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練:《相逢時節》陳昕兒讓人害怕,也讓人心疼

2022年03月16日19:38

她是電視劇《相逢時節》中“瘋狂”的陳昕兒,也是《大江大河》系列中有情有義的韋春紅。

她們的飾演者練練有時覺得,大家好像永遠記不住她是誰。後來,她釋然了,角色得到認可,不就是對演員最大的肯定嗎?

在熱播劇《相逢時節》中,練練飾演簡宏成(雷佳音飾)的前妻陳昕兒。受訪者供圖
在熱播劇《相逢時節》中,練練飾演簡宏成(雷佳音飾)的前妻陳昕兒。受訪者供圖

練練一直是個沒有“野心”的人,“在這個行業里,可能有些選擇更能博得眼球,或者得到更多名利,但對我來說:戲最大。這點一直都沒變過。”她喜歡這種“打破自我”的感覺,始終在尋求突破,雖然有時會面對“被選擇”,但她相信堅持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一定會遇到誌同道合的人。

——《相逢時節》——

陳昕兒太瘋狂,說服自己理解她

基於《大江大河》的合作,正午陽光在籌備電視劇《相逢時節》時,副導演很快就想到了練練。

在《大江大河》系列中,練練飾演敢愛敢恨、能屈能伸的韋春紅。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在《大江大河》系列中,練練飾演敢愛敢恨、能屈能伸的韋春紅。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相逢時節》中,重要的女性角色有三個,袁泉飾演的寧宥,羅海瓊飾演的簡宏成(雷佳音飾)姐姐。再一個就是簡宏成的前妻陳昕兒。陳昕兒是個“瘋狂”的人,她明知簡宏成喜歡寧宥,卻堅持要嫁給對方。離婚後,又把寧宥當成假想敵,用自殺要挾前夫回心轉意,甚至利用兒子“小地瓜”牽製對方。“副導演說,她和我以往飾演的角色反差較大,他也擔心作為成熟演員,會忌諱這樣不討喜的角色,但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導演給了練練一週時間準備,然後去試戲,她在這一週內先把原著通讀了一遍,“我擔心光憑一個片段,對於人物的理解有偏差,所以就用了最笨的方法,把原著都讀完了,去瞭解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相逢時節》中的陳昕兒,是個狠角色。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相逢時節》中的陳昕兒,是個狠角色。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練練告訴記者,現在很多觀眾看了劇後都感慨陳昕兒太“瘋狂”,其實原著中的她更可怕,“她是可以拿著刀剁自己腿的人,太極致了。”但作為演員,想要詮釋好一個角色,首先要讓自己去相信她,“劇版里的陳昕兒,還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她從小優秀,但卻是戀愛腦,為了嫁給這個男人,放棄了事業,還和父母斷絕關係20年。”劇情中也鋪墊了一些人物關係,陳昕兒從小就有個綽號叫“陳規矩”,她有自己的一套規矩,幾點上床睡覺、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什麼年齡該談戀愛,什麼時候去什麼樣的工作單位。在學校她每年都是三好學生,是優秀班幹部,這也是原生家庭對她的影響。“我比較關注的是,她怎麼就一步步變成後來的樣子了。”練練覺得,打破陳昕兒“規矩”的源頭,是她為簡宏成偷了公司的標書,也因此丟了工作,“於是在他們這段親密關係中,只要簡宏成有一點兒遊離,陳昕兒就會覺得自己錯付了,完全接受不了。”

拍重頭戲前,為“崩潰”幾天不睡

《相逢時節》中,成年陳昕兒的戲份一共就八十多場,但每一場對練練來說都是一次消耗,“我的戲幾乎沒有過場戲,不是極度冰點,就是沸點。”為了把這種幾乎崩潰的情緒保持住,練練在劇組一紮就是九十多天,一天都沒離開過,“雖然我戲不多,但這是一種考驗,我不能讓自己的魂兒跑了。很怕一齣劇組,見個朋友吃個飯,那股勁兒就接不上了。”

《相逢時節》中,陳昕兒和簡宏成有不少吵架的戲。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相逢時節》中,陳昕兒和簡宏成有不少吵架的戲。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為了更好地詮釋陳昕兒的瘋狂,練練讓自己始終處於一種崩潰的狀態,馬上要拍重場戲前,她會提前幾天不睡覺,從生理上去接近角色暴躁、緊繃的狀態。

