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量高速增長,威士忌市場是否處在爆發前夜?

2022年03月03日10:10

伴著輕盈的爵士音樂,幽暗的燈光,坐在一張靠窗的小桌旁,看著窗外都市霓虹閃爍,搖晃著水晶玻璃杯中深色的酒體,輕輕送入口中...這種場景,正是不少都市年輕人,對於時下酒吧的最直觀印象。而在這種頗具慵懶與時尚氣質的氛圍中,威士忌無疑是主角之一。

隨著年輕消費群體崛起,以一二線都市青年為代表的年輕客群對體驗式消費的追捧,讓威士忌這一品類一改過去默默無聞的狀態,迅速在中國市場擴展開來。

新京報記者近期在蘇格蘭威士忌協會 (SWA)網站注意到,該網站2月中旬發佈的數據顯示,中國市場增長迅猛,在金額上已超越德國、日本、西班牙等市場,躋身蘇格蘭威士忌前五大出口目的地行列。

除了蘇格蘭威士忌進口量的高速增長,日本威士忌在國內也受到歡迎。另外,一些國內酒企也正在加速佈局威士忌產業,在酒水消費日趨多元化的中國市場,威士忌到底有著怎樣的前景?

進口量快速增長

具體來看,2021年蘇格蘭威士忌對中國大陸的市場出口額為1.98億英鎊,同比增長84.9%。而美國市場同比增速為8%、法國市場同比增速為3%、新加坡市場同比則下降了14%。

有分析認為,對於蘇格蘭威士忌酒商而言,儘管目前中國大陸在總進口量上較前兩位的美國與法國仍有差距,但較高的增速決定了蘇格蘭酒商無法忽視中國市場的潛力。

中國市場的潛力,還體現在總進口量的增速上。

根據海關總署近期發佈的數據,威士忌酒商品從2021年1月到12月的進口量約為3028萬升,合人民幣29.97億元。而在2020年1到12月,威士忌酒商品的進口量約為2104萬升,合人民幣16.64億元。短短一年,威士忌進口有超過900萬升的增量。

2021年1-12月威士忌酒進口量及金額。
2021年1-12月威士忌酒進口量及金額。

即使考慮到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給終端消費市場帶來的不利影響,與2019年的進口數據對比,中國威士忌市場的上升勢頭依然可觀。數據顯示,2019年1-12月,威士忌酒商品的進口量約為2158萬升,合人民幣14.39億元。

從上述數據還可以發現一個重要信息,即2019年儘管進口量略高於2020年,但金額數據卻要比2020年少2.25億元。這也意味著,進口威士忌的均價在提升。有觀點認為,即使考慮成本提升等因素影響,也不難看出我國進口威士忌不僅在量上有所提升,在質量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客群更為年輕化

事實上,威士忌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愛酒人士的視野中,除了進口數據的直觀體現,在日常消費場景中,年輕消費群體正日益成為威士忌這一品類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關鍵,尤其是以威士忌作為基酒調製雞尾酒,並配合特定主題的氛圍、音樂等元素經營的酒吧,成為威士忌在年輕客群中得以推廣的重要力量。

2月26日晚間,在位於大興區高米店附近的某私人定製酒吧,新京報記者感受到了這類酒吧對年輕人的吸引力。記者隨機向店內消費者詢問到店消費的原因,總結下來主要有三個要素:讓人放鬆的環境和音樂、烈度較低,容易入口的雞尾酒產品以及更適合個人需求的私密社交空間。而店員在與記者交流過程中也表示,目前來店內消費的顧客,少有大規模團隊,多是兩三人的密友,或是獨自消遣。

這也讓大量作為雞尾酒基酒存在的威士忌,以更具備個性化、時尚化的形象出現在年輕人的視野當中,並逐步培養起一批願意嚐試威士忌的消費者。

有行業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宴請、禮贈等場景,白酒擁有絕對強勢的地位;但在更具備年輕化、個性化的消費場景中,白酒似乎已經被威士忌壓住一頭。在一二線城市,威士忌的能量在以個體為單位的消費場景中,以及更具備私密性的小規模社交場景中有較多發揮。尤其是在酒吧等被年輕群體視為時尚與休閑放鬆的場景內,威士忌出現的頻率,遠高於白酒。

