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白藥:百年品牌,炒股遇劫

2022年04月15日09:31

2022年3月底,很多企業都發佈了去年的財報數據,剛滿百年的雲南白藥卻給了市場一個特殊的交代。

據雲南白藥發佈的年報顯示,公司2021年實現營收363.74億元,同比增長11.09%;但歸母淨利潤僅28.03億元,同比減少49.17%,造成20年以來公司歸母淨利潤首次出現負增長。隨後,雲南白藥因沉迷炒股虧損20億的事件成為了二級市場的談資。

縱觀雲南白藥發家近百年,以中藥著稱市場,更是以雲南白藥牙膏、消炎噴霧在消費市場連連破圈,但是2021全年財報淨利潤近乎腰斬的數據,也透露了雲南白藥迫切需求擴張、提升自身業務能力的狀況。

正值百年-品牌

創始近百年,雲南白藥的權重在增加,但云南白藥要面臨的市場考驗同樣在增加。

說是雲南白藥的發展,不如理解成大健康領域企業之間的競爭,在這之中,同行之間涉獵的相同業務從類別、價格、療效方面分別體現。

雲南白藥的品牌從創始至今幾近百年,算得上品牌的一個轉折點。在行業認知中,一個品牌經營的時間超過百年就可以在稱號前綴上“百年”二字,一方面是品牌權重的體現,另一方面則代表著品牌形象、高度等等,並且這種前綴要大於多數的營銷推廣帶來的流量效果,品牌如果在正值“百年”之際“大做文章”,或許會將品牌推向新的高度。

雲南白藥在多數人看來是一個比較神秘的、長久的品牌,創始人曲煥章是19世紀末雲南民間名義,在其根據明、清兩朝代以來流傳於雲南民間的中草藥,苦心鑽研試驗後,又經過十載臨床驗證和改進配方後,於1902年推出了“曲煥章百寶丹”,早期曲煥章百寶丹的聲譽傳到了多個國家,深受市場愛戴。

1955年,曲煥章的家人將曲煥章百寶丹捐獻給政府,由昆明製藥廠生產,改名為“雲南”白藥,成為了加密級別的民族企業。

雲南白藥在市場大放光彩,與其療效、體育營銷和自身的背書能力息息相關。

據公開信息顯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5月3日經雲南省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雲體(1993)48號文批準,雲南白藥廠進行現代企業制度改革,成立雲南白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96年10月,經臨時股東大會會議討論,公司更名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而且在近三十多年公司也從數百萬資產的品牌鑄就成了總資產近百億、市值超千億的大品牌,不管在二級市場還是消費端,都是舉足輕重的一員。

另外,多數消費者認為雲南白藥的出圈是從體育代言開始。從2000年雲南白藥集團贊助奧運會中國代表團,獲得“第27屆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熱心贊助商”稱號開始,其系列產品被指定為2000年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首選療傷藥品,次年,與奧運會體操冠軍劉璿、李小鵬合作產品廣告,兩位奧運會冠軍成了雲南包藥第一任體育冠軍代言人,讓國民認可度大幅度提升。

與谷愛淩代言眾多品牌一般,在早期體育明星的代言能力更強,或許不會是一個代言萬千觀眾都能看到,但相比而言,早期代言得到的認可和轉化要更高,知名度也能夠打造的更足,再加上雲南白藥噴霧、創可貼、牙膏等產品的出現,在市場中的知名度也呈現直線上升。

作為正值“百年”的老品牌,雲南白藥不僅有巨大的品牌提升機會,同時也面臨著市場競爭加劇後的應對方案。

營收隱患-財報

個人炒股的目的是什麼?當筆者訪問多為老股民後得出一個答案-掙錢。

老股民們說,不管是出於投資、愛好等什麼原因,炒股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掙錢,但相對來說,炒股更適合手裡有閑錢的人去投資,當然,有投資就有風險,如果將風險拋擲腦後那肯定是盲目炒股,只有趨利避害才能將風險最小化。在老股民看來,炒股掙錢雖然有跡可循,但是市場變幻莫測的屬性又給炒股市場極大的神秘性。

