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薩德11年來首訪阿拉伯國家,敘利亞何時重返阿盟懷抱?

2022年03月25日13:49

  澎湃新聞記者 喻曉璿

  “我們從未放鬆過彼此的擁抱。過去,只是結冰了,現在,夏天再次來臨,冰已融化。”一位現居杜拜、一直在幕後促成敘利亞與阿聯酋交往的前敘利亞部長級人物近日對媒體感歎道。

  3月18日,阿薩德訪問阿聯酋並與阿布紮比王儲穆罕默德舉行會談。阿聯酋通訊社(WAM)發佈的一段視頻顯示,多年未在公開場合見面的阿薩德和穆罕默德一起站在敘利亞和阿聯酋的國旗前,相談甚歡。根據敘利亞總統府發表的聲明,阿薩德此行還會見了阿聯酋副總統兼總理、杜拜酋長阿勒馬克圖姆。

阿薩德與穆罕默德會面。 阿聯酋通訊社(WAM)圖
阿薩德與穆罕默德會面。 阿聯酋通訊社(WAM)圖

  自2011年敘利亞爆發戰爭以來,阿薩德僅對俄羅斯和伊朗兩個友好盟國進行過訪問,此次訪問是11年來阿薩德首次訪問阿拉伯國家,被認為具有曆史意義。

  作為美國在中東“名義上的”盟友,阿聯酋接待阿薩德的行為令之不快。美國國務院強烈譴責阿薩德的阿聯酋之行,並指責阿薩德試圖通過此次訪問使其政府合法化,表示對此“深感失望和困擾”。

  隱秘角落的擁抱

  儘管美國對這次訪問表現得大為震驚,但敘利亞與阿聯酋的關係回暖早有苗頭。事實上,即使在敘利亞國內交戰正酣時,阿聯酋也選擇與敘利亞保持著相對開放的關係。

  據總部位於倫敦的新聞網站“中東之眼”報導,敘戰火猛烈之時,阿聯酋一直為阿薩德的核心圈子提供前來避難的定期航班。2012年,在時任敘利亞副總參謀長兼國防部副部長——阿薩德的姐夫阿塞夫·肖卡特遇襲身亡後,阿聯酋成為了阿薩德姐姐布莎拉的半永久居所。

  在經曆了動盪的時日後,敘阿關係走出隱秘的角落,並無視美國壓力,開始蓬勃發展。2018年時,阿聯酋外交與國際合作部長阿卜杜拉就已經承認,切斷與敘利亞的外交關係並將其驅逐出阿拉伯國家聯盟是一個“重大錯誤”。2018年年底,關閉了7年的阿聯酋駐敘利亞大使館重新開放,阿聯酋外交部稱,重開駐敘使館旨在促使“兩個兄弟國家”關係正常化。

  去年10月,阿卜杜拉率團訪問敘利亞並與阿薩德會面,強調阿聯酋支持敘利亞“為終結危機、鞏固穩定局面和滿足民眾願望的一切努力”。今年3月早些時候,杜拜酋長阿勒馬克圖姆參觀了敘利亞在2020年杜拜世博會的展位,還在社交平台上表達了敘利亞文化對阿拉伯世界和世界文明的重要性。阿聯酋《國民報》報導稱,在2019年出版的一本自傳中,阿勒馬克圖姆就曾提及自己與阿薩德多年前建立起的友誼,他還欽佩地寫下了阿薩德年輕時建設敘利亞的滿腔熱情。

  阿勒馬克圖姆在推特上發佈了自己參觀杜拜世博會敘利亞館的照片,稱讚敘利亞文化對伊斯蘭文明和世界文明的重要性。

  敘利亞經濟學家阿穆爾·侯賽因則指出,儘管2012年至2018年敘利亞與阿聯酋的交往顯得“冷淡”,但今天兩國關係仍然牢固。他指出,得益於阿聯酋的非歧視性政策,許多敘利亞的主要商業和政治家族移居該國,同時他們也保留了在敘利亞的根基。“今天,隨著衝突走向終結,阿聯酋可以為敘利亞經濟重返區域和全球貿易提供渠道,也能在敘利亞重建當中助一臂之力。”

  一些敘利亞和阿拉伯分析人士認為,阿薩德此次前往阿聯酋的原因主要出於經濟目的。據埃及《金字塔報》報導,阿薩德可能要求阿聯酋立即以小麥、大米、食用油和糖的形式提供糧食援助,因為敘利亞目前的庫存只夠維持三個月,之後數百萬敘利亞人將遭受嚴重的糧食危機。

  敘利亞反對派談判委員會的一名成員則對《金字塔報》稱,阿薩德政府擔心歐美會像最近對待俄羅斯那樣凍結或沒收敘利亞政府關鍵人物在世界各地的資產,敘政府可能正在考慮將資金轉移到“避風港”——阿聯酋。

