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null黃金血:世界上最罕見的血型

2022年02月11日11:00

  2月11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黃金血”聽起來像是醫學界最新的騙術,但請不要被這個稱謂迷惑。事實上,黃金血指的是世界上最罕見的血型:Rh-null。

  這種血型非常罕見,據報導,全世界只有大約43人為Rh-null血型。1961年,醫生們首次在一名澳州土著婦女身上發現了這一血型,並認為具有該血型的胚胎會在子宮內死亡。

  那麼,為什麼Rh-null血型如此罕見?具有這種血型的人又會面臨怎樣的風險?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瞭解血液學家是如何對血型進行分類的。

  血液簡史

  人類祖先對血液知之甚少。更令人尷尬的是,在幾個世紀的時間里,即使是最基本的血液知識——血液在體內流動是好的,血液流到體外是不好的,流血太多可能是致命的——都沒有被人類所掌握。

  由於缺乏這方面的知識,我們的祖先對於血液的本質提出了一些不太科學的理論,而且在不同的時代和文化中,血液理論有很大的不同。舉例來說,莎士比亞時代的醫生認為血是四種體液之一(其他三種分別是黑膽汁、黃膽汁和痰)。

  從古希臘醫生那裡流傳下來的體液學說認為,這些體液決定了一個人的性格。血液被認為是熱的和潮濕的,對應四種氣質中的多血質。人體內的血液越多,他們就越有激情,越有魅力,越衝動。人們認為,青少年天生就具有豐富的血液,而且男性的血液比女性更多。

  體液學說引出了各種糟糕的醫療建議。最著名的是,古羅馬的克勞狄烏斯·蓋倫將該學說作為放血療法的基礎。蓋倫帶著一種“有疑問就說出來”的心態,宣稱血液是主要的體液,而放血是使身體保持平衡的絕佳方式。血液與熱量的關係也使放血成為退燒的首選。

  儘管放血療法直到19世紀依然很常見,但需要指出的是,英國醫生威廉·哈維在1628年發現了血液循環,將醫學帶到了現代血液學的道路上。

  在威廉·哈維的發現之後不久,就有人進行了最早的輸血嚐試,但直到1665年,英國醫生理查德·勞爾才成功進行了第一次輸血手術。儘管這次手術是在狗之間進行的,但勞爾的成功促使讓-巴蒂斯特·德尼等醫生嚐試將動物血液輸給人類,這一過程被稱為異種輸血。被輸血的病人不幸死亡,最終導致這種做法被取締。

  直到1818年,英國產科醫生詹姆斯·布倫戴爾才第一次成功實施了人與人之間的輸血。當時,他採用這種方法來治療產後出血。然而,即使輸血技術得到了證實,但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許多輸血病人仍然神秘地死去。

  1901年,奧地利醫生卡爾·蘭德施泰納開始進行血型分類的工作。他對生理學家倫納德·蘭多瓦的工作進行了梳理,後者發現,當一種動物的紅細胞被引入另一種動物的紅細胞時,它們會聚集在一起。蘭德施泰納認為,類似的反應可能會在人與人的輸血中發生,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輸血成功率會如此參差不齊。1909年,他將血型分為A、B、AB和O四類,並因此獲得1930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為什麼會有不同的血型?

  人類花了很長時間才理解了血液的複雜性。今天,我們已經知道,這種維持生命的物質包括以下幾種成分:

  紅細胞——攜帶氧氣前往全身各處,並清除二氧化碳的細胞;

  白細胞——保護身體免受感染和外來物質侵害的免疫細胞;

  血小板——幫助血液凝結的細胞;

  血漿——一種攜帶鹽和酶的液體。

  以上每一種成分在血液的正常功能中都起著一定的作用,但其中只有紅細胞與我們的不同血型有關。這些細胞的表面覆蓋著一種特殊的蛋白質,稱為抗原;是否存在特定的抗原就決定了我們的血型——A型血只有A抗原,B型血只有B抗原,AB型血兩種抗原都有,O型血則沒有A、B抗原。紅細胞還有另一種被稱為RhD蛋白的抗原。具有RhD抗原的血型被稱為Rh陽性;當紅細胞不具有RhD抗原時,則為Rh陰性。A、B和RhD抗原的典型組合為我們提供了8種常見血型(A+、A-、B+、B-、AB+、AB-、O+和O-)。

