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加持 粵港澳大灣區世界級「人才灣區」起步成勢

2022年04月09日05:21
網上圖片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陳靖斌 廣州報導

3月31日,粵港澳大灣區(廣東)人才港在廣州正式開港,將意味著世界級“人才灣區”起步成勢。

作為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勁的區域之一,近年來,粵港澳大灣區不斷迎來新的突破,眾多實踐成果和經驗也得到全國的複製與推廣。

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自粵港澳大灣區規劃落地以來,深港澳合作更加緊密,“灣區通”工程深入實施,廣深港高鐵、蓮塘/香園圍口岸建成使用,前海累計在全國複製推廣制度創新成果58項。

但與此同時,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也面臨著眾多的困難與挑戰,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需要持續攻堅,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有待進一步提升。

對此,多位專家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可以通過以產學研融合方式或加大基礎研究的投入力度,來實現科技創新領域的高質量發展。

政策加持領跑全國經濟

在黨中央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加持下,有“世界工廠”及“外貿之都”之稱的東莞,其核心價值愈發凸顯。

在今年1月初東莞市舉行的中國共產黨東莞市第十五次代表大會上,市委書記肖亞非表示,東莞地區生產總值連跨7000億元、8000億元、9000億元三大台階,預計2021年突破萬億元大關,同時,東莞也正式跨入千萬人口特大城市行列。

同時,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實施3週年之際,東莞也成為了全國第15個GDP過萬億、人口超千萬的城市,廣東第4個經濟總量過萬億元的城市。至此,粵港澳大灣區擁有了5個萬億GDP俱樂部成員。

東莞的“飛躍”,實際上是粵港澳大灣區各大城市煥發生機活力的縮影。儘管2020年以來,全國面臨著疫情的衝擊與考驗,但粵港澳大灣區在短短的一年時間里,仍展現其頑強的生命力。

數據顯示,2021年粵港澳大灣區11個城市全年GDP約為12.63萬億元,其中,內地珠三角9個城市GDP總量為100585.72億元,名義增長了7.9%。這是珠三角9市首次邁上10萬億新台階。

粵港澳大灣區11個城市中,有5個萬億GDP城市,其中深圳超過3萬億元,香港、廣州超過2萬億元,佛山、東莞突破萬億。

從工業來看,2021年,深圳的規上工業總產值已達41341.32億元,首次突破4萬億元,是大灣區名副其實的“工業第一大市”。此外,還有廣州、佛山、東莞和惠州4個萬億工業產值城市,一起組成了“五朵金花”,其中,惠州在2021年首度突破萬億。

從消費來看,2021年,廣州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0122.56億元,首次突破萬億關口,同比增長9.8%,兩年平均增長2.9%。深圳以9500億元的社零總額緊隨其後,珠海、惠州、東莞等市消費增速均超過10%。

從外貿來看,深圳進出口總額超3.5萬億元,東莞超1.5萬億元,廣州超萬億元。增速方面,江門、惠州、中山、佛山、珠海等進出口總額的同比增速都超過20%。

與此同時,香港和澳門在2021年步入發展正軌。在過去的一年中,香港2021年的GDP總量為28616.2億港元(折合人民幣約23740億元),同比經濟增速達到了6.4%,其中出口額增幅達到了19%,貿易正在全面複蘇。

而這一切,得益於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深化落地。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廣東在紮實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範區建設,全力推動橫琴、前海兩個合作區建設穩健起步,牽引帶動全省以更大魄力在更高起點上推進改革開放。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綱”,強化與港澳規則銜接、機制對接。

在細化《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層面,廣東省全力推動深圳先行示範區建設,出台22項省級支持措施,深圳綜合改革試點首批40項授權事項大部分落地並在全國推廣,廣深“雙城”聯動首批27項重點合作項目和7大領域專項合作紮實推進。

與此同時,全面落實橫琴、前海兩個合作區建設方案,出台實施省級若干支持措施,組建運行橫琴合作區管委會、執委會和省委、省政府派出機構,優化前海合作區管理體制。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已經初步形成粵港澳合作平台體系,不同平台的發展目標、戰略功能、重點任務有所側重。依託前海、河套、橫琴等重大合作平台,三地政府在民商事重點領域、科技體制管理創新等關鍵環節的規則機制銜接作出創新探索,為大灣區乃至全國其他地區積累經驗、提供示範。

