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系教練們曾風光無限 如今為何慘被淘汰...

2022年04月13日12:09

  「對於這個偉大球會來說,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我要祝賀西班牙足球,還有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的皇家馬德里!」

  比賽結束後,維拉利爾教練艾馬利Unai Emery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寫下了這樣一句話。兩支西班牙球隊在今季的歐聯8強次回合遇到了非常相似的困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首回合的比數差距被對手追平,皇馬更是因此被拖入加時賽。

  但到了比賽的關鍵時刻,兩支球隊都湧現出了偉大的人物。

  摩迪Luka Modric秒到毫巔的傳球:

  賓施馬(Karim Benzema)在加時賽的頭槌破門:

  以及艾馬利換上祖古爾斯(Samuel Chukwueze) 的精彩調整,84分鐘登場,88分鐘攻入至關重要的絕殺入球:

  這一天,顯然是西班牙足球的歡樂日。

  然而對於站在皇家馬德里和維拉利爾對面的車路士和拜仁慕尼黑來說,這則是一個需要深思的夜晚,尤其是對於他們的主教練——杜曹和拿高士文來說。

  作為衛冕冠軍,車路士在次回合的表現不錯,一度填上了首回合1-3挖下的大坑,不過車路士能在班拿貝攻入3球,這確實是杜曹Thomas Tuchel和球員們做得好的地方,但與此同時,他們卻很難保證皇馬在主場會遭到對手的零封。

  至於拿高士文Julian Nagelsmann,兩回合的表現則令人非常失望。就像艾馬利在回應德國足球人批評黃潛拖延時間所說的,「人們似乎忘了首回合的情況,那可是糟糕的一天,我們運氣不好……」

  拜仁之所以能在這場比賽看到反勝的希望,首先是因為艾馬利的球隊在首回合浪費了大量的好機會,如果運氣稍微站在維拉利爾這邊,黃潛不會只帶著1-0的總比數來到安聯球場。

  所以到了次回合,拜仁和德國足球圈也沒什麼好說的。控球率67%:33%,射門23:4,射正4:1,拜仁拿到了他們在數據上能拿到的所有優勢。

  唯獨在比數這一欄上,他們沒有做到。

  當然了,在總比數落後時尋求反勝,總是一件很睏難的事情。

  很多情況下,沒有多少人會將次回合沒能反勝看作是一種失敗,因為首回合落敗必定有著一些深層的原因,但特殊情況依然要特殊看待。

  畢竟車路士是歐聯冠軍,而且他們一度非常接近逆轉晉級,而拜仁球員的總身價是維拉利爾球員的兩倍。

  他們本來都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最終無論帶著雖敗猶榮的讚譽,還是帶著恥辱落敗的評價,這些並非無跡可尋。

  在維拉利爾對陣拜仁慕尼黑的比賽中,最關鍵的一次形勢轉折就是盧卡斯-靴南迪斯Lucas Hernandez的下場。

  賽後接受採訪時,拿高士文表示盧卡斯-靴南迪斯出現了傷情,但另一方面,他看到艾馬利換上了速度很快的後備前鋒祖古爾斯,他希望用來替換盧卡斯-靴南迪斯的艾方素-戴維斯Alphonso Davies,能夠用同樣很快的速度來克制對手的發揮。

  然而速度,或者說身體素質,從來不是打後衛的唯一條件。

  賽後,在亞馬遜擔任嘉賓的前拜仁球員馬里奧-高美斯Mario Gomez給出了他對這次換人的看法:「戴維斯顯然完全沒有三中堅體系中的位置感,給了祖古爾斯射門的空間。我不能理解的是,拜仁完全沒必要在比賽的最後時刻用這種風險非常大的打法。」

  雖然在最後,他試著用蘇尼的缺陣來為拿高士文開脫,但這顯然不奏效的,因為在首回合,拜仁雖然在防線上沒有犯太多的錯誤,但拿高士文派上了甘美治Joshua Kimmich和梅斯亞拿Jamal Musiala這對防守中場組合,結果在比賽中,正是這對防守中場沒有起到保護防線的作用,讓維拉利爾攻入了首回合的入球:

  所以與其說是這個換人調整導致了翻車,實際上拿高士文的問題持續了180分鐘。

  首回合使用甘美治+梅斯亞拿這樣的防守中場組合,次回合讓高文Kingsley Coman和辛尼Leroy Sane來扮演三後衛陣型中的兩側翼衛,比賽末段用艾方素-戴維斯來打三後衛中的左中堅。

