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男孩的問候 —— 一位香港新冠感染者的方艙日記(2)

2022年03月11日20:54

【橙訊】編者按:本港疫情嚴峻,由內地援建的方艙醫院陸續落成使用。一名男確診者入住了青衣方艙醫院,他接受新華社訪問,以日記形式講述隔離感受,以及所見所聞。

新華社香港3月11日電:一覺醒來,我的隔壁鄰居一家三口已經離開青衣方艙醫院了。手機上,他們給我留言:「我們離開了,敲門時見你睡著了,不辭而別,留下幾支飲品放在門外,希望你快些康復(一個展示肱二頭肌的表情包)。」

小瑜一家離開方艙醫院時的聊天記錄截圖。

這是我入住方艙醫院的第三個白天。我為他們的離開而高興,也不禁回憶起這兩天與他們愉快的交流。

「叔叔你不用害怕,沒事的。」這是這家男孩小瑜跟我說的第一句話。看到我進來時很倉促的樣子,他試著打招呼並安慰我。我們雖然不被允許串門,但可以在門口的空地上說話。

因為我的廣東話「識聽唔識講」(能聽懂但不會講),所以他們一家三口儘量都跟我講普通話,而小瑜有時候為父母充當翻譯。「原來你還是個小學霸啊,厲害!」當我得知他的學校以後讚不絕口。學校裡用普通話教中文課,讓他可以和我流暢地交流。

青衣方艙醫院各小單元內景。

他們一家是2月下旬在家中開始出現新冠病毒感染症狀的。先是小瑜,然後是他的父母,一家三口都發燒,陸續出現各種症狀,都比我這兩天出現的症狀要嚴重,幾天以後又陸續痊癒。

後來,特區政府對他們所住的社區進行「強制圍檢」。他們儘管已經痊癒了,但核酸檢測仍然呈陽性,被列為無症狀感染者。一家三口沒有任何抱怨,收拾好足夠的衣物和生活用品,非常配合地入住青衣方艙。直到10日,我看到他們依然戴著強制檢測的塑膠手環。

只要陽光好,小瑜一家就會從隔壁出來伸展一下,關心我和其他鄰居。因為在房間裡時間長了也有點無聊,也擔心他老玩電子遊戲,所以小瑜的父親也樂見兒子和我在戶外聊天。

青衣方艙醫院各小單元內景。

小瑜今年9歲,不愧是就讀名校的學生,從熱點時事到香港地理,從飛機大炮到動物植物,能侃侃而談,彬彬有禮。他還特別喜愛法拉利跑車。他在學校最喜歡的科目是常識科,談吐間能看出知識面挺寬。而且,他很懂事,很有禮貌地婉拒了我們這個小單元裡其他小朋友來串門的請求。

「我應該是被爺爺傳染的,因為我發病前幾天專門去看望他,他後來也生病了。」說起剛剛有症狀的那幾天,小瑜非常淡定,還不停地問我感覺怎麼樣。這兩天的早晨,每當我打開門,都是小瑜給我第一聲問候。

青衣方艙醫院工作人員上門服務。

不僅關心我,小瑜和他的父母還關心我在香港的家人。在內地援建香港的方艙醫院裡,像我這樣的內地新來港人士不多,但我同樣真切地感受到大家都是一奶同胞,這種感覺非常好,也很奇妙!

小瑜有一個小遺憾,那就是還沒有去過內地。「等疫情結束了,一定帶你去北京看『鳥巢』和『水立方』!」他的爸爸摸著他的頭說。

圖:新華社

更多推薦文章

方艙面孔〡他們臉上的勒痕是最美麗的印記

有片|一位香港確診者的青衣方艙醫院日記(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