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成了大英“國癮”嗎

2022年03月30日14:30

【賭博成了大英“國癮”嗎】英國《旁觀者》週刊3月26日文章,原題:賭博成了大英“國癮”嗎?

14歲那年,父親帶我去彩票店鼓勵我下一注。我以為他是想向我展示賭博毫無益處。我押注了一匹名叫“馬魯夫”的馬,賠率為1賠66,結果它輕鬆取勝。父親一邊遞給我贏得的錢,一邊半開玩笑地說:“我覺得我剛剛毀了你的品性。”他一語成讖,我總是把之後的每次下注和這次獲勝聯繫在一起。

隨著英超、零售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異軍突起,英國博彩業出現爆炸式增長。正如羅布•戴維斯在《頭獎:賭博如何征服英國》一書中所言,該行業“將自己嵌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認為,英國“發現自己已被賭博捆綁”。

雖然大部分博彩在英國屬於非法,但該國賭徒每年損失約140億英鎊,相當於非洲國家布隆迪GDP的4倍。博彩現在已經主導英國的體育運動,尤其是足球,正如英國博彩公司Sky Bet的陰險廣告所說:“押了錢,就變得更重要了。”我們幾乎對每種人類活動下過註:電視真人秀、歐洲電視歌唱大賽、政治、金融市場,甚至俄烏軍事衝突。

賭博是一種病,或許是一種精神病,許多人成為“癮君子”還不自知。幾乎在每一種設備上都能下載賭博應用程序,而且對大部分賭徒來說,下注和投資幾乎沒有區別。戴維斯坦言,“我們沒有任何可靠的手段來衡量(賭博對英國)正在造成的損害”。在這個國家,與賭博有關的自殺現象以及承認賭博上癮的人都在增多。賭博是惡習,但與酗酒或濫用毒品不同,賭博受害者往往不會表現出任何與其破壞性行為有關的外在跡象。

縱觀英國博彩業曆史,國家的各種立法都擴大而非限制了賭博造成的傷害,比如《2005年賭博法案》幾乎沒有阻止放鬆管製的趨勢,畢竟政府可以通過強大的網絡博彩徵收更多的稅。

戴維斯說:“我能接受賭博作為一種休閑消遣在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但博彩廣告在體育、網絡和電視上的盛行令人震驚。”他認為政府試圖與該行業合作,並將“責任推到賭徒身上”。帕特里克•福斯特曾是頗有天賦的板球運動員,但他的人生已經被賭博毀了。他大學時迷上賭博,起初大贏了一把,後來這種習慣失了控,他欠下巨債,從能找到的每個人那裡借錢或偷錢。在2018年賭馬投注5萬英鎊失敗後,他差點自殺。這是多麼令人恐懼的經曆,足以使瘋狂的賭徒三思而後行。可是,當英國年度國家賽馬大賽即將到來時,我依然看好一匹名為“野狗多拉”的賽馬,它的賠率為1賠50。▲(作者弗萊迪•格雷,王會聰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