都用各自的實際行動來維護這一環的平安。

2月2日,督導檢查酒店視頻中控室。受訪者供圖
2月2日,督導檢查酒店視頻中控室。受訪者供圖

專班人員的工作重複度極高,40餘天,大雁樓共計核酸檢測3408人次,環境消殺共計55200平方米。“每天常規工作就是要事無鉅細地防控疫情、交接物品,但每天重複幾十次幾百次,人會有些疲勞甚至牴觸心理。這時候,就需要成員之間相互打氣。”劉長鳴至今都記得,專班成員剛來大雁樓的時候,同事宿翔宇說了句話:我們來到這裏,就要將服務與管理堅持到底。

“冬奧圓滿需要無數個平凡”

4月19日中午,劉長鳴照例沒有午休,他在忙著籌劃近期群眾重點關注的城建方面工作,回憶服務冬奧的40餘天,許多場景還曆曆在目,“人們關注運動員和賽事,但每一場精彩的賽事背後,是無數個閉環在精細化管理中有條不紊地運行。”劉長鳴說,在疫情期間,北京閉環管理沒有出現一例“破環”,北京冬奧會取得圓滿成功,這本身就是所有幕後服務者最珍貴的榮譽。

“北京閉環是一個精密高效的系統。作為一個公職人員,我覺得對我的工作提升,幫助挺大的。”劉長鳴說,每一個閉環,都要從人員管理、物品管理、應急處置三個方面綜合考量,像大雁樓閉環,就製定了15種風險場景管理措施,形成工作手冊;而且會在服務期之前就反複現場實戰演練,能夠確保工作人員從容面對各類緊急情況,“我覺得這對我們基層管理者啟發很大,那就是做工作要全面精細,才能從容應對任何突發事件。”

2月13日,組織主題黨日活動掃雪鏟冰。受訪者供圖
2月13日,組織主題黨日活動掃雪鏟冰。受訪者供圖

“酒店幾乎每天都會有人需要醫療救助,比如有的人肚子疼了,嗓子疼了,或者有些感冒。這時候,我們就會按照級別啟動相應救治預案。在40餘天閉環時間里,近400人未出現一次失控情況。”劉長鳴說,對於患者而言,他們不僅需要技術幫助,更需要的是工作人員的耐心和關心,“很多人其實是把自己‘嚇’病了,因為與外界隔絕40餘天時間,人如果太緊張,會發生身體狀況。這時候,就需要我們的勸慰與理解。”

等到閉環管理服務結束,劉長鳴坐著大巴離開大雁樓的時候,雁棲湖畔陽光下的積雪還未融化,窗外樹木從眼前一棵棵掠過,“剛從閉環里出來,感覺自己面對外面世界有一點遲鈍。”他說,等到完全恢復了狀態,複盤自己和同事參與的冬奧會工作時,他才發現,即使是平凡細微的工作,也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就像這次盛大的北京冬奧會,正因為千千萬萬個閉環和幕後服務者的支撐,最終圓滿成功。”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