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精神障礙患者迷失在直播間:借網貸打賞主播165萬

2022年03月16日14:18

  來源:新黃河

  一個月消費104萬元,是袁偉誌在陌陌直播單月“打賞”的最高紀錄。

  在直播間,他是揮金如土的“榜一大哥”,對心儀的女主播一擲千金,瘋狂刷送虛擬禮物,有時一晚上能送出十幾萬元,被平台網友戲稱“扶貧辦主任”;

  在現實中,他是一位患有雙向情感障礙的精神障礙患者。躁狂和抑鬱的交替折磨,讓他經常整夜難以入眠,家庭關係也處於崩潰的邊緣。為了緩解空虛與焦慮,一次好奇心驅使下,他走進了陌陌直播間,被熱情似火的女主播所吸引,最終在裡面越陷越深。

  在陌陌平台,袁偉誌前後一共消費了165萬餘元,這些錢全部來自個人網貸。直到2021年9月,各家網貸機構催款單雪片般飛來,家人才察覺大事不妙,將他強製送進醫院治療。日前,病情得到控製的袁偉誌,想起半年前的荒唐舉動,恍如大夢一場。他多希望時光可以倒流,讓這一切從未發生。

  然而,巨額債務已然形成,他完全不知該如何應對。

  一切已經太遲了。

  躁狂與失眠

  袁偉誌的一些反常舉動,從2019年就開始出現。“那時候,他的脾氣突然變得很差,開始學會抽菸,晚上不睡覺,整個人精神卻很亢奮。”“前妻”張敏茹向新黃河記者回憶道。

  今年36歲的袁偉誌,原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大學期間,袁偉誌與張敏茹相識相愛。在經曆七年戀愛長跑後,兩人在2014年結婚,次年女兒出生。在張敏茹看來,袁偉誌性格溫和、脾氣好,大學期間擔任班長,屬於老師同學們眼中的“老好人”。由於家庭條件不好,袁偉誌上學時就特別節儉,一年兩套運動服來回換著穿,工作後也特別會過日子,從來不會亂花一分錢。

  可惜好景不長。2018年,在經曆父母車禍、二胎流產、工作不順、考研失敗等一系列不幸變故後,袁偉誌情緒變得很壓抑,與妻子開始爭吵不斷,最終兩人協議離婚。考慮到女兒年紀尚小,經濟上都不寬裕,兩人離婚後仍在一起生活著。“之後幾年,我倆分分合合,感情基礎在,就是一直沒有下決心複婚,就這樣搭夥兒過日子。”張敏茹說,從2019年開始,她就明顯感受到袁偉誌性格的轉變,脾氣時好時壞,有時候情緒低落,說話愛搭不理,一點小事能被領導“罵哭”,有時候又充滿幹勁,喜歡找人聊天,工作起來通宵達旦。“他開始學會抽菸,抽得很凶,一包接著一包。晚上開始連續不睡覺,淩晨四五點也不睡,一天只睡兩三個小時,說自己在倒時差。他還喜歡上亂花錢,以前口渴了連瓶可樂都不捨得買,卻能花5000元辦張理髮卡,完全不跟你商量。如今回想起來,當時他應該出現躁狂的症狀了。”

  2020年初,一次偶然的衝動下,袁偉誌下載並註冊了陌陌(momo)。在那個世界里,他開啟了另一段“甜蜜人生”。

  “邂逅”美女主播

  “第一次看這類直播,感覺很新穎、很衝動。”袁偉誌告訴新黃河記者。在此之前,他並不瞭解什麼是“網絡直播”。進入直播間,看到美顏濾鏡下的女主播們,個個展現出青春美麗的臉龐,或跳著性感妖嬈的舞蹈,或唱著甜美動人的歌聲,撩撥著無數網友的心弦。隔著屏幕,袁偉誌聽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袁偉誌一下子“淪陷”了。他開始瞞著張敏茹,頻繁登陸陌陌,津津有味看起直播。遇上心儀的主播,他會在直播間不斷留言,期待著能與女神“互動聊天”,卻等不來一句熱情回應。對於一個沒有等級的新手來講,想換主播的莞爾一笑,不刷個“火箭”怎麼能行?

