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政策大禮包組合拳救市 旅遊業五月有望迎“小陽春”

2022年04月09日02:26

外部政策幫扶“輸血”,內部行業創新自救,政企雙方已經為度過眼下旅遊業的困境形成合力。

最近文旅業,尤其是旅遊業關注度頗高。

4月7日,文化和旅遊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關於推動文化產業賦能鄉村振興的意見》,這是繼《關於抓好促進旅遊業恢復發展紓困扶持政策貫徹落實工作的通知》後,不到十天內文旅部發佈的第二份相關文件。此外,3月29日和4月6日的兩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提及要用好政策手段扶持特困行業,比如在今年二季度實施暫緩繳納養老保險費等支援措施,為包括旅遊在內的特困行業紓困解難。

這些政策優惠“組合拳”可謂及時雨。“一季度的旅遊經濟運行綜合指數為95.60,同比和環比分別下降了9.7和3.3,處於景氣榮枯線以下並呈持續下降趨勢。”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4月6日在介紹中國旅遊市場一季度情況時不無憂慮地指出,十四部委的新一輪服務業紓困政策,雖為市場注入了信心,但不同所有製、不同領域、不同規模的市場主體的獲得感差異較大。“希望各級黨委和政府以更大力度貫徹落實國家對旅遊業的紓困扶持政策。”戴斌呼籲道。

現實因素影響落地 業界呼籲熔斷調整

政策設計有著好的出發點,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受旅遊企業、金融機構、地方政府等多方現實因素的影響,業界對優惠政策的落實存在不同的聲音。對此,戴斌坦承,需要“聽見了所有應當被聽見的聲音”。

當下,對於旅遊企業來說,最困難的點在於資金,現金流的壓力是旅企普遍面臨的難題。其實,新一輪政策也推出了對應的金融支援舉措,鼓勵銀行紓解企業困境。但銀行貸款面臨重重門檻,手續也較為複雜,優惠落地過程中繁瑣的步驟使得最終的政策收效打了折扣。戴斌無奈指出,“如果一個政策還需要那麼多人去解釋,去解讀,還需要那麼多手續去辦理,那可能到了企業手中,大家有時候會精疲力盡。”

地方政府同樣是影響政策落地效果的重要因素。戴斌向21世紀經濟報導指出,地方各省市如浙江、江蘇、深圳等地也出台了普惠性的企業支援政策,確實給到了企業政策優惠,但在覆蓋面、參與度上,尤其是給到民營企業的機會,依然比較有限。

目前,部分企業確實在優惠政策下獲得了一些收益,但業界期待可以讓受益範圍更加廣泛,比如旅遊商、OTA和旅遊投資機構也可以進去,獲得同等發展機遇,共享政策優惠利好。比如,《通知》製定的旅遊企業承接機關企事業單位相關活動規定中,也特別提到要對有關部門以星級、所有製等為門檻限制相關企業參與政府採購的情形及時予以清理,但在實際執行中,獲取政府項目的企業結構仍然很不均衡,對激發民營市場的活力產生了一定阻力。

對於從業者呼聲較高的“跨省團隊遊熔斷機制”更改問題,本輪政策提出後續會適時研究調整相關舉措,但目前尚沒有給出明確的調整時間。省內出現一地中高風險區,全省旅遊業務自動“熔斷”。“跨省團隊遊熔斷機制”政策實施以來,各省發佈的跨省團隊遊“暫停”與“恢復”通知,據不完全統計已超百餘次。動盪的跨省遊態勢給市場供需兩端都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因而自疫情防控常態化以來,業界對“跨省熔斷”改“跨市熔斷”“跨縣熔斷”的呼聲一直未停。

中國旅遊協會副監事長吳國平曾建議適時調整團隊旅遊和“機票+酒店”業務的熔斷機制適用範圍,由“跨省團隊遊熔斷”調整為“跨市團隊遊熔斷”。張致寧也預測,當上海和吉林的疫情得到全面控制,“跨市團隊遊熔斷機制”或將成為現實。

戴斌也表示,如何處理好精準防控,需要地方政府進行一定的創造創新。“疫情當然是需要防控,但是更要防止一種恐慌情緒的蔓延。”戴斌認為,需要既做好疫情防控,該過什麼樣的日子還過什麼樣的日子。

