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沒開始戒糖,猴子先“卷”起來了

2022年03月27日10:50

  來源: 原點閱讀

  如果你去社交媒體上搜索“戒糖”,瞬間就能檢索出成千上萬“戒糖好處”、“戒糖攻略”“戒糖三十天對比”的博文。

  戒糖有助於保持好的身材,還有助於延緩衰老。如果要細數現在流行的養生方式,“戒糖”絕對算是其中之一。

  然而,不只人類忙著戒糖,連猴子也開始實行戒糖計劃,就從不吃香蕉開始。。。。。

  2014 年,《衛報》 (The Guardian)報導,英國佩恩頓動物園(Paignton Zoo)從猴子的食譜里拿掉了香蕉,代之以綠色蔬菜和樹葉。

  管理方解釋說, 水果的養分不均衡,糖分多,纖維素少,讓猴子吃太多香蕉, 就像小孩拿蛋糕、巧克力當飯一樣,有礙健康。

  猴子對此可能有些意見,但它們又不是小孩子,不管怎樣鬧,人們也不會心軟。

  樹葉當主菜,香蕉當點心

  猴子吃香蕉有礙健康,很多人聽到這裏會無法接受。從老祖先孫大聖開始,猴子吃水果不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嗎?香蕉不是健康食品,難道還是垃圾食品不成?

  要知道猴子為什麼不該吃太多香蕉,首先要理解猴子的健康飲食標準。

  靈長目動物的食譜各式各樣:一些保留原始特徵的小猴,比如眼鏡猴屬(Tarsius spp。),85% 的食物是昆蟲。獅尾狒狒(學名 Theropithecus gelada) 幾乎只吃草。倭狨( 學 名Cebuella pygmaea)咬破樹幹,舔食流出來的樹汁,順便捕捉被樹汁吸引過來的昆蟲。金竹馴狐猴(學名 Hapalemur aureus)更奇怪, 它的主食是一種大型竹子( 學 名 Cathariostachysmadagascariensis),含有劇毒的氰化物,它每天攝入的氰化物, 是同等大小動物致死量的 12 倍。

  大多數靈長類的食物里,都包含大量纖維素含量高、營 養價值低的植物莖葉。這是人類和猴子食譜最基本的不同。

  疣猴亞科(Colobinae)的金絲猴和葉猴,擁有巨大的胃(容量可以達到3升),裡面居住著眾多的共生微生物。雖然四肢苗條, 但是這些猴子看上去還是像有啤酒肚。

  微生物可以分解纖維素,幫助猴子消化樹葉、樹枝,還有金絲猴的特色菜“鬆蘿”,這是一種長在樹枝上的地衣, 貌似掛在樹上的白鬍子。從這方面來看,猴子的胃更像是羊而不是人。

  廣西南部的珍稀動物白頭葉猴(學名 Presbytis leucocephalus),食譜里有 42 種植物,即使是在果實成熟的 7— 8 月,它的食物也只有 35% 是果子,其餘幾乎都是樹葉。

  人的腸胃體積小,構造簡單,只能接受容易消化的,“細緻” 的食物,對我們來說,香蕉算是高纖維,對猴子來說就是“細膩絲滑”,跟巧克力差不多。猴子的高纖維食物,比如樹葉青草, 我們根本無法入口,只能做床墊。

  澱粉雖好,貪多有危險

  也有一些東西,是我們經常吃,但猴子不能隨便吃的。孫悟空離開花果山之後,從吃桃子改成吃米飯。雖然靈長類都具有消化澱粉的能力,但我們在這方面要超出其他猿和猴子。

  人類有好幾個製造唾液澱粉酶的基因,而黑猩猩只有兩個。澱粉酶基因越多,消化澱粉的能力也就越強。動物園里猴子的夥食,確實會包括一些穀物和薯類,但 必須控制好量,不能太多。對於主食是樹葉的猴子來說,食用太多澱粉,破壞了胃里微生物的“生態平衡”,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糟糕的是,對猴子有害的東西,偏偏也有非常大的誘惑力。澱粉和糖都含有很多的能量,植物不會無緣無故浪費能量,在自己的組織里堆積糖或澱粉,把樹幹變成麵包,樹葉變成餅乾。寶貴的澱粉和糖,要不然是作為植物生長所需的“儲備糧”,存放在種子和地下根、莖里,用毒素和硬殼嚴密保護起來,要不然是作為零星的“紅包”,以花蜜、果肉的形式, 獎勵傳播種子或花粉的動物。自然環境里,富含糖和澱粉的食物,都是難得的珍品。動物吃到之後,可以享受豐富能量帶來的好處,又很少有機會吃得過量。

  大多數靈長類動物,都進化出了對於高能量食物, 特別是對糖的強烈偏愛。喜歡吃甜食對它們是有益的。到了人類世界里,蛋糕、點心唾手可得,即使是香蕉、 白薯這樣的“天然”植物組織,也經過人工選擇變得果實更大, 糖分更多,纖維素更少。這時,嘴饞就成為一個缺點了。

  日本大阪的奧哈馬公園(Ohama Park)里,雖然有“禁止投喂動物” 的警告牌,獼猴(學名 Macaca mulatta)還是因為遊客喂給的零食,胖得一塌糊塗,有的猴子體重達到了 20 千克(正常的獼猴只有 7.7 千克重)。

  2012 年,北京動物園有一隻川金絲猴(學名 Rhinopithecus roxellana)死於急性胃病。具體病因不明,但有一件事值得注意:在金絲猴展區,有很多遊客喂猴子,有人把東西高高扔起來, 越過鐵絲網,還有人把玻璃展窗的接縫弄開,把食物遞過去。遊客以為只是“玩耍”的舉動,對世界僅存幾千隻的珍稀動物, 卻可能是致命的危險。

  作者:陶雨晴

  部分圖源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編輯:張潤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