新京報記者在大眾點評APP上,以威士忌為關鍵詞進行搜索,能得到約4792個結果,若將搜索關鍵詞定為威士忌酒吧,依然有1890個結果。在這些威士忌酒吧中,除了包含了威士忌產品的純飲服務,更多是以威士忌為基酒的花式雞尾酒產品。而當以白酒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時,出現了3291個結果,若以白酒酒吧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則僅有419個,遠少於威士忌酒吧。

突出的“日威”產品

威士忌在中國市場的熱度不僅僅停留在街頭。在投資品市場,日本威士忌的熱度讓部分精品威士忌“一瓶難求”,更讓部分優質日本威士忌生產商開啟大幅度價格調整。

此前,烈酒巨頭賓三得利(Beam Suntory)旗下的三得利烈酒公司發佈公告,表示為了維持產品穩定供應,對部分產品實施價格調整,實施時間從2022年4月1日起開始。

新京報記者在該公司發佈的漲價商品名錄中注意到,多款在華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日本威士忌品牌有5%到28%不等的漲幅。其中響30年、響21年、山崎25年、山崎18年、白州25年、白州18年等年份高、投資者收藏意願高的產品,漲幅均達到了28%。

從三得利方面給出的漲價原因看,該公司認為近年來威士忌酒市場在國內外持續擴大,為了滿足需求,公司一直在積極地進行蒸餾鍋和貯藏庫的增設與設備投資。但是,一部分商品現在仍然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

事實上,從中國市場進口的日本威士忌增長情況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三得利口中的“無法滿足客戶需求”。

新京報記者從海關統計數據在線查詢平台瞭解到,2019年日本威士忌進口量達到72萬升,金額合人民幣約6970萬元;2020年進口量為118.7萬升,金額合人民幣1.73億元、2021年國內日本威士忌累計進口量則達到184.8萬升,金額合人民幣3.3億元。

國產化前景待考

相對於日本威士忌以及蘇格蘭威士忌的高熱度與高增長,國產威士忌顯得頗為低調。行業人士指出,威士忌在中國並非主流品類,其關注度近幾年剛有提升,因此無論是企業數量還是生產規模,無法與進口威士忌比較。但進口量暴增,也讓中國業者嚐試從中挖掘到介入烈酒領域的機會。

百潤股份早在2019年就已計劃進入威士忌市場,並在2019年年報中提及2020年佈局並推進烈酒全產業鏈建設等內容。到2021年11月19日,百潤股份回答投資者提問時表示,公司“伏特加及威士忌生產建設項目”已基本建設完成,“烈酒(威士忌)陳釀熟成項目”與“麥芽威士忌陳釀熟成項目”的建設工作目前正有序推進。

根據百潤股份的說法,對麥芽威士忌陳釀熟成等項目的投資,將推進公司國產威士忌系列產品酒的產業佈局,進一步優化公司的產品結構,增強公司核心競爭力和盈利能力。

怡園酒業此前也宣佈以1500萬港元收購萬浩亞洲有限公司100%股權,萬浩亞洲持有福建德熙100%股權,主要從事威士忌貿易,以及通過位於福建省的威士忌生產工廠釀製威士忌。怡園酒業的舉動,被業界視為怡園酒業跨入烈酒領域的第一步。

威士忌這一品類,似乎成為低度酒類生產企業,跳過白酒,跨入烈酒生產領域的重要選擇。

而國際大廠也紛紛加碼中國。2021年11月,帝亞吉歐在中國的首座麥芽威士忌酒廠,洱源威士忌酒廠在雲南正式宣佈破土動工。據稱,該項目投資額約為7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為5億元。另一巨頭保樂力加,同樣在2021年11月宣佈,其位於四川省峨眉山的疊川麥芽威士忌酒廠揭幕。這也是首個由國際烈酒與葡萄酒集團在華投資興建的麥芽威士忌酒廠。保樂力加更計劃在十年間為疊川麥芽威士忌酒廠投資10億元人民幣。

值得注意的是,白酒巨頭也曾嚐試與國際大廠合作,試水威士忌領域。洋河股份此前與帝亞吉歐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聯合成立江蘇洋河帝亞吉歐酒業有限公司,並發佈雙方攜手打造的首款中式威士忌新品“中仕忌”。

業內人士表示,國際國內酒業巨頭密集加入戰局,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在酒水消費日趨多元化的中國市場,提前佈局既是“押寶”威士忌這一品類在未來具有長期發展價值,更是分散企業風險。尤其對國內酒水企業而言,在白酒、葡萄酒等品類總體產量增長乏力的情況下,威士忌不失為一個新的增長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