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抗疫“壯誌未酬” 美國民眾對政府的期望更悲觀了

2022年02月17日05:32

當地時間2月14日"情人節”,美國內華達州里諾市民眾手持“心碎”形狀的標語牌聚集在一起抗議,要求當地恢復戴口罩的規定。2月10日,內華達州州長史蒂夫·西索拉克取消了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的規定。 視覺中國供圖

1月27日,美國國會下屬的獨立調查機構美國政府問責局,發佈了第9份新冠肺炎疫情全面調查報告。這份長達238頁的報告點名批評了美國財政部、行政管理和預算局、食品與營養局、國稅局等政府部門應對疫情不力,還將美國衛生和公眾服務部(HHS)列入了“高風險名單”。

“高風險名單”是一份針對“存在欺騙、揮霍、腐敗、管理不善或需要進行改造”的聯邦政府機構調查名單,每兩年在新一屆國會會議開始時公佈一次。根據美國政府問責局的報告,之所以將HHS列入這個名單,是因為調查發現該機構在應對諸如新冠肺炎疫情等公共衛生危機時存在嚴重不足。

長期以來,HHS一直是美國政府問責局“高風險名單”中的常客。自2007年起,該局對HHS一共提出了115項整改意見,但至今只落實了一小部分,還有72項沒有落實。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該局對美國主要衛生部門之一的HHS更是火力全開。在1月28日的新聞發佈會上,美國政府問責局局長基恩·多達羅表示:“我們在最新報告中針對疫情提出的建議,以及先前公佈的多項建議,都表明政府需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顯然,美國抗疫不力的責任並不能完全由某一個機構來承擔,這份問責報告體現了美國社會對政府的普遍失望,以及由此而生的“責之切”。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數據,截至2月15日,美國一共報告了7780萬例新冠確診病例,死亡92萬例。此外,美國正在經曆與疫情有關的經濟危機,包括不斷惡化的通貨膨脹和供應鏈斷裂。

拜登未能實現的抗疫目標

“回顧總統一年前製定的抗疫目標,很顯然,他並沒有如承諾所說的那樣戰勝新冠病毒。”《華盛頓郵報》在1月24日發表的文章中寫道。

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後的第二天,拜登雄心勃勃地發佈了一份長達200頁的《新冠肺炎國家戰略》,提出了諸多抗疫承諾,當時贏得了一片讚譽之聲:“振奮人心!”“深謀遠慮!”此前,特朗普政府從未提出過任何明確的抗疫計劃。

一年過去後,美國國家公共電台邀請多名衛生專家,對拜登提出的主要抗疫目標和實際成效進行了梳理對比。

《新冠肺炎國家戰略》的第一個主要目標,是“重建美國民眾的信任”。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前,美國社會已經嚴重兩極分化,民眾對政府充滿了不信任。特朗普在任期間,政府大搞政治操控,公開信息不對稱令人困惑甚至前後矛盾,進一步削弱了公眾的信任。專家表示,在公眾信任度方面,拜登政府取得的進展並不比上一屆政府大多少。與2020年相比,美國民眾目前對政府的信任度略有改善,但仍在曆史低位徘徊。根據2022年初的一份最新調查,信任CDC(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等美國公共衛生機構的受訪者還不到一半。

拜登的第二個主要目標,是開展全面疫苗接種。不可否認,與特朗普時期相比,在擴大疫苗供應和推廣接種方面,拜登政府確實取得了一定進展,一年來共計接種了5億劑疫苗,75%的美國人至少接種了一劑疫苗,這算得上是拜登抗疫行動中最亮眼的成就。但哈佛大學衛生專家米歇爾·威廉姆斯認為,現有接種率並不能滿足當前的抗疫需要,超過6000萬名符合接種條件的美國人仍然拒絕接種,政府卻“對他們一籌莫展”。

第三個目標,是通過大規模檢測手段和明確的公共衛生標準來遏製傳播。美國州地衛生官員協會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弗雷澤表示,儘管聯邦政府希望在全國範圍內推行統一的防疫措施,但美國衛生體制權力分散,各州縣都自行其是。拜登推出的強製疫苗計劃,前不久也遭遇重大挫折——白宮要求員工100人以上的企業必須為員工接種疫苗或進行核酸測試,這一議案卻被最高法院否決。弗雷澤說:“我們的口罩指導意見不統一;我們的檢測途徑不統一;我們的醫療資源不統一;因為供應短缺,分配到各州的物資不統一——這就是我們的體制。”

第四個目標,是保護弱勢人群、縮小種族和城鄉之間的差距。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暴發之初,有色人種和貧困地區獲得的醫療資源有限,感染率和死亡率較高。儘管拜登組建了工作組,致力於解決疫情期間的不平等問題,但對許多人來說,口罩和核酸檢測的價格依然令他們難以負擔。“低收入家庭需要花12美元到20美元進行一次家庭快速檢測,這是不合理的。”威廉姆斯說。

