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 美聯儲加息“外溢效應”幾何

2022年03月31日00:49

  邵宇指出,美元債務敞口比較大的新興經濟體更容易受到美聯儲加息的衝擊。

  當地時間3月29日,受俄烏會談取得進展的消息影響,國際油價、芝加哥期貨交易所主要農產品集體下挫。其中,美國紐約商品交易所5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震盪收跌,下跌1.62%,報104.24美元/桶。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小麥5月合約收跌4.04%,報10.1425美元/蒲式耳;大豆5月合約收跌1.28%,報16.43美元/蒲式耳;玉米5月合約收跌2.97%,報7.2625美元/蒲式耳。

  此前,地緣局勢潛在風險引發市場對供應的擔憂,不斷推高全球能源、糧食等大宗商品價格。今年迄今,紐約商品交易所的輕質原油期價累漲42.06%;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的小麥、大豆和玉米期價分別累漲31.5%、22.42%、23%。

  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抬升全球通脹及通脹預期。在高通脹壓力等因素作用下,美聯儲已啟動加息週期,首次加息25個基點。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曆次美聯儲加息週期來看,為預防和緩衝美元走強造成的資本外流、貨幣貶值、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等問題,新興經濟體通常會提前或者同步加息,並且往往加息力度更大。

  去年3月,巴西央行打響新興經濟體加息“第一槍”。自那時至今,墨西哥、秘魯、智利、阿根廷等拉美國家陸續進入加息通道,在收緊貨幣政策方面跑在全球前列。

  王有鑫指出,拉美國家曆史上經曆過惡性通脹之苦,通脹問題不僅是經濟問題,同時也是關乎民意的政治問題和民生問題,因此,這些國家對通脹更為“敏感”,在通脹水平持續高於官方目標區間以及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背景下,雖然經濟複蘇前景仍面臨挑戰,但更傾向於快速和激進地“被迫”提高借貸成本。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不同新興經濟體在加息節奏上有所差異,主要源於通脹上升速度的不同,而通脹水平又直接與應對新冠疫情、全球供應鏈斷鏈衝擊的經濟韌性相關。

  當前,俄烏局勢仍具有不確定性。邵宇指出,如果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或保持高位,那麼,資源型新興經濟體可運用的財政資源相對充足,對美元撤出的抗風險能力可能強於製造型新興經濟體。此外,美元債務敞口比較大的新興經濟體更容易受到美聯儲加息的衝擊。

  新興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

  近一週以來,多個新興經濟體央行又有新動態。當地時間3月24日,墨西哥央行將基準利率上調50個基點至6.5%,致力於促使通脹率回落至趨近3%的目標水平。同日,南非央行將基準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4.25%,為連續第三次加息25個基點。3月22日,阿根廷央行將基準利率上調200個基點至44.5%。

  3月18日,俄羅斯央行宣佈將基準利率保持在20%的水平。俄央行稱,後續貨幣政策將根據通脹及通脹預期、經濟發展、國內外形勢帶來的潛在風險、金融市場等情況進行相應調整。此前,由於地緣局勢帶來的潛在風險,俄羅斯央行於2月28日大幅加息1050個基點,將基準利率從9.5%上調至20%,旨在維持金融穩定、防止物價失控。自2021年3月23日至今,俄羅斯已連續加息9次、共加息1525個基點。

  在亞洲地區,印度央行仍然保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把回購利率、逆回購利率分別維持在4%、3.35%。土耳其央行自今年1月以來一直將基準利率維持在14%,此前自2021年9月至12月連續4次逆向降息共500個基點。

  “不同新興經濟體是否加息以及加息的節奏受到經濟增長態勢、通脹走勢、政府對貨幣政策的立場等多重因素影響。”王有鑫稱。

  整體來看,新興經濟體中,為了抑製高企的通脹,拉美國家加息速度較快。其中,巴西自2021年3月至今連續9次加息,共加息875個基點;墨西哥自2021年6月至今連續7次加息,共加息250個基點;秘魯自2021年8月至今連續8次加息,共加息375個基點;阿根廷自2022年1月至今連續3次加息,共加息625個基點。

  官方數據顯示,巴西、墨西哥、秘魯、阿根廷的通脹水平持續高企,今年2月年化通脹率分別為10.54%、7.28%、6.15%、52.3%,均高於其官方目標水平上限。“在全球經濟體中,拉美國家承受更高的通脹壓力。”王有鑫表示。

