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方再爆猛料 這次和美國有關

2022年03月12日15:12

  俄羅斯國防部近日披露,美國花費逾2億美元,在烏克蘭開設了30多個生物實驗室,部分從事“研發生物武器部件”的工作。隨著俄軍2月24日進入烏克蘭,烏衛生部對境內生物實驗室緊急下發銷毀“特別危險疾病病原體”的文件,而俄方得到了這些文件,並將其公之於眾。

  3月12日,俄羅斯衛星社進一步披露,有記錄顯示,美國早在2005年起就啟動了資助烏克蘭建立生物實驗室的計劃。

  報導稱,美國武裝力量反擴散中心2010年6月17日的資料顯示,時任美國參議員理查德·盧格(Richard Lugar)“為烏克蘭敖德薩臨時中央參考實驗室(ICRL)的啟用而鼓掌”。

  這份資料最初僅保存於網絡檔案和美國武裝力量反擴散中心的簡報中。

▲2010年6月17日在BioPrepWatch.com上發表並由美國武裝部隊反擴散中心保存的文章。圖源:俄衛星社
▲2010年6月17日在BioPrepWatch.com上發表並由美國武裝部隊反擴散中心保存的文章。圖源:俄衛星社

  文章稱,上述實驗室是一個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這意味著它配備了處理地球上最危險病原體的設備,如炭疽和寇熱。據稱,該實驗室是專門為研究這些病原體而設計的。

  同年8月的報告存檔版本顯示,關於在烏克蘭建立“臨時中央參考實驗室”的計劃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

  當時,盧格正在與烏克蘭當局協調努力,研究防止禽流感病毒的傳播。俄國防部的調查顯示,“巧合”的是,禽流感是該實驗室正在研究的病原體之一。

  最終,烏克蘭根據《努恩-盧格法案》(Nunn-Lugar Act)與美國簽署了一項協議,該法案試圖從前蘇聯國家移除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同意在烏克蘭境內建造一座現代實驗室,用於處理和研究危險病原體。

  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沃洛金11日表示,俄方已針對烏克蘭境內的生物實驗室活動發起了議會調查,擬向國際社會公開所蒐集到的更多證據。

  俄外交部發言人紮哈囉娃也表示,美國專家“定期向烏方發出指示,指導後者進行生物計劃研發”。她指出,美國防部和白宮有義務讓國際社會瞭解其所實施的計劃,“我們不接受華盛頓三緘其口。”

  紮哈囉娃進一步指出,如果我們不能阻止美國在烏克蘭生物實驗室的活動,其將脫離控製,只受極端主義勢力的影響。

  當地時間3月8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聽證會時,美國副國務卿紐蘭承認“美國在烏克蘭有生物研究設施”,稱美烏正“努力防止設施中的材料落入俄軍之手”。

  而對於俄方指控,美方一概不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3月10日表示,美國只在協助烏克蘭開展生物安全領域的研究,美方也不掌握烏克蘭尋求擁有生物武器或核武器的證據。

  但就連美國媒體人士也相信,美國政府在生物實驗室問題上撒了謊。

  美國福克斯新聞頻道電視主持人塔克·卡爾森表示,副國務卿紐蘭的話證明,此前被美國批為謊言的俄羅斯方面的說法其實是真的,這讓人感到震驚。美國確實在烏克蘭設立了危險的實驗室,但對於這些實驗室到底在做什麼,美國政府卻不說真話。

  “實驗室建在烏克蘭,歐洲最窮的國家,烏克蘭絕不是生物醫學研究的理想之地,為什麼在烏克蘭建這種實驗室?我們不知道。”他說。

  延伸閱讀

  越挖越深!美在海外還藏著多少肮髒秘密?!

  毫無意外地,俄國防部揭露的美國在烏克蘭生物實驗室的消息,又一次被西方媒體稱為“假消息”。然而,如果細梳理包括西方媒體及美英的部分科學界人士自己近年來有意無意透露的種種消息,就會發現,美國在烏生物實驗室的秘密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美在俄周邊乃至在全球多國的生化實驗室,其肮髒齷齪深不見底。

  首先,最早的質疑並非源於俄方,恰恰來自烏克蘭本國的議員。

  據俄新社和《共青團真理報》等報導,俄國防部6日公佈了烏克蘭學者交給它的相關文件,五角大樓出資在烏開設了15個生物實驗室,在俄對烏軍事行動後,美駐烏使館迅速刪除了相關介紹,實驗室緊急銷毀危險病原體庫存。

  而實際上,早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開始肆虐時,烏克蘭本國官員公開對美質詢就引發了外界的關注。

  2020年4月烏議員在最高拉達提出問題:烏克蘭境內的美國秘密生物實驗室在做什麼?之後,烏反對派聯盟領袖維克托·梅德韋丘克直接向美國發去問函。

  其次,令外界覺得更詭異的是,在這些海外“合作計劃”中,與當地衛生部門接洽的機構卻是——美國國防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