  袁偉誌不甘心,隨手就充值了1萬元,買了10萬個陌陌幣(陌陌幣是陌陌平台的一種虛擬幣,可以用來打賞陌陌主播)。在一個直播間里,袁偉誌一連刷了10輛跑車,每輛跑車需花費999個陌陌幣。“歡迎小哥哥來到直播間,謝謝小哥哥送的禮物。”只是這兩句話,袁偉誌心裡頓時湧上一股暖流。

  打賞,帶給袁偉誌一種全新的體驗,以及更刺激的花錢方式。從價值999陌陌幣的跑車,到6999陌陌幣的遊艇,再到12888陌陌幣的“共度良宵”,以及22888陌陌幣的“莊園別墅”,10萬個陌陌幣,不到幾天時間就花光了。“後來又充值了一兩萬元,玩了差不多兩個月後,然後就把陌陌卸載掉了。”袁偉誌說,剛開始的時候,一切感覺很新鮮,後來漸漸膩了,開始把精力回歸家庭,沒事陪愛人孩子逛逛街,精神狀態也感覺好多了。

  遺憾的是,那隻是暴風雨前的短暫寧靜。

  成為“榜一大哥”

  2021年3月初,由於工作遭遇挫折,在被上司多次責罵之後,袁偉誌情緒上又開始出現劇烈波動,而且變得越發嚴重。“之後的幾個月,他人變得越來越亢奮、偏執,亂髮脾氣,睡眠也越來越少,經常半夜在外面晃。有一次我倆帶孩子去遊樂場玩,他自己把過山車和跳樓機等刺激性項目玩了個遍,是第一次玩,卻說一點都不刺激。還有一次,他看見路邊有賣手鏈的,10塊錢一條,就一次性買了40條,然後全扔在家裡。我感覺他越來越不對勁,讓他去醫院看一下,他一聽就急眼。”張敏茹說,那段時間,她由於經常在外地出差,兩人見面次數很少,一見面就容易吵架。“7月的一天夜裡,他跟我吵了一架後,說要跟我好好過,寫了一封情書給我,還說要跟我複婚。然而,沒過多久,他又開始發火、砸門、摔手機,然後撇下孩子不管,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去了。”

  張敏茹不知道,在整個七月和八月,袁偉誌徹底“迷失”了。

  大概從4月開始,袁偉誌又把卸載的陌陌,重新裝了回去。“那段時間整個人很煩躁,覺得周圍人都是壞的,誰都不想搭理,就想起從網上尋找慰藉。”袁偉誌解釋說。重新回歸直播間的袁偉誌,有點意興闌珊,四五月份只送出了1700多元的禮物。直到刷到了一位心動“女神”後,袁偉誌整個人“精神”了起來。

  那是陌陌平台的一位人氣女主播,網名叫“扣扣ZOE”,憑藉清純的外表和動人的歌聲,入駐平台一年多時間收穫6000多名粉絲,主播等級達到26級。“單純不做作,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為了贏得對方的關注,袁偉誌先是刷了兩千多元的禮物。過了一會兒,他就收到了女主播的添加微信好友申請——這是一份特殊優待,只有主播可以主動加粉絲微信。

  兩人很快熟絡起來。在袁偉誌看來,“扣扣ZOE”不僅人美歌甜,還特別善解人意,自己深夜三點失眠的時候,她能夠陪著自己語音聊天,一聊就是三個多小時。同樣地,袁偉誌為了討“女神”歡心,也沒有停下打賞的步伐。他把自己的陌陌名稱改成“扣扣金蟬子”,在扣扣ZOE直播間多次“砸錢”,經常每次出手就是三四萬元,一次次送出“帝王套”,樂得對方合不攏嘴。熟悉直播的用戶都瞭解,所謂“帝王套”就是把所有禮物都刷一遍。在“扣扣金蟬子”的助力下,“扣扣ZOE”多次進入多個時段的“全國小時榜”,以及雲南地區小時榜的第一名。當之無愧地,“扣扣金蟬子”也牢牢佔據著扣扣ZOE直播間“榜一大哥”的位置。“前後兩個多月時間,總共給她一人打賞了73.1萬元。”

  “手抖,但停不下來”

  袁偉誌的瘋狂打賞,不止給“扣扣ZOE”一人。從7月份開始,袁偉誌已經無法克製住打賞的慾望,看到順眼的主播就狂刷禮物,經常一刷就是十幾萬元。他給一個名叫“小易呀”的女主播打賞了14.1萬元,給“是十六啊”的女主播打賞了15.1萬元。袁偉誌不止打賞女主播,還給一位男主播刷過10萬元。他還重新註冊了一個賬號,用兩個賬號輪番打賞,半年內在陌陌消費超過95%的人,成為多個直播間的“榜一大哥”。每次袁偉誌現身直播間,都能引起不小的轟動,收穫眾人的讚美和豔羨。網友們稱他為“扶貧辦主任”,以一人之力改變很多主播的生活條件。事後,通過陌陌後台統計發現,袁偉誌僅在7月、8月兩個月,分別打賞了42.2萬元和104.4萬元,兩個賬號全部加起來,一共打賞金額高達165萬元。

  實際上,袁偉誌並沒有逆天的財富,他名下只有一套有貸款的房子,每月工資僅五六千元。不過,為了能在直播間維持“土豪形象”,袁偉誌前後共借了近200萬元的網貸,所有打賞的錢均來於此。為了能夠順利借出貸款,他不惜花費3.98萬的服務費去辦理100萬的信用貸。很多時候,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一筆筆錢當禮物刷下去,什麼時候是個盡頭,但就是越來越難以控製自己,“刷的時候手都在抖,但停不下來。”