科技創新引領高質量發展

儘管在疫情衝擊下粵港澳大灣區展現出頑強的發展生命力,但其發展仍面臨著諸多困難與挑戰。

廣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廣東仍存在經濟發展不確定不穩定因素較多,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需要持續攻堅,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有待進一步提升。區域發展不協調問題還需加大力度解決,城鄉發展差距依然較大,促進共同富裕任重道遠。生態環境仍需持續改善,綠色低碳轉型步伐有待加快。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存在短板,養老、托幼、住房等保障體系還不夠完善等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應對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粵港澳大灣區在逐步集聚科創研發產業,擬推動大灣區的高質量發展。

位於東莞的鬆山湖科學城,這裏坐落著我國迄今為止單項投資規模最大的大科學工程——中國散裂中子源裝置。

公開資料顯示,從2018年8月通過國家驗收以來,散裂中子源全球註冊用戶超過3400人,完成課題600多項,科學成果覆蓋能源、物理、材料、生命科學等多個前沿交叉和高科技研發領域。

在迄今完成的所有用戶課題中,來自粵港澳大灣區的用戶課題約占1/3,其中來自中國香港、中國澳門的用戶大概占總用戶的10%。

“中國散裂中子源裝置”項目落地東莞,實際上只是眾多科創項目落地大灣區的一個縮影。

數據顯示,目前,廣東已初步構建了以10家省實驗室、30家國家重點實驗室、430家省重點實驗室、20家粵港澳聯合實驗室、4家“一帶一路”聯合實驗室等組成的高水平多層次實驗室體系。

與此同時,為了構造世界級“人才灣區”,營造優良人才生態,廣東近年來也在大力創新人才體制機制,通過“引才”機制來激發科創產業的發展活力。

比如,取消港澳居民在粵就業許可,推進大灣區職稱評價和職業資格“一試多證”,建設“1+12+N”港澳青年創新創業孵化基地。完善港澳居民在粵參保政策,實現社保卡加載金融功能跨境使用,港澳居民在粵參加養老、失業、工傷保險27.92萬人次。推進粵港澳高校合作辦學,搭建多種平台鼓勵港澳青年到內地就讀、就業、生活,為人才跨地區、跨行業、跨體制流動創造便利條件,大力引進高層次、國際化人才共同建設大灣區。

而這一系列創新舉措為科技創新領域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支撐。截至目前,大灣區創新能力已連續5年位居全國首位,深圳—香港—廣州科技集群位列全球第二,科創企業蓬勃發展,區域內高新技術企業總數達5.61萬家。

但值得注意的是,儘管科創技術得到了推進,仍有不少專家指出,粵港澳大灣區離科創產業的高質量發展仍有不少的差距。

“關鍵原因是大灣區發展時間不夠,技術是需要時間積累的,很多產業從無到有尚需時間,更不用說從有到優了。產業在發展過程中,為了提前切入賽道,往往會依賴國外技術能力的購買,從依賴外部技術供應,到獨立自主是需要時間的。”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盤和林告訴記者。

海南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梁海明也指出,大灣區對基礎研究的投入力度不足,也是製約大灣區科創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因素之一。“大灣區多個城市由於產業發展重規模輕基礎,重投資輕研發,研究考核重論文數量輕質量等原因,導致當前基礎研究以跟蹤為主,缺乏原創性和引領性研究,且基礎研究投入力度不足(不到10%),低於如美國舊金山、日本東京灣等灣區的基礎研究經費高達15%至30%的占比。”

對此,盤和林認為,可以通過以產學研融合方式,以科研院校資源,支援市場主體創新。“技術的積累要依託於市場主體,要採取激勵的方式,讓市場主體主動研發,攻堅克難,來推動科創產業的高質量發展。”

梁海明則指出,可以通過加大基礎研究的投入力度,來實現科技創新的高質量發展。“基礎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頭,建議可通過成立相關基礎研究高等研究院,重點推進數據科學、機械人與自動化系統、人工智能、先進材料等新興和前沿領域的研究。以及通過該基礎研究高等研究院,加強與灣區內的著名大學開展研究項目合作、學術交流,互相促進。還有通過加強招商引才等舉措,讓科學家們能更安心地在基礎研究方面進行自由探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