  阿聯酋架起溝通橋樑

  在2018年阿聯酋駐敘利亞大使館重新升起阿聯酋國旗時,阿外交部曾表示,重開駐敘使館將推動阿盟為支持敘利亞的獨立、主權、團結和安全發揮作用,防範“地區勢力幹預阿拉伯國家事務”的風險。這種“風險”特指伊朗,而伊朗在敘利亞內戰期間支持阿薩德政府,幫助阿薩德在政治、軍事和宗教上維持了力量平衡。

  但在中東和解的大背景下,對於阿聯酋對敘利亞採取的態度,伊朗表示了讚賞。就在阿薩德訪問阿聯酋幾天后,伊朗外長阿卜杜拉希揚抵達敘利亞訪問。“一些阿拉伯國家開始與敘利亞(關係)正常化了,我們對此滿意,也表示歡迎。”阿卜杜拉希揚在大馬士革機場的講話中表示。但與此同時,他也強調了伊朗與敘利亞“身處一個戰壕”的共同立場。

  去年12月6日,阿聯酋國家安全顧問塔農·阿勒納希安訪問伊朗,這是阿聯酋2016年降低與伊朗外交關係級別以來首個訪伊的高級官員,這一罕見訪問也被視為兩國關係開始解凍的信號。巧合的是,就在同一日,敘利亞外長梅克達德也抵達了伊朗,與伊朗總統萊西會面。

  通過政要間的互訪,阿聯酋在某種程度上也搭建起了一個讓敘利亞與戰場對手土耳其對話的渠道。從去年起,土耳其開始向阿聯酋拋出橄欖枝,希望修補惡化多時的關係。今年2月,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感染新冠剛剛痊癒後就訪問了阿聯酋。

  有分析認為,敘利亞成功利用了庫爾德問題,通過阿聯酋的安全機構對土耳其施加壓力。據總部位於倫敦的沙特媒體《中東報》3月21日報導,消息人士稱,土耳其正在從敘利亞撤出部分兵力,部署在敘西北部緩衝區的約400名土耳其士兵將被重新部署至伊拉克,與庫爾德工人黨作戰,這是撤離敘利亞的第一批土耳其部隊的一部分。

  何時重返大家庭

  在外部矛盾開始緩和的同時,擺在檯面上的是如何解決阿拉伯國家之間的內部矛盾,外界關注的重點在於,被踢出阿盟的敘利亞何時可以重返大家庭。

  “與敘利亞的關係是恢復區域秩序的根本,敘利亞因十多年的戰爭而四分五裂,也迫切需要加強在阿拉伯世界的作用和存在。”阿聯酋英語報刊《海灣新聞》3月21日發表的一篇社論中強調,抵製阿盟創始成員國敘利亞無助於和平解決危機。

  就在阿薩德結束阿聯酋訪問後,阿聯酋阿布紮比王儲穆罕默德緊接著就前往埃及沙姆沙伊赫與以色列總理貝內特及埃及總統塞西舉行了三方峰會。據《今日以色列》報導,三方峰會討論了敘利亞重返阿拉伯聯盟的可能性,以及這種局勢對以色列及地區的影響。

  《今日以色列》分析稱,以色列依然拒絕阿薩德為敘利亞的合法領導人,但以色列的最高利益是讓伊朗軍隊撤出敘利亞,憑藉著以色列與阿聯酋日漸緊密的良好關係,可以促進雙方在這一問題上的協調活動。但還應指出的是,以色列判斷阿薩德政府被阿盟重新接納仍然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目前尚處於早期階段,尚未確定未來如何應對。

  2011年11月,阿盟凍結了敘利亞的成員資格,半年後,阿盟將敘利亞的席位交給了敘利亞反對派組織“敘利亞革命和反對派力量全國聯盟”,該組織作為敘利亞代表出席了2013年與2014年的阿盟會議。但自那之後,由於各成員國意見的分歧,該組織沒有再被邀請參會。

  今年3月6日,阿盟秘書長艾哈邁德·阿布·蓋特會見了“敘利亞革命和反對派力量全國聯盟”代表,會後阿盟發表聲明稱,需要將敘利亞的席位移交給“敘利亞人民的合法代表”,並再次強調了政治解決方案的重要性。但3月10日,艾哈邁德·阿布·蓋特表示,關於敘利亞是否能夠重返阿盟,各國尚未達成共識。

  但埃及政治社會學家賽義德·薩德克近日對“美國之音”稱,定於今年11月在阿爾及利亞舉行的阿盟峰會預計將考慮將敘利亞的席位歸還給阿薩德政府。薩德克表示,阿爾及利亞總統特本曾前往開羅討論敘利亞在阿盟的席位問題,敘利亞的地位可能會改變。

  對於敘利亞問題的最新進展,美國憤怒而無能為力,忙於與西方國家對抗的俄羅斯可能會鬆一口氣。與此同時,伊朗、土耳其和以色列將繼續保持謹慎和警惕,敘利亞反對派則感到沮喪而失望。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阿拉伯媒體觀察到,阿薩德此訪並非一次正式訪問,雙方沒有舉辦儀式、招待會和官方晚宴,也未事先對外宣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中東的新圖景正在繪製中,不久的未來將會有定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