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植4顆牙花6萬多元,集采能否快速推動種植牙價格下調?

2022年03月21日06:11
在空軍軍醫大學口腔醫院,口腔預防科主任軒昆(左二)為黨雯琦(左三)做口腔診療。
在空軍軍醫大學口腔醫院,口腔預防科主任軒昆(左二)為黨雯琦(左三)做口腔診療。

  “種一口牙相當於買一輛寶馬”“種一口牙相當於在縣城買一套房”……種植牙價格讓人“望而卻步”的問題,一直備受關注。

  一段時間以來,心臟支架、人工關節等醫用耗材的國家集中帶量採購政策紛紛落地,降價效果明顯,期待通過集采降低種植牙價格的呼聲越來越高。

  種植牙費用貴在哪裡?集采能否快速推動種植牙價格下調?種牙費用整體降低還需要哪些政策支持?圍繞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調查採訪。

  種一顆牙為啥那麼貴?

  最近半年以來,35歲的梁媛種了4顆牙。“治療過程還沒結束,目前已經花了6萬多元。”梁媛坦言“種不起”。

  北京一家三甲口腔醫院的醫生黃偉介紹說,牙齒缺失問題的修復方案主要有3種,分別是種植牙、固定橋和活動義齒。“種植牙不僅外觀、使用壽命可以與真牙媲美,而且不損傷好牙,咀嚼口感也較好,所以備受患者青睞。”

  國海證券2021年發佈的《種植牙行業深度報告》顯示,我國種植牙數量增長迅速,2020年數量約達到400萬顆,銷量增長28.2%。

  記者致電北京多家公立和民營口腔醫院諮詢獲悉,單顆種植牙的報價平均在2萬元左右。

  北京大學口腔醫院口腔種植科教授林野介紹說,種植牙費用在國際上普遍較高,其成本構成一般包括4部分:種植體材料成本,種植醫生治療技術成本,修復體加工製作材料及技術成本,修復醫生治療技術成本。

  記者在一家口腔專科醫院的收費單上看到,單顆種植牙費用主要包括:第一階段手術部分,種植體2600元,癒合基台320元,種植手術費4500元;第二階段修復部分,修復基台1500元,技工費(牙冠製作)2450元,修復治療費4050元。

  不難發現,除了種植體等耗材費用,手術費和修復治療費等治療費用占了種植牙費用里的大頭。

  林野表示,公立醫療機構承擔著複雜解剖條件和疑難病例的種植治療,對種植專業醫生要求更高,一個專業口腔種植臨床醫生的培養週期通常需要10年以上,教育成本很高。在民營口腔醫療機構的運營成本里,醫生的人力成本和房租場地成本,一般也高於種植牙材料本身的成本。

  集采能否擠掉價格“水分”?

  近年來,藥品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改革不斷推進。此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逐步擴大高值醫用耗材集采覆蓋面,對群眾關注的骨科耗材、藥物球囊、種植牙等分別在國家和省級層面開展集采。

  “集采能夠整合採購對象的用量,由醫療機構進行申報總量,通過集中帶量採購,實現‘以量換價’。”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醫療保障和護理保障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員王豔豔向記者介紹說。

  種種跡象表明,種植牙離集中帶量採購越來越近了。

  去年11月,四川省藥械集中採購及醫藥價格監管平台發佈《關於開展部分口腔類高值醫用耗材產品信息採集工作的通知》,擬就部分口腔類高值醫用耗材信息進行採集。

  記者瞭解到,除四川外,目前浙江、寧夏等地也已陸續開展口腔醫用耗材曆史採購數據的填報工作,這些基礎數據將為地方集采試點提供依據。

  在2月11日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醫療保障局副局長陳金甫介紹說,國家醫保局從2021年初就開始部署,由四川組織省際聯盟,研究種植牙體集采規程,廣泛聽取了臨床、企業和各地意見,目前方案基本成熟。

  “從目前政策來看,種植牙集采中採購對象主要為種植體等耗材,集采能夠實現這部分費用的降低。”王豔豔說。

  林野認為,種植牙耗材納入集中帶量採購必然會提高採購資金使用效益,降低耗材成本,可能會降低部分品牌種植牙的治療費用,造福百姓。“但也要正確理解集采政策,避免百姓期望值過高。集采只針對種植體等材料成本,不涉及其他成本。如同心臟支架集采後,耗材成本約700元,但手術治療的總費用仍需要約2萬元。”

  此外,王豔豔還表示,目前種植牙市場主要以民營機構為主,其市場份額很大,但它們參加集采的意願尚不清楚,如果公立醫療機構的“量少”可能會影響其價格降低幅度。

  種牙價格整體下降仍需多方發力

  扶持優秀民族品牌種植體企業發展一直被視為降低種植牙價格的重要途徑。

  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廣州市政協副主席於欣偉也在建議中提到,打破種植牙耗材進口壁壘,加快國產品牌替代;加強產學研結合,鼓勵口腔科學與新興產業融合發展。

  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陳金甫也表示,集采通過公開透明的競爭方式,逐步完善以市場為主導的價格形成機制,引導企業加強質量,積極開展產品研發,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

  據瞭解,當前,我國市場上種植牙進口產品有50多個,國產品牌僅20個。

  黃偉向記者證實,國產種植體技術尚在起步階段,因為沒有經過長期臨床觀察和有效數據支撐,可靠性相對較弱,醫院很少採用國產種植體。

  “相對於進口種植體,國內品牌種植體註冊報批程序複雜,週期長,註冊至少需要3年時間,造成一些國內企業不願投資牙科產品,國產品牌產品偏少。”林野補充說。

  想要進一步降低種植牙價格,口腔科醫護人員的培養與供給也要盡快跟上。業內人士分析稱,隨著醫學人才隊伍不斷擴大,口腔醫療人才數量擺脫“貧瘠”、口腔市場的人才供需趨於平衡,才能逐漸降低治療成本。

  此外,王豔豔表示,我國目前正建立職工基本醫保門診共濟保障制度,面臨適度擴大個人賬戶支付範圍需求,可以考慮將種植牙費用由醫保個人賬戶進行合理支付,目前寧波已有試點。從長遠來看,種植牙保障可寄託於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中的商業保險,由商業保險開發合理產品進行保障。

  來源:張菁/工人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