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刷單、刷評、刷流量合同無效 最高法新規劍指“黑灰產”鏈條

2022年03月06日21:35

  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嶽彩周

  虛假刷單、刷評、刷流量的頑疾迎來了法律的猛藥。

  3月2日,最高法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網絡消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一)》,其中,明確虛假刷單、刷評、刷流量合同無效。

  3月3日,貝殼財經記者瀏覽發現,在黑灰產平台上,以刷單為名義打廣告的買家數量相比過去確實已經大為減少,更多的業務與微博等社交賬號“刷粉”有關,但刷單者並不多,而且僅有的幾個號稱承接刷單服務的黑灰產還疑似是以刷單為名的詐騙。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鄭學林在發佈會上表示,司法解釋明確電子商務經營者與他人簽訂的以虛構交易、虛構點擊量、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宣傳的合同,人民法院應當依法認定無效,引導市場主體規範經營。

  “這個司法解釋,是從合同效力的角度出發,將刷單合同認定為無效合同;等於委託刷單和實際刷單者之間的權利義務,將無法通過民事訴訟程式得到保障。”3月3日,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

  01

  最高法:刷單侵害消費者知情權、

  選擇權,擾亂市場秩序

  近年來,隨著我國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網絡消費已經成為社會大眾的基本消費方式。鄭學林稱,據統計自2013年起,我國已連續多年成為全球最大的網絡零售市場。伴隨網絡經濟的快速發展,網絡消費糾紛案件呈現出快速增長的特點,司法實踐中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

  其中,刷單就是問題之一。公開信息顯示,早在2015年,淘寶就開始嚴查刷單,一大批小商家受到影響。此後,不少電商平台也開始逐年加重對商家刷單的審查力度。2021年,不少商家更是因亞馬遜嚴查刷單等損失慘重:賬戶被封號,資金被凍結。

  方超強表示,“刷單”行為觸及到《電子商務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禁止刷單,是從規範電商秩序,保護消費者權益角度,對“刷單”行為做禁止性規定,如有違反即是違法,可予以行政處罰。

  此外, 也有聲音認為,“刷單”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的“公平、誠信”原則;違反了《網絡交易管理辦法》中所規定的“網絡經營者、有關服務經營者銷售商品或者服務不得利用網絡技術手段或者載體等方式,從事以虛構交易、刪除不利評價等形式,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業信譽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事實上,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網絡消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一)》發佈之前,已有刷單合同在司法實踐中被判定無效的先例。

  如2月17日,南寧市江南區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公號披露了一起因網絡刷單引起糾紛的案件:2019年底,某刷單公司業務員主動聯繫某寶服裝銷售商戶,提出為其刷單推廣,經協商雙方同意後,某寶服裝銷售商戶按每筆成交價的1.5%支付佣金給某刷單公司。從2019年12月21日至2020年1月6日,某寶服裝銷售商戶應某刷單公司要求轉賬支付用於刷單的貨款及佣金320441元。某刷單公司收到貨款及佣金後未支付給刷單的人員,導致刷單的人員申請退款,某寶服裝銷售商戶退款後,某刷單公司也沒有將賸餘收取的貨款129745.8元返還給某寶服裝銷售商戶,且此刷單公司已於2020年9月17日註銷。多次催討無果後,某寶服裝銷售商戶向江南區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處刷單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返還剩餘款項。

  經法院審理查明,某刷單公司與某寶服裝銷售商戶之間存在的刷銷量的行為屬於惡意串通,某寶服裝銷售商戶通過刷單方式提高網店銷量、信譽,沒有產生實際的交易。某寶服裝銷售商戶的行為違反了市場經濟競爭原則及商業道德,損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故涉案合同無效,因此行為人與相對人以虛假的意思表示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民事行為無效、被撤銷或者確定不發生效力後,行為人因該行為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

  此案的主辦法官劉紹鋒提醒,刷單的結果並沒有反映網店的實際流量。靠刷單製造的好評,大多均是欺騙、誤導消費者。最常見的情形是以虛假交易量吸引消費者、編造用戶好評誤導公眾。這種行為不僅直接損害消費者利益,而且也損害了其他合法經營商家的利益。任何人不得因損害公共利益而獲利,此行為法律當屬無效。法律不能保護這種非法行為所生之利。

  “明確虛假刷單、刷評、刷流量合同無效,斬斷了網絡消費市場‘黑灰產’鏈條。網絡消費市場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伴生了一些不健康、不規範問題,比如出現了專門刷單、刷評、刷流量的應用程式、運營團隊等‘黑灰產’,故意製造虛假記錄,侵害消費者知情權和選擇權,擾亂市場秩序。”鄭學林說。

  02

  “真刷單”有的已轉入地下,

  “假刷單”騙人不少

  3月3日,貝殼財經記者瀏覽發現,在黑灰產平台上,以刷單為名義打廣告的黑灰產從業者數量相比過去已經大為減少,記者聯繫到一位承接刷單業務的人士,對方表示現在不接國內刷單業務,只做“外網平台內部”的刷單。

  有熟悉黑灰產的人士表示,這與國內對刷單等行為的嚴厲打擊不無關係,“如果刷單量大,可能會觸及《刑法》。”

  如春節期間單縣公安局破獲的一起不正當競爭網絡刷單案件。單縣一電商工作室負責人黃某某通過刷單虛假交易的方式,為公司名下30餘家網絡店舖虛構商品銷量一萬餘單,刷單交易流水高達2000餘萬元。經審訊,黃某某坦白,為了提升網店在淘寶上的信譽度,爭取更多的交易機會,自己從去年中旬開始僱傭數十人,以一單5元至10元不等的報酬為自己公司的網店進行刷單,前後刷單流水共計2000餘萬元,虛構交易行為一萬餘單。經調查核實,黃某某以虛構交易為公司提升商業信譽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相關之規定,單縣公安局依法對黃某某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此外,貝殼財經記者發現,刷單也成為了越來越多詐騙的“幌子”。貝殼財經記者此前曾接觸到一個號稱“刷單賺錢”的黑灰產團夥,對方表示“盈利可以達到(本金的)20%”,並將記者拉到一個有App“派單員”、“高級導師”等多個頭銜的群裡,因此種詐騙手法上當的蘇女士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她本想做個刷單兼職掙點小錢,沒想到卻一步步落入詐騙團夥的圈套中,最終被騙12萬元。

  “刷單就是騙錢,付出的錢一去不複返;不要下載任何陌生APP,裡面的餘額只是隨意改變的數字而已;客服主動聯繫多倍退款,其實只是畫餅而已。”1月29日,貝殼財經記者收到了天津市公安局發來的反詐提醒短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