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油到底有多毒?它這種成分危害生殖健康,卻被我們忽略了

2022年03月04日09:00

  人類對美的追求永無止境,從頭髮絲到手指尖沒一處會被放過——比如塗個美美的指甲。近十年來,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大洋彼岸的北美,美甲吸引的消費者越來越多,行業規模和從業人數也逐年上漲。然而,一項新研究的發現可能會放慢人們追求美的腳步:加拿大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研究者對當地 18 個美甲沙龍的調查發現,美甲師在工作中接觸到的一些有害化學物質比家庭環境高 30 倍,比電子垃圾處理工廠環境高 10 倍。它們不僅會影響人類的生殖細胞,甚至可能影響下一代。而這些物質的源頭,很可能是我們經常接觸的指甲油。

  做美甲要吸多少“毒”

  眾所周知,指甲油中添加的硬化防腐劑甲醛,以及被當做溶劑的甲苯都有致癌風險,二者已經得到了明確的添加管製。中國《化妝品安全技術規範》和指甲油輕工行業標準文件(QBT 2287-2011)規定,指甲油中甲醛最大濃度不得超過 0.2%,甲苯不得用於兒童指甲油,在其他產品中用量不得大於 25%。但作為一種化工產品,指甲油中還有一種可能帶來健康威脅的化合物沒有引起公眾的注意。

  在這項加拿大學者領導的新研究中,加拿大多倫多的 45 名美甲師成為了觀察對象,研究者在他們的肩頭、胸前和手腕處安置了三種空氣采樣裝置:一類是帶有空氣泵的主動采樣器,被放在美甲師的左肩;另外兩類是被製成胸章和腕帶樣式的被動采樣器,胸章佩帶在右側,腕帶套在他們的慣用手上。在平均 8 小時的采樣時間內,美甲師們在工作過程中的主要呼吸區域和接觸美甲產品的身體最前線——手部區域的空氣樣本被科學家帶進實驗室進行了檢測,他們瞄準的是美甲師可能接觸到的美甲產品增塑劑——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和有機磷酸酯(organophosphate esters)類化合物。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二者屬於內分泌干擾物,會影響人類生殖健康和胎兒的神經發育。

  研究者們發現,美甲師肩頭的主動采樣器檢測到了 12 種鄰苯二甲酸酯和有機磷酸酯化合物,胸章和腕帶分別檢測到了 16 和 19 種。主動采樣中,含量最高的鄰苯二甲酸二乙酯(DEP)和鄰苯二甲酸二異丁酯(DiBP)比加拿大的辦公室接觸量高 1.6~2 倍,含量最高的兩種有機磷酸酯 TCEP 和 TCIPP 則比美國家庭接觸量高了 28 倍。腕帶檢測結果更值得注意:除了數種鄰苯二甲酸酯,有機磷酸酯類檢出量最高的 TPhP、TCIPP 和 TDCIPP 含量比南亞和北美電子垃圾處理工人的接觸量高 3~15 倍,比美國家庭接觸量高 20~60 倍。

  DEP、DiBP 以及 TPhP 都是指甲油增塑劑,它們可以讓塗抹後的指甲油延展性更好,更不容易開裂——這解釋了為什麼美甲師的 DEP 和 DiBP 暴露量高於辦公室環境,TPhP 暴露量甚至比電子垃圾處理工人還高。但 TCEP、TCIPP 這兩類有機磷酸酯並不是指甲油和其他個護產品中會出現的添加劑。它們更多被用作阻燃劑添加進建築材料、聚酯泡沫隔音材料、沙發和床上用品。研究者認為,美甲師們接觸到的 TCEP 和 TCIPP 很可能來自美甲沙龍里發泡材質的沙發、扶手、拖鞋以及美甲工具(例如分趾器和打磨指甲的工具)。

  在歐美國家,鄰苯二甲酸酯增塑劑在兒童產品、化妝品和電子產品中的含量被限制在 0.1% 以內。阻燃劑 TDCIPP 和 TCEP 已經被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65 號法案列為致癌物,二者加上 TCIPP 都被加拿大政府認定對人類健康有害。但在美甲過程中多大的暴露量才會造成健康損害,學界並沒有給出統一的答案,行業內更是缺乏針對性的監管,這類物質還將繼續活躍在人們的指尖。