第五個目標,是恢復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拜登當初承諾向全球捐贈10億劑以上疫苗,但專家表示,美國捐贈的疫苗既不夠多,也不及時。到2022年1月,美國只捐贈了3.3億劑疫苗,而全球沒有接種疫苗的人口越多,病毒就越容易發生變異。“我們已經錯過了世衛組織給疫苗接種設定的一個又一個最後期限。”紐約大學流行病學家瑟琳·岡德爾說,“政府作出了宏大的承諾,但至今沒有實現。”

拜登抗疫失敗源於美國政治體制弊端

根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調查機構輿觀今年1月共同發佈的民意調查結果,拜登上任一年來,認為他“應對疫情有力”的受調者,從去年3月的67%下降到了不到50%;只有36%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抗疫工作目前進展順利”。

拜登應對疫情的表現,極大地影響了他的民意支持率。在美國“政治”新聞網2月進行的一項全國性民意調查中,43%的人認可他上任第一年的綜合表現,不認可他表現的人卻有51%,其中37%的人給他打了最低分“F”。這一“成績”與特朗普同期相差無幾。而根據皮尤研究中心1月25日的調查,43%的人斷定拜登將是一個“不成功的總統”,只有20%的人認為他會是個“成功的總統”。根據特朗普上任一年時的調查,41%的人當時認為特朗普“不會成功”,23%的人認為他“會成功”。也就是說,美國民眾對拜登的期望比對特朗普更悲觀。

與其他美國總統相比,拜登的“民意蜜月期”格外短暫。自2021年8月美軍從阿富汗狼狽撤出、塔利班重新奪權以來,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50%以下。根據多項民意調查的結果,除了抗疫不力,拜登的失分點還包括:未能製定良性經濟政策;未能有效處理國際關係危機;未能有效解決司法系統存在的問題;沒有與國會開展有效合作;沒有正確對待移民問題。而美國民眾對拜登最感失望的,是他未能兌現承諾,將美國重新團結在一起——在這一點上,69%的人表達了對他的不信任。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拜登在應對疫情和其他政務上面臨的挑戰,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拜登的“無所作為”,是多種因素交互作用的結果。

《華盛頓郵報》指出,美國分散的權力體制,使得拜登在推行計劃的過程中左右掣肘,受到來自各方勢力的牽製。比如,“強製疫苗令”被最高法院禁止,“打擊虛假信息”的呼籲也遭到共和黨人的反對。種種力量的反複拉扯,為新冠病毒提供了一次又一次可乘之機。當變異毒株突破了疫苗提供的免疫屏障,再先進的科技也會在政治面前敗下陣來。

正如著名學者福山所說,美國社會兩極分化嚴重,幾乎在任何問題上都很難達成共識。一開始,兩極分化通常反映在稅收、墮胎等兩黨傳統價值觀問題上,但如今已經演變成圍繞文化身份的激烈鬥爭。過去,像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重大危機是將美國人團結起來的契機,但在兩極分化嚴重的當下,新冠危機反而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分歧、分裂。保持社交距離、佩戴口罩、接種疫苗等措施,竟然被視為政治立場的標誌,而不是科學防控的手段。

中美“競爭”需要比拚誰更能解決國內問題

“無論是經濟、科技水平,還是公共衛生、生物醫學等資源,美國都是全球實力最強的國家,但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卻是最糟糕的。”在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2月15日舉辦的論壇上,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提出了一個問題:“美國的科技實力這麼強,為什麼疫情防控效果卻這麼差?”

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認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失效,暴露了美國公共衛生防疫能力的漏洞與國家能力的不足,削弱了美國領導世界的軟實力,加速了美國霸權的衰落。他說:“可惜的是,美國不承認新冠肺炎疫情是損害美國國力、加速美國衰落的最新原因。相反,美國政府不斷甩鍋中國,把中國當作其抗疫失敗的‘替罪羊’,對華髮動新冷戰,試圖凝聚早已分裂的美國社會之團結。”

王文指出,過去100年來,美國的GDP一直是全球第一。這100年間,全球發生了多次危機,一戰、二戰、中東戰爭、伊拉克戰爭、石油危機、恐怖主義危機,等等。在所有這些危機中,美國都以世界“拯救者”和“領導者”自居,只有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中,美國卻不是世界的領導者。“更糟糕的是,美國非但不是世界的領導者,反而連自身都難保——這是美國最大的悲劇。”

王文強調,新冠肺炎疫情發展到現在,再次提醒美國和中國,病毒是兩國共同的敵人,傳染病對中美兩國的長期威脅遠大於戰爭。中美兩國的“競爭”,並不在於“誰打壓了誰”,而在於要比拚“誰更能解決本國的問題”,傳染病防疫則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本報北京2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2月17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