  8月中旬,袁偉誌行為表現越發怪異,隨著網貸“窟窿”越來越大,打賞之事也終於徹底暴露。家人在悲憤之餘,諮詢了南京當地幾家醫院,基本確認他為典型的躁狂發作症狀。9月,袁偉誌的家人多次將他送往醫院強製就醫,被醫院正式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

  根據醫學解釋,雙相情感障礙是一種既有躁狂症發作,又有抑鬱症發作的常見精神障礙,首次發病可見於任何年齡。當躁狂發作時,患者有情感高漲、睡眠減少、言語活動增多、精力充沛等紊亂症狀,還常見焦慮症、強迫症、濫用金錢等精神病症狀。在亢奮情緒下,患者自我感覺頗佳,覺得自己家財萬貫,很可能短時間就把家裡存款全部花完。應激事件、睡眠少、經濟情況變化、與親人吵架等都可能會誘發雙相情感障礙。遺傳因素則是患者最為主要的危險因素,雙相情感障礙的遺傳度高達85%。“他有一個表弟前些年就被診斷出雙向情感障礙,跟他的症狀一模一樣,至今處於不停複發的狀態。”張敏茹說道。

  袁偉誌堅持認為自己沒病,不配合吃藥和治療,甚至出現拿刀自殘威脅父母的情況,並偷偷從醫院里跑掉了。在家人報警求助、親戚朋友勸說下,袁偉誌反複入院治療一個月,但沒有完全好轉,也未戒掉打賞的慾望。“10月份出院以後,他問一個親戚借了1500元錢,結果又把錢用到陌陌上了。”張敏茹幾近崩潰。

  “陌陌不該負責嗎?”

  慶幸的是,之後,袁偉誌又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病情終於得以控製,情緒也漸漸平穩下來,再也沒有登錄過陌陌。現在,袁偉誌回想起當時的所作所為,感覺“很虛幻”,又無比後悔,“傷害了老婆孩子,很對不起他們。”張敏茹也明白,袁偉誌這是“病”了,所以才有種種“精神出軌”的異常行為,但整件事情就像一根刺,狠狠地紮進她的內心,讓她始終無法原諒。

  袁偉誌所帶來的巨額債務,也壓得他們全家喘不過氣來。“各大網貸公司輪流上門催債,根本還不上,家裡唯一的一套房子,也要保不住了。他又是一個病人,將來該如何生活?”張敏茹認為,造成如今這種悲慘局面,陌陌有很大的責任,“一個精神有疾病的人,在陌陌打賞165萬,陌陌難道不該退錢嗎?”

  從2021年10月起,張敏茹嚐試聯繫陌陌,通過陌陌客戶端在線客服反饋情況,被對方告知“正常充值消費無法退款”。之後,張敏茹又通過郵箱進行反饋情況,對方要求提供給當事人就醫期間關於精神診斷相關的診斷報告、檢查報告、醫院病例等相關資料。張敏茹在提交了一系列資料之後,卻再無收到相關回應。無奈之下,11月9日,張敏茹從南京坐車來到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一位接待他的工作人員表示,只有家屬提供當事人沒有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證據,公司才會考慮予以退款或部分退款。“發病期與打賞期高度重合,醫院診斷證明也有,還需要什麼證據?”2022年2月,張敏茹再次到陌陌公司,雙方依舊協商未果。日前,新黃河記者多次嚐試聯繫陌陌公司詢問此事,未能與相關負責人取得聯繫。

  張敏茹還嚐試聯繫過主播“扣扣ZOE”,對方明確表示:“打賞是袁先生個人意願,沒有問他要過任何禮物,也沒有欺騙禮物的任何行為,不介意通過法律途徑維權。”3月5日,主播“扣扣ZOE”告訴新黃河記者,她作為一個唱歌主播,網友覺得她唱得好聽,消費打賞是很正常的,自己並不瞭解袁偉誌有什麼病,當時雙方溝通時也很正常。“一個三四十歲的人了,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他要是真有什麼病,可以上訴到陌陌平台,找我有什麼用?平台若是確定他有問題,可以讓我們主播返還。”

  袁偉誌從直播間消失後,很快就沒人再提起他,彷彿這個人從未出現過。在他曾駐足留戀過的直播間,每天不斷有新的網友湧入,瘋狂刷著“遊艇”和“豪宅”,逗得主播們花枝亂顫,迅速將“榜一大哥”的位置取代。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直播世界里,沒有人在意,曾經的“榜一大哥”,原來是一位精神障礙患者。(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袁偉誌、張敏茹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