  整整180分鐘,拿高士文都呈現出了對攻守平衡的不重視,反過來就是呈現出了對維拉利爾的輕視,覺得依靠自己手下的優秀球員們,可以不需要防守端,可以輕而易舉地吃掉對手。這一點在8強抽籤後就有所體現,當時看到抽籤結果,拿高士文表示希望在首回合解決比賽。

  於是,作為勝者的柏利祖Daniel Parejo說得很清楚:「這不僅不尊重維拉利爾,也不尊重足球。」

  而在車路士這邊,杜曹沒有拿高士文表現得這麼自大,但他也在兩回合共210分鐘的比賽裡下了很多錯誤。

  首回合,他在主場使用高位逼搶,直接讓基斯甸臣Andreas Christensen對上了皇馬陣中對縱深空間利用得最好的雲尼斯奧斯(Vinicius Junior),在短短的45分鐘裡,丹麥人就奉獻了一個個尷尬的場面:

  於是在下半場開始,他就換下了基斯甸臣,並且在賽後承認,讓雲尼斯奧斯在基斯甸臣和里斯-占士Reece James之間尋找到空間,的確是他在排兵佈陣時犯下的錯誤。

  次回合的正選陣容中,他沒有再相信基斯甸臣,而是在他的位置上使用了速度更快的里斯-占士,但在里斯-占士的身邊,他使用了上週末聯賽裡表現不錯的羅夫度斯卓克Ruben Loftus-Cheek

  這場比賽的過程證明了,聯賽和歐戰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羅夫度斯卓克在上半場先是出現了這種低級的控球失誤:

  引得場邊的杜曹直接抓狂:

  隨後在兩粒失球裡,羅夫度斯卓克都出現了問題,尤其是在導致總比數再度落後的第二粒失球裡,他先是在與馬些路的爭頂中失敗,被身高比他矮了16cm的馬些路Marcelo在身後頂走一點:

  隨後在里斯-占士和簡迪Kante都進入中路拚搶的時候,作為右翼衛的他位置太靠前了,這直接導致了泰亞高-施華(Thiago Silva)的傳球被卡馬雲加Eduardo Camavinga截走:

  雲尼斯奧斯直接進入了里斯-占士的防區,而後者已經無法回防到位:

  如今的羅夫度斯卓克還有身板,還有一定的傳控球能力,還能在進攻端打出一定的效果,這也是其在對陣修咸頓的時候表現出色,這場比賽得以進入正選名單的原因。

  然而修咸頓的實力,是萬萬不能與皇家馬德里相提並論的。聖徒考驗不到羅夫度斯卓克的防守能力,而且即便抓住了他的問題,他身後的球員也可以進行彌補。

  但是對陣皇馬這樣實力相當的球隊,任何一個位置都不能吃虧、落入下風,因為一個位置的錯誤,很有可能就會積累成一個失球。

  歐聯8強這種場合,對陣皇馬這樣的對手,想重新追回一球有那麼容易嗎?

  2020年,德系教練們迎來了一個美好的夏天。

  歐聯聯賽最後階段的幾輪淘汰賽,在疫情並不算特別嚴重的葡萄牙重新復賽,杜曹率領的巴黎聖日耳門和費歷克指揮的拜仁慕尼黑相聚決賽,拿高士文治下的萊比錫紅牛則走到了歐聯4強的高度上。

  四強中三位德國教練,讓媒體和球迷關注到了德系教練的高超水平和培養出多名優秀教練的科隆體育學院,杜曹、費歷克Hans-Dieter Flick、拿高士文都是那裡的畢業生。

  不過風水輪流轉,今年顯然不是屬於他們的年份。

  狀態和成績波動,球隊、教練和球員都會出現。

  就像這場比賽的皇馬,缺少了米利唐Eder Militao之後,這個位置只能由拿祖費南迪斯(Nacho Fernandez來代打,結果被車路士從他的防區附近直接收穫了兩粒入球。

  但缺兵少將的皇馬沒有被淘汰,因為安察洛堤始終都將重心放在了防守端,放在了攻守平衡上,這樣一來,他們才能等到卓克犯錯的時候,然後抓住他。類似的事情,在艾馬利和維拉利爾的身上也是一樣的道理。

  反觀杜曹和拿高士文,兩年前的穩健思路全部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對進攻端的過分關注,全然忘記了奪冠靠防守的至理名言。

  這才是他們最讓人失望的地方,也是集體被淘汰的原因。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