  “無毒”指甲油並不百分百安全

  2006 年以來,美國製造商開始主動將一級致癌物甲醛、有發育和神經毒性的有機溶劑甲苯、以及被證明有生殖和發育毒性的增塑劑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nBP)這三種有害化合物踢出指甲油的成分清單,並為新配方打上了一個“3-free”的標籤。自那時起,歐美市場上掀起了暗示指甲油“更無害”的“free”風潮,“5-free”甚至“10-free”的指甲油品類也越來越多。但它們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安全,問題就出在增塑劑上。

  2018 年,一組美國學者選取了當地在售的來自 12 個品牌的 40 種帶有“n-free”標籤的指甲油,想知道這些以“無毒”為賣點的指甲油是否真的不含有毒成分。結果有好有壞:有毒的 DnBP 確實從全部 40 個樣品中消失了,但一些製造商選擇使用 TPhP 作為 DnBP 的替代品加進了“無毒”指甲油。在這項調查里,超六成指甲油被檢出了 TPhP,其中 13 種指甲油在成分表中標明了該物質存在,還有 12 種成分表不含 TPhP 的指甲油被實際檢出了 TPhP,而且它們都帶有“5-free”或者數字更大的“無毒標籤”。

  TPhP 是近年來才被證實有害的一種內分泌干擾物,它會對人類的甲狀腺功能和生殖健康產生不利影響。2015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塗完指甲油後 10~14 小時,人類被試尿液中 TPhP 的代謝產物 DPHP 水平增加了近 7 倍。而尿液中 DPHP 水平增高已經被證明與女性卵細胞體外受精能力下降,男性精子質量變差密切相關,並且伴隨有甲狀腺功能的改變。

  此外,不少研究還觀察到了 TPhP 暴露的性別差異:女性尿液中 DPHP 的水平普遍高於男性。一項針對美國家庭環境中有機磷酸酯類物質的研究發現,女性尿液 DPHP 的含量大約是男性的 2 倍 。考慮到 TPhP 也是一種廣泛存在於居住環境中的阻燃劑,並且這種大分子往往會與環境灰塵結合在一起,因此美甲可能只是女性暴露較高的原因之一。

  健康風險有多大

  在美國,大約有 40 萬名美甲從業者活躍在服務行業中,根據美國勞工部的預測,到 2028 年,該國註冊美甲師和修足師的數量還將增長 10%。在中國,美甲從業人數早在 2011 年就達到了百萬級別,持證美甲師占總從業人數的 16.6%。

  女性是這一行業的絕對主力。據統計,美國 97% 的美甲師為女性,至少 45% 的人群每週工作在 30 小時以上,並在該領域工作了 8 年以上。在本文開頭介紹的新研究中,45 名美甲師有 43 名是女性,年齡在 21~58 歲之間。一項中國市場調研則顯示,2021 年美甲消費者群體中女性超八成,絕大多數是 20~39 歲群體。美甲師和消費者共同面臨的內分泌干擾物暴露問題,幾乎可以被等同為指向女性的健康風險。

  然而,指甲油增塑劑是否存在安全劑量,我們應該以怎樣的標準去規範它們在化妝品和個護產品中的使用,都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在追求美的時候,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相關論文:

  Occupational Exposure of Canadian Nail Salon Workers to Plasticizers Including Phthalates and Organophosphate Esters。 Linh V。 Nguyen, Miriam L。 Diamond, Sheila Kalenge, Tracy L。 Kirkham, D。 Linn Holness, and Victoria H。 Arrandale。

  Environ。 Sci。 Technol。 February 14, 2022

  https://doi.org/10.1021/acs.est.1c04974

  Phthalate and Organophosphate Plasticizers in Nail Polish: Evaluation of Labels and Ingredients。 Anna S。 Young, Joseph G。 Allen, Un-Jung Kim, Stephanie Seller, Thomas F。 Webster, Kurunthachalam Kannan, and Diana M。 Ceballos。

  Environ。 Sci。 Technol。 2018, 52, 21, 12841–12850

  https://doi.org/10.1021/acs.est.8b04495

  其他參考資料:

  https://www.fda.gov/cosmetics/cosmetic-products/nail-care-products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8162782/

  https://www.yicai.com/news/4630379.html

  https://report.iimedia.cn/repo7-0/39460.html?acPlatCode=IIMReport&acFrom=bottomDownloadBtn&iimediaId=80807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科研圈”(ID: keyanquan)

  圖片來源:Pixabay

  撰文  魏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