股民是為了掙錢,難道公司就能夠例外了嗎?是的,雲南白藥炒股的目的非常明確,那就是通過投資其他公司獲得部分盈利,從而達到業績上升,有更多的資金支撐新業務的擴張。

針對企業投資(炒股)還有一個中規中矩的說法,企業投資一般有三個需求,一是財務需求,二是自身業務發展,三是戰略佈局未來。

從公開信息來看,雲南白藥持有小米集團、伊利股份、騰訊控股、恒瑞醫藥、中國抗體和通威股份等股票和部分債基,這些股票在2021年第三季度大部分出現了大幅殺跌,因此導致雲南白藥因“炒股虧損”20億。在上列信息中,有近半數企業與醫藥關聯不大,可想而知,雲南白藥對掙錢尋求發展的需求增加,成了其20年來首次同比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

佈局額外營收擴張業務的同時,雲南白藥內部也並不是風平浪靜。自雲南國資控股的雲南白藥為引入非公資本推動國企轉換機制而實行無實控人的“白藥模式”,而後併購新華都,最終形成雲南國資與新華都及其一致行動人並列第一大股東的局面後,就出現了內部的衝突。

據媒體平台統計,自2020年7月開始,在事關雲南白藥發展路徑的董事會決議上,雲南國資已經9次投出反對票。

意見不合是內部混改的隱患之一,另外就是雲南白藥急於求成,想要複製牙膏成功的賽道,從而將健康領域全面覆蓋,從醫療器械、衛生巾、洗髮水、面膜、茶葉、保健食品、醫美、AI皮膚檢測、互聯網醫療等賽道尋求下一個增長點,但是加速孵化賽道成長甚至破圈需要大量的資金鏈支撐,想要在相對短期的時間週期內全面開花自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這也是雲南白藥鋌而走險尋求投融資金的重要原因。

炒股失利似乎並不是企業本身在走下坡路,只不過需要炒股支撐企業發展的態勢為企業本身增加了額外的負擔。雖然尋求新的增發點是企業的重中之重,但相比而言,雲南白藥作為中醫藥行業的領跑者之一,不僅僅在行業占領了大量的市場份額,更是因為其具備的強大的競爭力,在整體品牌(雲南白藥)的支撐下,對於其他業務的發展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當然,新業務的發展也並非廣而不精,全面撒網也需要細細探究。

新路難走-業務

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6-2020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超過3000億元,同比增長23%。僅2021年1-4月份,中國化妝品及洗護用品進口額為515.84億元,出口金額為84.43億元。國內化妝品市場也是大千億級別。化妝品的市場份額體現的是消費者對美的日常消費,同時,國內輕醫美人數已經達到1520萬人的規模,甚至今年能夠達到1813萬人。

與此同時,僅醫美器械市場就達到了500億的規模,蘊含巨大商機的醫美賽道成了雲南白藥開拓新業務的重要方向。

在業務拓展的同時,醫美賽道其實隱藏著很大的信任危機,據中消協的統計顯示,國內平均每年因為整形美容而導致毀容的案例接近兩萬,其中90%-95%都是因為不正規的醫美機構所致。

另外,今年315晚會指出,有部分醫美機構上崗人員資質不足,很多護理人員只經過了幾天的培訓就上崗,再加上針劑效果的不正規、效果不確定的因素,讓很多消費者對醫美賽道始終抱有懷疑心理,也就造成當前醫美藍海龐大,但由於沒有一家領跑者而導致賽道口碑始終無法定格。

雲南白藥公司曾明確表達,公司就是要在產品層面穩住雲南白藥中央產品(雲南白藥系列核心產品)、普藥、牙膏等傳統優勢存量業務的基礎上,積極探索三七系列口服液、家用醫療器械、個性化護膚產品群、頭皮健康管理產品群、養生保健食品、新資源食品等增量業務。

增量業務各有不同,雲南白藥想要靠著複製牙膏出圈的方式去打造其他產品或許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各行各業的不同,各個品類產品的區別都會在消費市場產生不同的消費需求,因此在佈局市場大勢的情況下,盲目複製不可取,更多的是汲取原有方式的優勢去逐個打造品牌旗下產品,從穩妥中求的增長或許更加適合“百年品牌”的稱號。

總的來說,當前市場錯綜複雜,雲南白藥想要從炒股投資中獲取額外營收來維持業務擴張甚至其他品牌的出圈行動,只不過市場變化導致炒股失利,加之內部高層決斷不統一導致目前雲南白藥內憂外患同時出現,也繼續通過業務擴張的方式去緩解當前的發展姿態。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