行業內部積極自救 政企形成脫困合力

外部政策優惠利好,旅遊業內部同樣積極尋求自救。疫情下,旅遊市場呈現出了新需求、新態勢,不少旅遊企業根據新需求特性,優化提升產品供給結構,挖掘出了新的市場增長點,實現了自救脫困、轉型升級。

今年1月,《“十四五”旅遊業發展規劃》發佈。規劃提出,“十四五”時期,我國將全面進入大眾旅遊時代,旅遊業發展的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人民群眾旅遊消費需求將從低層次向高品質和多樣化轉變,由注重觀光向兼顧觀光與休閑渡假轉變。需求轉變,供給也應配套優化升級,旅遊業內部供給側的改革迫在眉睫,而疫情這一因素則加速了旅遊業內部革新到來的時機。不少旅遊企業正是把握住了新需求、新方向,在疫情下也交出了一份可觀的答卷。

隨著本地遊、周邊遊逐漸成為遊客出行的主流選擇,城市周邊公園、郊區民宿迎來發展機遇,城郊民宿藉著這一機會優化民宿軟硬件設施,部分民宿達成超越城市民宿的服務水準,以更優質的服務吸引到了更高端的客群。途家民宿數據顯示,清明期間北京獨棟別墅的每晚預訂價格較去年同期上漲了15%,高淨值人群本地遊需求對周邊高端民宿的帶動效應顯著。高端市場的消費堅挺,下沉市場也成為旅遊業新的藍海。

同程旅行正因錨定三四線城市的“小鎮青年”們,創下年付費用戶大幅增長至兩億人次的歷史新高。無獨有偶,2022年春節期間,全國出遊遊客中農村居民佔比達38.1%,同樣刷新了歷史數據。小城、小鎮、農村,是一片需求上升、前景廣闊、等待旅遊業開拓的沃土。

與此同時,Z世代消費者彰顯出了愈發強勁的消費力,個性、新穎、定製化的旅遊產品走俏,“機票盲盒”“電競酒店”等新產品成為爆款,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熱度攀升。國潮熱、文化熱則帶動了文化旅遊市場,春節期間有91.4%的遊客參與了文化體驗活動。

有些本來面向境外市場的旅遊企業也在積極轉變心態,在本土本地尋求新的市場機會。比如馬蜂窩正在打造週末本土旅行,將低頻的旅行提升成一年52次的週末玩樂。

馬蜂窩數據顯示,從去年7月到今年3月,“週末請上車”已經開展了包括露營、探洞、槳板瑜伽、飛盤、冰壺、騎行、Spike ball(迷你排球)、飛蠅釣、水下曲棍球、即興喜劇、黑膠、搖擺舞、室內衝浪等不同主題的週末活動近100場。在半年多的時間里,有用戶複購了8個不同場次的活動,付費最多的用戶總共花費了10000多元。在“週末請上車”的消費用戶中,33%的用戶均為新註冊用戶,年齡段為25-35歲佔比最高。“這半年的實驗,說明這個模式是跑得通的。”馬蜂窩的工作人員道。

可見,旅遊市場雖大盤受疫情影響萎縮,但並沒有完全“熄火”,而是在新的方向萌生了火苗。把握遊客需求轉變、耕耘新興細分市場,挖掘、創造新的增長點,成為旅遊企業在疫情下謀求生存、轉型升級的戰略選擇。

外部政策幫扶“輸血”,內部行業創新自救,政企雙方已經為度過眼下旅遊業的困境形成合力。戴斌認為,雖然外部環境依然具有不確定性,但國民經濟仍然表現出了固有的韌性和發展定力。國內旅遊市場在短期和局部可能有波動,但是長期複蘇向好的趨勢不可逆轉。如果疫情在四月中下旬得到全面控制,過去27個月積累的出遊力可能讓旅遊市場走出三月份的“倒春寒”,並帶來一個令人期待的“小陽春”。

中國旅遊研究院4月6日預測,2022上半年國內旅遊出遊人數為19.08億人次,國內旅遊收入為1.71萬億元,同比會有小幅的正增長,分別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62%和61%。

(作者:高江虹,李萌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