  他對記者分析,從經濟結構來看,拉美國家工業基礎較為薄弱,生活必需品等主要依賴進口,全球供給瓶頸和物流受阻導致這些國家面臨更大的通脹抬升壓力。從全球貿易分工來衡量,歐美國家主要是消費國,亞太地區主要是工業生產國,拉美和中東國家多為大宗商品原材料出口國,基於此,歐美需求回升和全球商品價格上漲對拉美國家國內通脹具有更高的傳導效應。

  “相較之下,亞太工業生產國和貿易順差國由於工業基礎相對較好,產品供應相對充裕,通脹壓力較小、經濟複蘇較好,一季度除日本外的亞洲經濟體CPI增速約在2.2%左右,控通脹的壓力較小,因此貨幣政策空間較大。”王有鑫指出。

  粵開證券宏觀分析師方堃認為,未來,輸入性通脹壓力大、對外部門經濟增長快、彙率貶值大以及外債償還規模高的國家預計將更激進地收緊貨幣政策。

  方堃進一步解釋,高油價會推高智利等石油消費國的進口成本,抬升這些國家的輸入性通脹壓力,進一步推高國內物價水平,從而強化收緊貨幣的必要性;對於墨西哥、哥倫比亞等石油出口國,其對外部門經濟增長快,出口提振經濟,在一定程度上對快速加息提供支撐;地緣衝突下俄羅斯、烏克蘭、波蘭等東歐國家今年本幣彙率出現大幅貶值,為減緩資本外流、增加國內資產的吸引力,未來預計會繼續加息;對於阿根廷等短期外債到期壓力大的國家,由於外彙儲備不足以償付短期外債,也將被迫持續採取緊縮政策。

  美聯儲加息溢出效應幾何

  本月早些時候,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25個基點,並預計在接下來的會議繼續上調,且資產負債表縮減最早將在5月開始。

  那麼,美聯儲加息對新興經濟體有何衝擊?方堃告訴記者,今年美聯儲加息會通過多渠道對新興經濟體造成衝擊,可能引發彙率貶值、 貿易收縮、外債違約、資產價格大跌、經濟增長轉弱五大風險。

  “考慮到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等因素,隨著美聯儲持續加息,全球資金流入新興經濟體將繼續放緩,不過,不同新興經濟體受美聯儲加息外溢效應的衝擊程度不一。”方堃稱,經濟脆弱的新興經濟體將面臨資本流出壓力,流動性收緊疊加高通脹將導致新興市場債券受資本流動的衝擊更大,國內經濟穩定、國際收支穩定的新興經濟體面臨的壓力相對較小。

  具體來看,對外融資需求高、貿易財政“雙赤字”的新興經濟體,如土耳其和阿根廷等,未來將面臨更大的國際收支與彙率貶值壓力。

  方堃解釋,土耳其是典型的石油淨進口和消費國,美聯儲加息後,全球需求放緩導致貿易收縮,疊加高油價會加大淨進口國的貿易赤字,土耳其資本流出壓力大。而阿根廷面臨的主要問題仍是外債,雖然大豆等農產品出口價格上漲推動貿易增長,但外彙儲備仍在耗盡,阿根廷仍將處於低增長和不確定的環境中,受到美聯儲加息導致資本外流的衝擊會更大。

  王有鑫指出,拉美國家與美國經濟關聯度較高,對美國資本依賴度較大,且資本開放度較高,未來,這些國家不可避免地會面臨資本外流、彙率貶值的壓力。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數據,目前美元債務占GDP比重最高的新興經濟體主要為阿根廷、土耳其、智利、哥倫比亞等國家,多以拉美國家為主。

  從上一輪貨幣緊縮週期來看,美聯儲啟動加息週期帶來的潛在風險集中在加息的第一年。王有鑫表示,由於市場情緒以及貨幣政策環境變化導致全球避險情緒發生逆轉,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面臨資本回流壓力。隨著市場主體適應變化、有了更加穩定的預期,跨境資本流動會逐漸穩定,對新興經濟體的衝擊會逐漸減弱。

  不過,王有鑫補充,相較以往,當前全球流動性規模更大,跨境融資幣種更加集中於美元,私人財富和跨境證券投資不斷增配高波動的股市資產,加之新冠疫情以及地緣局勢的持續影響,未來一段時間,全球金融市場的高波動性與高聯動性會更加凸顯。

  (作者:舒曉婷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