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不是幻覺!

2022年04月18日11:32

  好奇心實驗室

  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用“靈魂出竅”表達自己受到驚嚇 or 很疲憊的狀態,字面意思就是靈魂和身體分離,人的意識清醒但是感覺不到身體。

  大家一定在電影、電視劇中看過人瀕臨死亡時體驗了“靈魂出竅”,一般是人物眼前出現一道刺眼的光,一生像幻燈片一樣在眼前過一遍,有的人甚至能看到天使們在合唱的畫面……

  但是從科學角度來看,這個概念定義並不明確。前不久,發表在《紐約科學院年鑒》上的最新研究提出了人類瀕死體驗的過程,這是第一份關於死亡科學研究的同行評議論文。

  現代醫學的進步讓不少瀕臨死亡的人活過來了,人類給“瀕死體驗”下的定義是

  :由某些遭受嚴重創傷或疾病但意外地獲得恢復的人,以及處於潛在毀滅性境遇中預感即將死亡而又僥倖脫險的人所敘述的死亡威脅時刻的主觀體驗。

  在討論“瀕死體驗”前,我們有必要重新探討一下什麼是“死亡”。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研究員安德斯·桑德伯格在2016年說過:“不可逆的死亡”取決於技術。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把“沒有呼吸和脈搏作為死亡的標誌”,後來複蘇方法得到改進後,現在可以救活經曆了低端低溫、缺氧、脈搏和呼吸非常弱的溺水者(當然這需要大量醫療干預措施和運氣)。安德斯還說:如果你在移植外科醫生的病床上,就算心臟沒了,你也不會死。

  安德斯的話說明:現在醫學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對死亡的看法,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我們有必要調整“死亡的定義”。

  紐約大學格羅斯曼醫學院重症監護和複蘇研究主任山姆·帕尼爾博士說:心臟驟停不是心臟病發作,它代表了導致人死亡的疾病或者事件的最後階段,心肺複蘇術的出現告訴我們:死亡不是一種絕對的狀態,相反,它是一個過程。

  當心臟停止跳動時,腦細胞不會在缺氧的幾分鐘內受到不可逆轉的傷害,而是在數小時內“死亡”,這使得科學家能客觀地研究與死亡有關的生理和心理事件。

  研究人員指出:迄今為止的研究表明,生理或認知過程都不會在“死亡的瞬間”結束。迄今為止的科學研究雖然無法直接證明瀕死體驗的真實性,但是也無法反駁它們,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記錄下來的“瀕死體驗”都有著相同的主題和故事線:(1)意識和身體分離,有高度的意識和對死亡的認識;(2)感覺到自己在前往某個目的地;(3)回顧並分析這一生對他人的所做所想;(4)身處感覺像“家”的地方;(5)重新活過來(可能還有鬆了一口氣的醫護人員)。

  現代科學還給研究人員們提供了深入瞭解瀕死體驗的方法:腦電圖。瀕死者腦電圖中出現了和死亡有關的伽馬震盪和尖波,這種現象通常與意識增強有關。這或許能解釋那些瀕死者感受到的“高度的意識和對死亡的認識”。

  今年年初發表在《老齡化神經科學前沿》期刊上的研究第一次記錄了瀕死者的大腦活動,加拿大神經科學家記錄了一位87歲老人死亡時的大腦活動,揭示了一個快速的“記憶檢索”過程。

  研究人員觀察到瀕死者有節奏的腦電波模式,類似記憶檢索、做夢和冥想時出現的腦電圖。這支援了“生命回憶”理論,即瀕死者在幾秒鍾的時間里重溫了整個生命,“就像死亡前的一道閃電”。

  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大學阿傑馬爾·澤瑪爾博士參與了這項研究,他所在的研究小組測量了死亡前後900秒的大腦活動,並設定了一個特定的重點,以調查心臟停止跳動前後30秒內所發生的事情。研究小組觀察到神經振盪的一個特定波段的變化,即所謂“伽馬振盪”,但也有其他振盪。

  澤瑪爾博士還說:通過產生參與記憶檢索的振盪,大腦可能在我們死前對重要的生活事件進行最後的回憶……儘管我們的親人閉著眼睛,準備離開我們,但他們的大腦可能正在回放生命中經曆的一些美好時刻。

  帕尼亞和他的同事們希望通過進一步的研究,有朝一日能掌握更多關於“瀕死體驗”的信息。帕尼亞還說:很少有研究能客觀和科學地探討人死亡時經曆了什麼……我們的研究能提供人們對瀕死體驗的新見解,並且能為進一步的研究鋪平道路。

  參考資料:

  https://www.iflscience.com/brain/neardeath-experiences-are-not-hallucinations-says-firstever-study-of-its-kind/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nagi.2022.813531/full

  https://www.163.com/dy/article/H4PH8SVA05349C3G.htm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5932506086261997&wfr=spider&for=pc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