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棉價持續走高 國內紡織企業謹慎接訂單

2022年03月30日00:55

在需求提振、主產區乾旱等因素的影響之下,美國棉花價格(ICE期棉)持續上漲。

據中國棉花網消息,ICE期棉上週五(3月25日)漲停,截止到下午收盤,價格已站穩140美分,創近11年高位。這已經不是美棉價格近期第一次創下新高,近半年以來,美棉價格屢次突破2011年7月以來的價格高位。

不僅僅是美棉,印度棉花也走勢強勁,近期在持續高位震盪。

在國外棉花價格的拉動之下,國內棉花價格走勢也不弱。3月以來,鄭州商品交易所一號棉花主力(CFM)走出了一波小幅上漲行情,價格在21000-22000元/噸左右盤旋。

如果把時間線拉長,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的這一輪國內棉花價格上漲,已經從最低不超過11000元/噸上漲至今,上漲幅度超過50%。

“全球棉花市場在印度棉花減產事實發酵和美棉逼倉的背景下,無視消費端的利空,延續上漲。”中信建投期貨軟商品研究員吳新揚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高棉價衝擊下,導致紡織利潤快速走低。

江蘇勵強紡織品有限公司老闆吳誌祥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棉花的持續漲價,對於企業成本的衝擊很大。“一些訂單剛剛接下來,棉花價格一漲,企業就不賺錢,甚至虧損。經過這一輪棉花價格的上漲,我們現在接訂單也很謹慎。”

棉花價格為何“漲不停”?

3月下旬,農業農村部發佈2022年2月農產品供需形勢分析月報。2月份,國內棉價繼續上漲,國際棉價環比上行。

其中,美國農業部(USDA)調減全球棉花產量,調增棉花消費量,疊加美棉簽約和裝運數據轉好等因素的支撐,2月份Cotlook A指數(相當於國內3128B級棉花)月均價每磅138.79美分,環比漲5.1%,同比漲49.6%。

3月份,國際棉花價格上漲並未止步,尤其是美棉價格屢創新高。

浙商期貨研究中心農產品研究員萬曉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美棉、印度棉本年度因為出口強勁、減產炒作、供應偏緊、庫存下降等,而下年度其產量又有不利天氣、高價化肥、作物競爭等因素的支撐,所以美棉、印棉等國外棉花價格連續創下新高,並且帶動了國內棉價的偏強運行。

“一季度外棉價格明顯要強於國內棉花價格,外棉上漲一定程度支撐鄭棉價格重心上移,目前內外棉價差倒掛明顯。”萬曉泉表示。

然而,目前國內棉花下遊訂單並不旺盛。

農業農村部在上述月報中指出,據中國棉花網調查,當前下遊企業新增訂單較少,原料補庫以剛需少量採購為主,市場普遍對後市行情持謹慎態度,但在收購成本高企、大宗商品價格走高等因素共同作用下,國內棉價仍有較強支撐,預計短期國內棉價高位震盪。

“目前紡織行業其實是處於春季小旺季,但是就表現來看,內銷與外貿均有所承壓,訂單情況不及往年同期,而紡織成本因高棉價而居高不下,所以紡織企業目前經營壓力較大,產成品庫存增加,原料去庫存意願較強,開機率下調。”萬曉泉表示。

那麼,為何棉花仍然走勢強勁?

中原期貨在3月28日發佈的研報中引用一位市場人士觀點指出,國內鄭棉重心上移是美棉需求好帶動的,但實際上各國下遊需求都不好,工廠是隨用隨買,不敢大量補庫,而且裝運問題也沒解決,導致短期需求比較迫切。一旦物流恢復正常,進口國庫存增加,市場就是另外一番景象,現在更多的是一種“虛假繁榮”。不過,在超高通脹的影響下,ICE棉花難以深跌下去。

吳新揚指出,從國內來看,棉市僵局延續,上遊軋花廠因持有高成本資源而採取惜售策略,而下遊紡織業因低利潤和弱訂單,維持隨買隨用策略,導致國內皮棉走貨偏慢。與此同時,中國仍是美國棉花當前年度主要買家,隨著棉花進口滑準稅配額髮放,中國未來進口端的邊際增量值得期待。

紡織企業利潤受擠壓

目前來看,這一輪棉價上漲,更多是由供給面而非需求面主導的。在棉價持續上漲的背景下,紡織服裝企業利潤受到擠壓。

吳誌祥指出,目前棉花占企業的成本比重持續提升,以前占成本的比重在50%-60%之間,現在要占成本比重70%以上。“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對衝棉花價格上漲,因為棉價可能現在在漲,但提前備好料之後可能又出現下跌,沒有辦法預計。”

他指出,企業現在接單很謹慎,會和客戶溝通成本漲價的問題。比如說,如果棉價上漲在企業可以承擔的範圍內,為了維護客戶資源,會幫助客戶承擔這一漲價的成本。但是如果漲得太多,企業就無法承擔,可能會和客戶討論怎麼處理漲價的問題,比如說各承擔一半的漲價成本。

“所以,別看去年的訂單很紅火,但其實企業沒賺到什麼利潤。”吳誌祥說。

吳新揚指出,在棉紡產業鏈各環節中,供需矛盾在2021年集中凸顯,進而引發牛市的爆發,利潤自下而上傳導。從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9月前,國內整條棉紡產業鏈利潤比較不錯。

但是,吳新揚認為,目前高棉價衝擊下,導致紡織利潤快速走低。縱觀全球,服裝類CPI同比增速往往低於全商品服務類CPI的同比增速,且常年處於2%以下增速,決定了整條產業鏈的盈利水平相對有限,成本上漲對最終端消費者傳導的動力較弱,所以棉紡產業鏈的利潤大概率會出現均值回歸。

對於中國紡織服裝企業來說,還面臨另外一個問題:外貿訂單分流。中原期貨在上述研報中指出,隨著東南亞復工復產加速,外單分流現象凸顯。據中國棉花網調查,約七成左右的棉紗、棉布企業訂單環比、同比均下降。

在棉價上漲的背景下,企業也在尋找對策。吳誌祥表示,企業開始減少棉的用量,會選擇生產滌綸、黏膠、人造棉等產品。雖然化纖原料也在漲價,但整體漲得不算多。

這或許會進一步影響棉的需求。萬曉泉認為,從2022年來看,國內和國際棉花價格都可能出現一定調整,但調整幅度需關注後續新棉種植情況及產區天氣情況。

萬曉泉表示,需求方面,在全球疫情、國際局勢影響下,以及在宏觀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預計紡織品服裝需求亦難以有較好表現,需求不佳將繼續壓製棉價,預計棉價將逐步調整,但是新年度棉花種植生長情況形成新的不確定性。

吳新揚表示,去年收穫季的上漲,給予全球棉農充分的棉花種植意願,隨著北半球逐漸進入春播時期,以及南半球巴西快速種植,擴種預期正在落地。但從種植到最終的收穫,天氣和肥料扮演關鍵“角色”,作為重要的棉花出口國,美國正在面臨乾旱條件惡化的局面,棄種率和單產可能對衝面積增長幅度。

“此外,目前訂單不及預期,國內紡織業‘金三銀四’落空。不過一旦訂單情況出現邊際性回暖,低原料庫存可能引發紡織業出現被動補庫行情。”吳新揚表示。

(作者:陳潔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