在陳昕兒這些“瘋狂”的戲份中,練練印象最深的是她跑到寧宥公司大鬧要跳樓的那場戲,“我當時覺得陳昕兒真的是又可憐又可悲,還是很心疼她的。”還有一場戲,就是陳昕兒重返職場後遭遇打擊,去找簡宏成,結果遇到他和寧宥在一起,她當場爆發,簡宏成突然說:我知道“小地瓜”不是我的孩子。“陳昕兒其實一直都在利用‘小地瓜’,站在道德製高點,指責簡宏成只知道給錢,不管孩子。所以那一刻對陳昕兒來說太複雜了,愧疚、無地自容、害怕。”練練笑著說,讀劇本時,雷佳音就說練練這場戲拍完得緩好幾天。

練練覺得,女性不應像陳昕兒那樣視感情為一切。受訪者供圖
練練覺得,女性不應像陳昕兒那樣視感情為一切。受訪者供圖

練練努力讓自己與角色融為一體,接受她的種種瘋狂行為。但走出角色時,她卻是十足的“人間清醒”,她認為女性不應將就於任何一段關係當中,更不能將感情視為一切,迷失自我,“感情不是全部,委曲求全的關係不會長久,及時止損很重要,任何時候女性都不要放棄自我,沒有誰值得我們這樣做,要懂得為自己而活。”

——人生事——

演員是福報,能反哺自己的人生

從小到大,練練都是一個不喜歡活在安全區的人,“這些年我演了很多不同類型的角色。一個演員,如果每天都在重複,會讓我喪失對它的熱情。”

2005年畢業後,練練接演了人生的第一部作品電視劇《恰同學少年》,用她的話說:自己的這口“開口奶”吃得特別好。“上學時其實沒什麼實踐機會,剛一畢業就進入這麼專業的劇組,讓我知道了一部戲、一個演員的本分是什麼。”對練練來說,《恰同學少年》是打開她對行業認知的敲門磚。

電視劇《恰同學少年》,是練練人生的第一部作品。

在不久後拍攝的電視劇《陽光普照大地》中,她就挑戰了一個從20歲演到50歲的角色,練練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演,“那時我才24歲,覺得整個人都是懵的。但現在我很感謝那段經曆,讓我知道演員接戲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還有就是,你再怎麼想演好一個角色,如果閱曆達不到,也是有心無力。”一個演員最後還是要用作品說話,用實力說話,這段經曆狠狠地給她上了一課。“我覺得在這個行業里就要不斷地磨煉自己。”

磨煉的過程中,練練最感謝張黎和劉淼淼兩位導演,當時他們正在籌備電視劇《聖天門口》,選中練練飾演麥香酒館的老闆娘——麥香。“那個時候我總演大家閨秀,就想著導演怎麼找我演這樣風情萬種的角色?”

在電視劇《聖天門口》中,練練出演了酒館老闆娘(左)。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在電視劇《聖天門口》中,練練出演了酒館老闆娘(左)。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為了演好酒館老闆娘,練練看了大量相關作品,“比如《新龍門客棧》,我真的愁壞了,想著怎麼演呀?我還是個乖寶寶呢。”

最終,練練選擇“笨鳥先飛”,她在橫店找了一家酒館,天天在外面招呼客人,“我就用年代戲里那種腔調‘兄弟進來喝酒呀’吆喝,差點兒把人家客人都嚇跑了。”體驗了半個月後,練練終於把自己放下了,“那部戲我每次演的時候,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是完全沒有見過的自己。”也是憑藉這部作品,練練入圍了第19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具人氣女演員。

《聖天門口》讓練練意識到,演員可以有那麼多可能性,還可以有更多有待挖掘的東西。再後來,她遇到了電視劇《趙氏孤兒》,在劇中飾演宋香,並挑戰老年妝。

一邊練練發現著演戲帶來的新快樂,另一邊拍戲的過程也在反哺著她的生活。“我覺得演員是一個很有福報的職業,通過塑造不同的人,可以反觀自己的人生。”當生活遇到挫折和磨難時,練練會聯想到自己飾演過的那些偉大女性,“無論什麼年代,她們都有著對於信仰的執著、對於愛情的奉獻。再想想自己,就覺得沒什麼好自怨自艾的了。她們給我注入了很多正能量。”

練練說,她從沒有過年齡焦慮。受訪者供圖
練練說,她從沒有過年齡焦慮。受訪者供圖

從出道到現在,雖然積累的作品不少,但練練從來沒進入過“流量”的賽道,這讓她在一些時候會被“選擇”掉。“有時確實也會打擊到自信。”但這也是她繼續充實自己的動力。對於即將步入四開頭的年紀,練練完全沒有一般女演員的焦慮,“我認為年齡是加分項,現在是我最好的時候。”

新京報資深記者 張坤玉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