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尼憶酒後與舒米高打架:事後他主動向費sir認錯

2022年02月25日11:13

  曼聯名宿堅尼(Roy Keane)回憶了和彼特舒米高(Peter Schmeichel)有一次在酒店發生爭執,他們深夜在走廊裡發生打鬥,最後舒米高的眼部被打腫。

  「當我受傷回來後,彼特不想讓給我隊長的位置,所以我們之間關係有點緊張,」堅尼在Overlap Live活動中說,「關係很緊張,我們都不喜歡對方,但我很高興他是我們的守門員,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們在季前賽,像往常一樣喝酒,一直喝到淩晨三、四點鐘。我對彼特說了些什麼,他就在房間外面等我。我到尼奇畢特(Nicky Butt)的房間吃三明治,他真是個瘋狂的傢伙,房間裡沒有女人,也沒有違禁品,只有三明治!我走出房間,彼特正在等我,他說‘我受夠你了!’,我記得我走過的時候,我在想‘你已經受夠我了?那讓我們開始吧’,顯然我們吵了一架,好像過了很久,但我猜大概是兩、三分鐘。」

  「不管你信不信,畢特也參與了,他總是能出現在現場,如果在某處發生了什麼事,不管是好是壞,畢特都會在那,就像他比賽的時候一樣。我和丹尼斯-艾雲(Denis Irwin)住一個房間,有趣的是第二天早上我們遲到了。丹尼斯艾雲是很直接的人,我想他每週日還會去做彌撒。丹尼斯說‘羅伊,我們遲到了’,我說‘丹尼斯,你xx的閉嘴好嗎?你讓我頭疼’。」

  「我們在房間整理自己的背包,他對我大喊大叫,而我的手真的很疼。我對丹尼斯說‘昨晚我肯定打架了,但我不記得了’。我們上了大巴,費格遜(Alex Ferguson)發瘋了。我走到車後面,問布蒂發生了什麼事。我說‘我隱約記得,我和彼特打架了嗎?’,彼特戴著眼鏡,這可是在大早上。後面有一場新聞記者會,兩名球員必須參加,那就是我和彼特。最後,彼特摘掉了眼鏡,他的眼睛被打青了。當我們回到曼徹斯特基地時,費格遜叫了我們,他很生氣,說‘你們兩個是球會的恥辱,你們會被罰款的。他說波比-查爾頓(Sir Robert Charlton)爵士和我們住在同一層樓,還說我們是球隊的恥辱,我在想‘他本來可以阻止我們打鬥的!’」

  「老實說,我們當時有很棒的更衣室氛圍。公平來說,對待彼特我會給他一點信任,他跟費格遜說‘教練,這都是我的錯,我當時在走廊等他’,所以他承擔了錯誤,在那之後我們之間就沒事了。能消除我們之間的緊張關係是件好事,不過這是一場精彩的打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