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自由車隊”風波暫平,美國版“人民車隊”又要登場

2022年02月23日13:43

▲2月20日,加拿大首都“自由車隊”抗議宣告結束,警方逮捕近200人。視頻/新京報·世面

當地時間2月21日,加拿大聯邦眾議院以185票讚成、151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聯邦政府此前決定適用的《緊急狀態法》,該法主要用來應對“自由車隊”示威者在加拿大各地堵塞過境通道、圍堵首都重要設施等行為。

一項新規引發的卡車司機

抗議示威活動

由於新冠疫情再度吃緊,去年10月,加美兩國政府共同商定了穿越兩國邊境卡車司機的檢疫標準,要求所有司機都必須出示新冠疫苗接種證明方能過境。加拿大自1月15日、美國自1月22日起開始實施此項新規,但卡車司機對此表示強烈抗議。

1月14日,加拿大西部分離運動活躍分子、前健身教練利奇率先在某網絡籌款平台上發起“2022自由車隊”籌款,呼籲示威者前往渥太華。第一批示威車隊於1月28日抵達渥太華,最多時聚集在渥太華市中心的卡車超過3000輛。

最初,渥太華市政當局和警方認為其示威“不成氣候”,希望將他們控製在特定而有限的區域內。聯邦、省兩級政府採取了聽之任之的“透明”態度,這導致“自由車隊”在渥太華市中心“安營紮寨”達22天之久。

“自由車隊”的訴求也從最初的“放寬疫苗通行證政策,給卡車司機一條活路”,擴散到“反對幾乎一切防疫措施”,乃至“推翻特魯多政府”。

事實上,加拿大卡車司機抗議示威活動受到保守派和右翼追捧,一些示威者甚至衝砸要求顧客戴口罩的商場,令當地市民怨聲載道。

▲2月11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市,警方調動市政卡車封鎖了安大略省議會大廈前的街道。圖/新華社
▲2月11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市,警方調動市政卡車封鎖了安大略省議會大廈前的街道。圖/新華社

迫於壓力,加拿大三級政府不得不採取措施:2月6日渥太華市、2月11日安大略全省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特魯多總理和多位內閣要員相繼表態“不會讓步妥協”。

“自由車隊”隨後在加拿大境內多省、多處堵塞加美過境點,其中堵塞“第一過境點”、有“加拿大經濟動脈”之稱的大使橋長達7天。但結果事與願違,此舉不僅令其民意支持率加速流失,也促使聯邦政府最終下決心適用《緊急狀態法》。

2月14日,特魯多政府宣佈適用《緊急狀態法》,之後警方持續在渥太華展開強製行動,共計逮捕170人以上,並動用了警棍和胡椒噴霧。但根據相關程序,動用《緊急狀態法》得到聯邦總理授權還不夠,還需要在7天內向聯邦眾議院和參議院提交理由,獲得兩院多數票追認。

好在渥太華長達22天的“卡車圍城”,拜適用《緊急狀態法》所賜,“終於結束了”。

非同小可的《緊急狀態法》

《緊急狀態法》於1988年獲得通過。按照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說法,這將是加拿大政府史上首次啟動這一法案。

該法案允許聯邦政府在四種情況下動用可能的聯邦資源和手段恢復秩序——公共福利緊急狀況、公共秩序緊急狀況、國際緊急狀況和戰爭緊急狀況。

該法案賦予聯邦政府廣泛權力,例如限制自由行動和集會、凍結個人和企業賬戶、切斷融資渠道以及動用軍隊和聯邦警力。加拿大聯邦總理特魯多表示,適用《緊急狀態法》是“有時間限制、有針對性、合理和相稱的”非常措施。

▲2月10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卡車司機抗議現場,遛狗的居民從卡車前走過。圖/新華社
▲2月10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卡車司機抗議現場,遛狗的居民從卡車前走過。圖/新華社

但非常措施畢竟是非常措施,它賦予聯邦政府超越常規的權力,使之在期限和適用範圍內可以超越省、市兩級進行干預和參與執法,這在主張“三級政府各司其職”的加拿大是非常敏感的。

正因如此,聯邦政府適用《緊急狀態法》後,即向聯邦眾議院和參議院提交理由,爭取兩院批準、追認。由於加拿大聯邦參議院基本上是象徵性和純禮儀性的,因此眾議院的博弈至關重要,在某種程度上成為特魯多及其執政黨、內閣的信任投票。

加拿大主要政黨在政府使用《緊急狀態法》必要性的問題上形成對立的兩派,一派是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和以賈格米·辛格為首的新民黨;另一派以保守黨和魁北克黨團為主,他們反對使用《緊急狀態法》。

從各黨派在聯邦眾議院所占席位上看,支持使用這部法律的占明顯優勢。

▲2月10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卡車司機抗議現場,一輛警車守在路口。圖/新華社
▲2月10日,在加拿大渥太華卡車司機抗議現場,一輛警車守在路口。圖/新華社

“自由車隊”背後的美國身影

然而,這隻是初勝。

由於《緊急狀態法》有效期只有適用之日起30天,屆時就需重新表決,特魯多內閣能否在30天內徹底平息“自由車隊”抗議示威活動,對其是嚴峻考驗。

不過,本來支持“自由車隊”的加拿大人比例就不高,且隨著其行動的持續和越來越偏激,這一比例還在快速下降。加拿大民調機構安格斯·里德研究所本週民調顯示,72%加拿大受訪者認為示威者應該解散。

還應看到,此次事件導火索是卡車司機的“疫苗通行證過境問題”,但實際上加拿大卡車司機接種率超過90%。因此,受影響更大的其實是美國司機。

此次“自由車隊”示威活動過程中,美國反疫苗論者、特朗普支持群體的身影清晰可辨,令“自由車隊”得以獲得“持久戰”的關鍵支持——充沛的財源。

據悉,加拿大“自由車隊”示威活動的資金大部分來自美國,加之美國右翼媒體、平台的推波助瀾和美國支持者在邊境另一側的響應,也讓“自由車隊”的示威活動獲得更大效果和影響力。

如今,在加拿大《緊急狀態法》鞭長莫及的美國,“自由車隊”的支持者正試圖發動名為“人民車隊”的“美國版”行動。屆時,美加兩側是否會形成“蹺蹺板效應”,導致加拿大境內亂局“死灰複燃”,仍需拭目以待。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 徐秋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