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又掏出一件“大殺器”,就這?! | 參考快評

2022年02月25日21:26

就在俄羅斯昨天宣佈對烏克蘭展開特殊軍事行動之後,北京時間今天淩晨,美國總統拜登發表全國講話,對普京表示強烈譴責並宣佈對俄追加一系列新製裁。新製裁包括:新增4家俄羅斯銀行列入製裁名單、製裁更多俄精英人士及其家人、製裁俄羅斯軍隊、禁止13家大型俄企在美募資、對24名白俄羅斯人士和企業製裁、禁止對俄特定技術出口等。

在多家美國媒體對拜登講話的報導中,“製裁”無一例外是高頻詞。

俄烏危機當前瞬息萬變,背後成因複雜。流血衝突絕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各方保持理性、對話協商才是最優解;而製裁,特別是非法單邊製裁,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有效途徑。美國似乎完全不記得,2011年以來它對俄羅斯實施製裁已有100多次,卻幾乎沒有收效。拜登的對俄政策工具箱里,似乎已經拿不出新花樣。

▲2月24日拍攝的視頻畫面顯示,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白宮就烏克蘭局勢發表講話。(新華社)
▲2月24日拍攝的視頻畫面顯示,美國總統拜登在華盛頓白宮就烏克蘭局勢發表講話。(新華社)

美國的健忘可謂“一脈相承”。在早些時候的另一場講話中,拜登指斥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毫無來由且毫無理由”,說得理直氣壯。

“毫無來由”?拜登這麼說,當真把美國和北約長期以來在俄烏問題中所扮演的角色洗得十分清白?不過,美國忘的事好像有點多。

首先,對健忘的美國來說,普京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是“無端發難”。事實上,俄羅斯的安全焦慮由來已久。以美國為首的北約20多年來五次東擴,把防線向東推進千餘公里,日益抵近和圍堵這個昔日頭號對手。烏克蘭問題爆發是俄羅斯一再失去緩衝地帶之後的絕地反擊。

其次,對健忘的美國來說,北約從未向俄羅斯承諾不東擴。事實上,北約確實有過表態。據德國媒體報導,英國檔案館解密的一份德英美法四國官員1991年於波恩舉行會議後撰寫的報告顯示,四國當時一致認同 “東歐人加入北約是不可接受的”。這種小事,恐怕美國不屑於記。

此外,對健忘的美國來說,接收烏克蘭的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因為北約“向來信守門戶開放原則”。其實,俄羅斯曾多次試探能否加入北約,卻遭到諸如“俄羅斯太大了”等說辭的搪塞拒絕。美國和北約一手雙標玩得出神入化。這種應酬話,想來美國也無心去記。

不過,美國倒是唸唸不忘把克里米亞事件拿出來說,作為證明俄羅斯“邪惡”的註腳——在西方和美國的敘事中,這可是二戰以來歐洲大陸僅有的一次,領土邊界因為武力侵犯而改變。

且慢,僅有的一次嗎?別忘了,1999年北約曾對南聯盟一通狂轟濫炸,最終促成了科索沃獨立和南聯盟解體。轟炸還造成中國駐南聯盟使館三名中國記者犧牲。正如我外交部發言人所說,這是北約至今欠著中國的一筆血債。這件事美國不記得了?沒關係,中國人會幫忙記!

說回現實。就在拜登又舉起製裁大棒的前一天,美國前民主黨眾議員圖爾西·加巴德發了一條在美國政壇算是“離經叛道”的推文。加巴德寫道:“這場戰爭和苦難本可以很容易避免,只要拜登政府/北約肯認識到俄羅斯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合理安全擔憂。”

同一天在電視講話中,俄總統普京也表示,國家核心利益沒有討價還價餘地,但俄羅斯永遠不排斥直接和坦誠的對話。

如果這次拜登的製裁又雙叒叕沒有起到作用,希望健忘的美國能長點記性,記得對話協商、外交解決俄烏危機的大門仍然敞開。

監製 | 鄧媛

審核 | 薑濤

編輯 | 唐立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