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別“董監高”IPO前考試持續作弊?山東證監局通報

2022年03月23日16:33

  中新財經3月23日電 近日,山東證監局公開《關於轄區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輔導工作有關問題的通報》。通報顯示,個別接受輔導人員誠信缺失,在證券市場知識測試過程中不遵守考場紀律,更有甚者,在監管人員多次提醒、勸阻後仍不停止作弊行為。

  據上述通報,山東證監局對2015年以來輔導監管中發現的問題進行了梳理,發現部分輔導對象未能樹立正確的企業上市觀念,未能在申報前徹底解決影響發行上市的相關問題,仍存在帶病申報、搶跑占位的情形。

  具體來看,個別接受輔導人員未能牢固樹立進入證券市場的誠信意識、自律意識和法治意識。一是個別接受輔導人員誠信缺失,在證券市場知識測試過程中不遵守考場紀律,更有甚者,在監管人員多次提醒、勸阻後仍不停止作弊行為;二是個別接受輔導人員以社會地位高、工作繁忙為由不參加輔導培訓,或者在不符合免考條件的情況下申請豁免參加證券市場知識測試;三是個別輔導人員未能認真學習規範運作相關法律法規、業務規則,證券市場知識測試成績距合格線存在較大差距;四是個別接受輔導人員向輔導機構等中介機構提供資料不完整、不準確,如未按照《首發業務若干問題解答》要求向中介機構提供完整銀行賬戶信息、刻意隱瞞涉及輔導對象的違法違規行為等。

  部分輔導對象公司治理水平未顯著提升,仍然存在“三會”運作不規範、獨立性不強等問題。一是部分輔導對象“三會”會議記錄內容不完整,未記錄參會人員發言要點、缺席人員及委託人員參會等情況;二是部分輔導對象內審制度執行不到位,存在內審人員配備不足、內審程序不到位、工作不留痕等問題;三是發生關聯交易前,部分輔導對象未能按照議事規則要求及時提交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而是在申報前對報告期內關聯交易等議案進行集中補充審議,獨董、監事未能勤勉盡責,“三會”運作製衡作用弱化;四是個別輔導對像在人員、財務等方面仍存在獨立性不強問題,控股股東存在自動歸集輔導對象資金、參與輔導對象投融資管理、考核輔導對象高管、與輔導對象共用行政事務人員等行為。

  個別輔導對象未能充分評估、通盤考量股權變更對於發行上市的影響,導致上市申報工作陷於被動。一是個別輔導對像在報告期內調整股權結構,導致實際控製人發生變更,致使輔導對象不符合發行條件;二是個別輔導對象曆次股權變更未能履行相關部門的備案或審批程序,相關程序的補充完善佔用了大量時間、精力;三是個別輔導對象未能妥善解決股權代持、對賭協議等事項,企業股權結構穩定性受到影響,股權糾紛或潛在股權糾紛對企業申報產生了負面影響。

  在內部控製層面,“重制度建設、輕制度落實”的問題未完全杜絕,財務管理、資金支付、安全生產等關鍵內控環節不規範情形仍普遍存在。一是部分輔導對象輔導期內存在轉貸、無真實貿易背景票據融資、關聯方資金拆借、個人賬戶收款、第三方回款等財務內控不規範情況,個別輔導對像在首次申報審計截止日仍未完成不規範事項的整改工作;二是未嚴格按照資金管理權限對採購付款、費用報銷等事項進行審批,未嚴格按照存貨管理要求定期對存貨進行清查與盤點;三是安全生產、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內部控製存在缺陷,在報告期內甚至審核期間仍存在被行政處罰情形。

  部分輔導對象,在輔導期內存在會計核算工作不規範的情形。一是財務憑證不完整,或部分憑證要素不齊全,如收入確認憑證未附客戶驗收憑證、簽收單,簽收單無客戶簽章或簽收日期等;二是不相容崗位未完全分離,如出納兼任財務會計相關職責,參與記賬工作等;三是部分輔導對象存在減值計提不充分、成本費用核算不清晰、研發費用歸集不準確等核算問題;四是對輔導對象與關聯方之間的資金往來事項未進行賬務處理。

  部分輔導對象信息披露質量不高,主要有以下幾種情形:一是個別輔導對象隱瞞違法違規事項,輔導機構因核查工作不到位或缺乏有效核查手段未能及時發現;二是個別事項相關金額披露不準確,如審核問答要求披露的財務不規範情形涉及金額等;三是個別事項披露不完整,如關聯方和關聯交易、資產產權瑕疵等;四是選擇性披露,如對接受輔導人員涉及違法違規行為的相關工作經曆未予以充分披露等。(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