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化妝品監管再加碼 防曬類產品被“點名”

2022年04月17日08:23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4月11日,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發佈了關於公開徵求《兒童化妝品技術指導原則(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徵求意見稿明確,不得宣稱“高倍防曬”、26種致敏性組分香料或進入“黑名單”、pH值原則上不高於7.0……在《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於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基礎上,徵求意見稿進一步細化了兒童化妝品的相關技術要求。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防曬類或成重點監管對象

徵求意見稿包含對兒童化妝品基本要求、產品名稱及相關資料要求、產品配方及原料使用要求、產品執行的標準要求、標籤要求、產品檢驗報告要求、安全評估報告要求。

其中兒童防曬類產品或成重點監控對象。徵求意見稿規定,兒童防曬類產品不得宣稱“高倍防曬”、不鼓勵暴曬的內容(如有效抵抗n小時紫外線輻射、有效降低n%紫外線損傷、提供n倍防護能力等),而在產品中使用3種以上化學防曬劑、配方使用量與成人相似並且SPF值高於30的,必要時需提交配方優化過程的研究數據作為證據支持。

在國家藥監局公佈的產品備案信息中,有部分品牌的兒童防曬產品註冊信息已過期。中國商報記者在國家藥監局化妝品備案平台中輸入“兒童”,共有46條備案信息,均為兒童防曬類產品,包括孩兒面、新碧、曼秀雷敦等知名品牌在內的產品註冊信息均已過期,產品的註冊基本信息頁面上均顯示“國家藥監局未組織對本產品所稱功效進行審核,本批件不作為對產品所稱功效的認可”。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一位進口化妝品代理銷售商對記者坦言,備案信息過期意味著企業需要重新備案,若未能通過備案,則意味著產品面臨下架風險。

新規下產品銷售是否受限?後續備案信息何時更新?中國商報記者分別緻電紅色小象、曼秀雷敦、孩兒面品牌的生產企業,對方均表示註冊備案方面的具體信息尚不清楚。

產品功效宣稱評價更難做

多數兒童化妝品難做功效宣傳評價,企業成本投入也將加大。

“相比成人化妝品而言,兒童化妝品的功效宣稱評價更難做。”國內某蘆薈護膚品品牌相關負責人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企業或可能在研發上更多用有機植物等無毒、純天然的成分,這勢必會增加企業的成本。

“功效宣稱是要求做‘人體/消費者/實驗室’功效宣稱測試的。這一現象表明之後品牌們不能肆意宣傳產品功效了,一定要有依據、有註冊備案、合規合法。目前功效檢測的費用較高,一次檢測的費用約為7000元—30000元以上,耗時50天—110天不等,若產品檢測不達預期,就等於白費了一次檢測。”大麥星球美妝智能服務平台創始人何婉瑩對記者表示。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同時,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徵求意見稿列出了26種致敏性組分香料,並提出兒童化妝品配方應當儘可能不用或者少用香精或者香料,不建議使用成分複雜的可能含有26種致敏性組分的原料作為芳香劑。如使用含有26種致敏性組分的香精或者香料,應當進行充分安全評估,對致敏性組分含量在駐留類產品中大於等於0.001%,以及在淋洗類產品中大於等於0.01%時,應當在標籤上標印以告知消費者。

在原材料使用上列出不推薦名單,這在化妝品行業中還是首次。“這也意味著,化妝品企業在研發兒童化妝品產品上有了原料‘黑名單’,一旦使用了這些原材料,就要花錢去印證產品無毒無害。企業可能更多會避開這些原材料,能不用就儘量不用了。”上述蘆薈護膚品品牌相關負責人坦言。

此外,兒童化妝品行業的“上新速度”或受影響。何婉瑩表示,企業獲取新品註冊備案所需的原料報送碼、安全評估報告、功效宣稱評價報告等資料的難度增加,導致成本上漲,短期內新品上市節奏或會變慢。同時,行業的人才、資金資源不足,很多品牌和工廠的功效評價體系、安全評估、原料的安全相關信息等問題也會導致新品銳減。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圖片源於網絡 圖文無關

進口產品監管或更嚴

在兒童化妝品這一賽道上,進口化妝品面臨的監管也趨嚴。徵求意見稿明確,產品配方標註為“專為中國市場設計的進口兒童化妝品”(境內委託境外生產的除外),應當針對中國兒童消費者的膚質類型、消費需求等進行配方設計,所提交的說明資料應當能體現出專為中國市場設計的必要性以及所開展的相關研發工作。

中國商報記者查詢國家藥監局化妝品備案平台發現,2021年至2022年,在中國市場備案兒童化妝品產品的企業微乎其微。

此前,國家藥監局要求從今年5月1日起申請註冊或者進行備案的兒童化妝品標籤,必須標註“小金盾”。中國商報記者在線上銷售平台發現,截至目前,還未有進口兒童化妝品在產品銷售頁面標註上“小金盾”。

上述進口化妝品代理銷售商坦言,國內註冊/備案兒童化妝品門檻太高了,這一類產品在後續銷售上也會面臨多輪檢測和相關部分的抽檢,出於投入成本考慮,進口化妝品企業未來或想把這部分費用放在回報更大的產品上。

(中國商報 作者 馬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