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宅經濟”紅利將耗盡 荷李活流媒體大戰陷瓶頸

2022年02月21日17:09

  要論荷李活尚存的五大電影公司中,哪一家在疫情時代最為成功,恐怕非索尼影業莫屬。在過去半年不到的時間里,索尼影業的《超能敢死隊》《毒液2》和《蜘蛛俠:英雄無歸》三部電影的全球總票房達到25億美元,而且北美票房都超過了十億美元,全都躋身2021年年度北美票房十大榜單,只比迪士尼少了一部(環球、米高梅和派拉蒙各有一部,華納則是掛零)。不過,在發行的影片接連取得票房成功之外,索尼影業的發展也始終存在一個隱憂,那就是“五大”之中,只有它還沒有自己的流媒體平台。

  目前,在這場已打得越來越火熱的荷李活流媒體大戰中,有人戲稱索尼影業已成了一家隔岸觀火的軍火商,只管出售武器,自身不加入戰團,暫時看來倒也不是全無可取之處。因為在這場燒錢全無節製可言的亂戰中,已有荷李活公司深陷危機,也向各家荷李活公司敲響了警鍾。

  上週,派拉蒙影業在向全球股東說明自身下一步投資計劃後,股價不僅不升,反而大跌超20%,市值直接蒸發掉50億美元。

  長達兩小時的股東說明會上,派拉蒙負責人反複強調流媒體大戰的重要性,宣佈公司目標是在2024年達到一億訂戶,為此將投入60億美元用於內容製作。結果,這番宏偉誌向顯然未能獲得華爾街股票分析師的認可,他們紛紛降低了對派拉蒙股價的預期,直接導致這逾20%的大跌。

  在這批分析師看來,各家公司對於流媒體訂戶的爭奪,很快會迎來一個瓶頸期。目前,Netflix以2.22億訂戶遙遙領先;開業僅有兩年多時間的Disney+也已擁有了1.3億訂戶;排在第三位的則是擁有7400萬訂戶的華納流媒體HBO Max。對比下來,派拉蒙旗下的流媒體平台Paramount+的訂戶數目前是3280萬,雖大大好於環球影業的流媒體平台Peacock的900萬用戶,但和後者一樣,顯然已在這場大戰中掉了隊。

  為了推廣Paramount+,派拉蒙在墨西哥城辦一場號稱拉美地區最大的無人機燈光秀

  想要迎頭趕上,就必須繼續燒錢。於是,在過去的兩年里,派拉蒙賣掉了旗下的媒體公司CNET,賣掉了位於紐約的CBS大樓,賣掉了位於洛杉磯的CBS攝影棚,原本還想將旗下的圖書公司西蒙與舒斯特爾集團也賣給蘭登書屋,但最後因涉嫌行業壟斷而被美國司法部叫停。總之,派拉蒙為湊夠子彈而做了不少努力,但結果拿出來的最新投資計劃,也只是60億美元,僅僅只是Netflix或迪士尼內容投入的一個零頭。

  另一方面,根據其最新財報,派拉蒙手握的自由現金流已從2020年的19億美元,大幅下滑到2021年的4.81億美元,而自由現金流恰恰正是判斷一家上市企業能否健康成長的關鍵要素之一,也難怪其股價上週會經曆雪崩了。

  再結合上月Netflix公佈去年第四季度財報後,也因為新增訂戶數量不如預期,股價直接跌掉20%,至今都未能收複失地的情況來看,過往幾年里各家流媒體平台的良性循環方程式(用戶增加→華爾街看好→股價升→熱錢注入→加大投資生產內容→吸引更多用戶),近期似乎顯現出一些不一樣的變化。

  一方面,持續兩年的疫情畢竟還是出現了緩和的趨勢。疫情期間大家因為主動或被動宅家而讓流媒體平台享受到的所謂“宅經濟”,也慢慢到了紅利吃盡的階段。緩緩走出低穀的院線行業,終究還是會贏回不少熱衷銀幕體驗的觀眾,流媒體平台勢必會受到此消彼長的影響。

  另一方面,目前看來全球各地都在經曆新一輪通貨膨脹,庶民生活不易,一家一戶願意用在流媒體平台上的訂費,也不可能無限增長。今年一月,Netflix的美國各檔用戶訂費普漲,最高每月至19.99美元,目的自然是要應對其不斷上升的內容製作費用,但也因此勸退了不少對價格敏感的用戶。

Netflix的新用戶免費試用三十日優惠措施已取消
Netflix的新用戶免費試用三十日優惠措施已取消

  過往,Netflix曾提供過新用戶免費試用三十日的“餡餅”,結果卻發現許多人利用這三十天免費期抓緊看完自己想看的節目後,就和Netflix徹底說拜拜了,於是不得不取消了這一優惠措施。而同樣遇到這一問題的Disney+和亞馬遜Prime Video等平台,近期索性又回到了部分熱門劇集一週一更新的老路上,為的就是要避免這種用戶看完就撤的情況。

  最主要的或許還在於,排除巨大的中國市場外,賸餘的全球流媒體市場,終究就只有這些,不可能始終保持高速增長。過去一年里,Netflix重磅推出的包括《魷魚遊戲》《不要抬頭》在內的多款爆品,似乎給人留下一種流媒體越來越火的印象,但數據不會說謊:2021年的全年Netflix新增訂戶數是自2015年以來新增訂戶數目最少的一年。

  而且,在除中國之外最具人口紅利優勢的印度市場,各家流媒體公司又遇到了險惡的價格戰。Disney+訂戶中,有高達近四成都來自印度,但印度人每月支付的訂閱費遠低於美國市場。而上面提到的一月份才剛在美國漲價的Netflix,去年十二月卻在印度市場推出了訂閱費降價的優惠,無疑也是形勢比人強的結果。

一個人一天所能擁有的時間,終究只有24小時,不會多一分一秒
一個人一天所能擁有的時間,終究只有24小時,不會多一分一秒

  似乎就在不久之前,面對流媒體市場的蓬勃興起,面對各路電影導演、演員紛紛由銀幕轉戰螢屏,業界屢屢驚呼:電視業的又一個黃金時代已經來臨。但隨著時間推移,更多人開始意識到這麼一個客觀而可悲的事實:一個人一天所能擁有的時間,終究只有24小時,不會多一分一秒。以英國為例,據統計該國觀眾目前可以看到的流媒體平台共有九家之多,提供的娛樂節目累計時長達到12萬5000小時。按照民調結果,普通英國人每天坐在電視機前的時間約三小時,這意味著他要用將近90年的時間才能看完這些節目——當然,他一邊看,另一邊新的節目也在不斷湧現,所以理論上來說,90年也看不完。

  簡而言之,流媒體大戰造成的結果就是四個字——供大於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