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兵 愛兵 育兵

2022年02月24日05:06

    飛行訓練前,汪曉紅叮囑飛行員劉傳佳相關安全事宜。張永進/攝
飛行訓練前,汪曉紅叮囑飛行員劉傳佳相關安全事宜。張永進/攝

隆冬時節,華北某機場戰機轟鳴,透過駕駛艙玻璃,第82集團軍某陸航旅直升機營營長梁光明看到政委汪曉紅的身影,心裡鬆了一口氣,他知道,“看到政委就是到家了”。

在該陸航旅,政委汪曉紅是“親人”般的存在,“有他在心裡特別踏實”。梁光明記得,他第一次見到汪曉紅是在2019年10月4日,那時他與戰友剛參加完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閱兵任務返回旅里,就是在跑道旁,見到了前來迎接他們的新任政委汪曉紅。儘管是初次見面,但汪曉紅脫口就叫出了梁光明的名字,還細緻地詢問他任務是否順利,家裡是否有困難,“感覺特別親切”。

隨後的幾個月裡,汪曉紅一有時間就來訓練場上跟飛跟訓。最長的一次,他跟著直升機飛行訓練3個小時,坐在機艙里與飛行員聊天,詢問他們的思想情況、家庭情況和實際困難。看到汪曉紅忙碌的身影,梁光明和戰友們在心裡認定,“這是我們的好政委,我們願意跟著他”。

如今汪曉紅對陸航旅的諸多工作瞭如指掌,但兩年多以前,剛調任陸航旅時他對直升機飛行瞭解並不多。

“只有取得軍事工作的資格證,才能拿到政治工作的合格證。思想教育和軍事訓練是分不開的,在陸航旅飛行你插不上話,飛行員憑什麼服你?”汪曉紅反問自己。上任不到一個月,他便決定跟飛跟訓,“跟著飛行員上飛機,坐到他們身邊去”。

第一次跟飛,汪曉紅就體驗到了與坐民航飛機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次恰逢大霧,窗外白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只有狂風捲著白霧在機身兩側飛快掠過。直升機在空中顛簸得厲害,汪曉紅緊緊抓住座椅,問飛行員害怕嗎,飛行員只笑著告訴他“都習慣了”。

一次,他和飛行員一起進行戰術動作訓練,直升機從1000米的高空直接俯衝下來,幾乎擦到地面,又即刻攀升到800米高。失重和超重的感覺交替襲來,汪曉紅坐在機艙里,和飛行員一起感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壓力。

“你不知道飛行員真正面臨的情況,就不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汪曉紅說。在隨後的政治教育中,他將跟飛跟訓的感受融入其中。教育課堂上他從不照本宣科,而是結合飛行訓練任務與大家談心解惑。旅里的不少老飛行員、老士官,甚至是官兵家屬,都被汪曉紅請上過講堂,有針對性地為官兵們授課、答疑。

針對陸航部隊專業空地兩條線、年齡覆蓋老中青、吃穿住用各不同所帶來思想關切差異大的實際,汪曉紅組織全旅官兵區分飛行、地面等不同類別人員,圍繞“五個不一樣、五個是一樣”話題進行大教育大討論,凝聚起“官兵一條心、一切為強軍”的思想共識。

飛行是高風險的事業。在汪曉紅看來,飛行安全是陸航旅的重中之重。為此,他查閱諸多資料,請教了很多老飛行員,總結自己跟飛跟訓的經驗,創造性提出嚴把思想、身體、心理、婚戀、航理等“八個關口”的安全組訓模式,飛行安全自此有了制度上的保證。

“政治工作是服務和保證戰鬥力的。”汪曉紅說。在他心中,政治工作與軍事訓練從來不分家。

多年政治工作的經驗也讓汪曉紅深知,“只抓官兵思想是不行的,還要關注他們的心理健康”。飛行員常年駕駛戰機,身心承受巨大壓力,汪曉紅帶領機關相關人員研究方案、緊前推動,構建了“旅有心理服務中心、營有心理疏導室、連有心理測評終端、班排有心理服務二維碼”綜合服務體系,及時發現和消除官兵的心理問題。

一次,汪曉紅在跟訓中發現,該旅每個機務連都有一間供機械師任務間隙臨時休息的空房間,直升機放飛後,大家就“兩眼望天”無事可做,時間白白浪費。

“如果建個學習室,就能為官兵爭取到寶貴的學習時間。”定下決心,汪曉紅帶領黨委“一班人”說干就干,從此每個機務連便有了涵蓋多功能廳、工具室、加餐室等“一廳四室”的機務綜合保障中心,理論學習書籍、專業技能教材等一應俱全。

“要讓學習教育真正走進每一名官兵的心裡,讓大家願意學,主動學。”汪曉紅鄭重地說,“我們不僅要為官兵的今天著想,更要為官兵的明天著想。”

2020年下半年,汪曉紅著眼年輕官兵的思想特點,立足旅隊現有實際,探索分層施教和動散抓教辦法,在全旅創建旅有智慧教育中心、營連有智慧宣教室、任務分隊有平板終端、官兵有專屬“掌上平台”的網絡教育格局,實現了“全旅一張網,千里一堂課”。

如今,“掌上平台”里還有炊事烹飪、車輛修理、電腦操作、攝影攝像、動漫創作等專業技能培訓課程,官兵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自行學習。官兵如有需求或建議,還可以通過留言板留言。

大到建議修建塑膠跑道,小到宿舍更換飲水機,每次看到官兵的需求,汪曉紅都會及時回覆解決。前些年,不少官兵對旅家屬院天然氣不通、暖氣不熱、燈光不亮意見較大,旅黨委立下“三通”軍令狀,克服重重困難,不到三個月就把這個老大難問題解決了。如今走在營區的路上,晚上燈火通明,不少官兵都說“四處亮堂堂,心情也舒爽”。

每天不管多忙多累多晚,汪曉紅都要抽出時間到營區轉一轉,到各個點位看一看,到官兵中問一問,及時掌握官兵所思所想。他還能叫出所有機關幹部、中校以上飛行員、高級士官和小散遠單位官兵的名字。

汪曉紅有一個談心本,上面詳細記錄著每個談過心的官兵的個人情況、思想變化、家庭困難,並因人而異,提出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

場站通信導航連北導航台台長蔣智鵬曾是汪曉紅關注的對象。2019年,還在該旅通信導航連當文書的蔣智鵬考軍校落榜,逐漸失去目標,工作提不起勁頭,萌生了退役回家的想法。

一天,汪曉紅轉連隊時碰到無精打采的蔣智鵬,主動找他談心。起初,蔣智鵬內心忐忑,三言兩語過後,汪曉紅的親和力讓他敞開了心扉。汪曉紅鼓勵他:“每個崗位都能成才,有為者才有位。”

那次之後,汪曉紅每次轉到通信導航連,都會叫上蔣智鵬聊天,瞭解進步情況,分享成長經驗。他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政委就像自家的父母一樣,真心對我好。”蔣智鵬說。因為汪曉紅的鼓勵,蔣智鵬重拾自信,努力工作,很快成為北導航台台長。去年,因成功處置飛行保障特情,蔣智鵬榮立個人三等功,所在導航台榮立集體三等功。今年,他準備參加提干考試,留在部隊長干。

事實上,汪曉紅也的確將官兵們看作“自家孩子”。他走在營區里會像個長輩一樣,親切地笑著向官兵們打招呼。為了讓自己與官兵融在一起,他只要有空就與官兵一起跑步打球,打成一片。2021年4月,上級組織指揮員考核,汪曉紅以優異成績被評為一級指揮員,軍事體能達到特三級水平。

有時看到汪曉紅帶頭工作訓練的身影,梁光明會覺得“心裡熱乎乎的”。“政委都這麼拚,自己還有什麼理由懈怠呢?”每次旅里官兵執行飛行任務,不論多忙,汪曉紅都堅持親自帶隊送戰鷹升空,迎戰鷹凱旋,颳風下雨都雷打不動。

“你要始終讓官兵感覺到,你和他們是站在一起的,和他們共同承擔風險、分享喜悅。”汪曉紅認真地說。他至今記得就任第一天向全旅官兵許下的承諾:“我是來和大家一起幹工作的,不是來當官的”。

梁光明認為,汪曉紅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把政治工作威信在部隊牢固立起來。但對於官兵們的好評,汪政委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政委就是要知兵、愛兵、育兵。”汪曉紅笑著解釋,“我只是盡了自己的本分,做了一名政委該做的事。”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天然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2月24日

08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