  紅細胞表面的抗原蛋白在細胞水平上具有多種功能,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識別血液中的外來細胞。

  我們可以將抗原想像成進入血液的後門,那麼免疫系統就是門衛。如果免疫系統認出了某種抗原,就會讓攜帶該抗原的細胞通過;如果不能識別抗原,人體的防禦系統就會啟動並摧毀入侵者。真是一個非常好鬥的門衛。

  儘管免疫系統的工作很細緻,但它們有時候卻不大聰明。如果一個A型血的人接受了B型血的輸入,其免疫系統就不會將這些新血液視為救命的必需品。相反,它會將輸入的紅細胞視為外來入侵者,然後展開攻擊。這就是為什麼在蘭德施泰納的傑出發現之前,有那麼多人會在輸血過程中患病或死亡。

  這也是具有O型Rh陰性血的人被認為是“萬能獻血者”的原因。由於他們的紅細胞缺乏A、B和RhD抗原,受血者的免疫系統無法將這些細胞識別為外來細胞,從而不會對它們做出反應。

  為什麼說Rh-null是最稀有的血型?

  讓我們回到黃金血。事實上,這8種常見血型是對血型實際工作原理的過分簡化,其中的每一種血型都可以再細分出許多不同的變型,進而產生數百萬種不同的血型;每一種血型都根據多種抗原的組合進行分類。

  這就是事情變得棘手的地方。之前提到的RhD蛋白只是Rh系統中61種潛在抗原中的一種。如果一個人的血液中缺乏Rh系統中所有61種可能的抗原,就被認為是Rh-null血型。因此,即使是那些擁有稀有Rh血型的人也必須承認,Rh-null確實極為罕見。

  這就是為什麼Rh-null血型被認為是“黃金血”的原因——它價值千金。

  黃金血對醫學非常重要,但也意味著非常高的風險。如果一個Rh-null血型的人需要輸血,會發現很難找到獻血者,而且血液很難跨國運輸。醫生們鼓勵Rh-null血型的人獻血,作為自己未來的保障。然而,世界各地的Rh-null獻血者很少,他們獻血的頻率也有一定的限制,獻血本身也會給那些選擇同意為他人獻血的少數人帶來利他主義的負擔。

  關於血型的幾個問題

  關於血型還有許多未解之謎。例如,我們仍然不知道為什麼人類會進化出A和B抗原。一些理論指出,這些抗原是歷史上不同人群接觸過的疾病的副產品,但一切尚無定論。

  由於存在種種知識上的空白,人們對血型的概念產生了各種各樣的誤解和疑問。下面是一些最常見的問題及其答案。

  血型會影響性格嗎?

  日本的血型人格理論是體液學說在當代的複興。該理論認為,血型會直接影響你的性格,所以A型血的人是善良和挑剔的,而B型血的人是樂觀的,喜歡做自己的事情。然而,2003年的一項研究抽樣調查了180名男性和180名女性,發現血型和性格之間沒有關係。

  應該根據血型來改變飲食嗎?

  還記得克勞狄烏斯·蓋倫嗎?除了放血療法,他還給病人開處方,讓他們根據需要平衡的體液吃特定的食物。例如,酒被認為是一種干、熱的飲料,所以可以用酒來治療感冒。換句話說,相信不同血型有相對應的飲食其實是體液學說的另一個遺留。

  由Peter J。 D ‘Adamo創立的血型飲食法認為,一個人的飲食應該與他的血型相匹配。A型血的人應該吃全穀物、豆類、水果和蔬菜的無肉飲食;B型血的人則應該食用綠色蔬菜、某些肉類和低脂奶製品;以此類推。然而,多倫多大學的一項研究分析了1455名參與者的數據,沒有發現任何證據支援這一理論。雖然人們可以通過飲食減肥,變得更健康,但這可能與更多地食用綠葉蔬菜有關,而不是血型。

  血型和某些疾病之間有聯繫嗎?

  有證據表明,有的血型可能會增加患某些疾病的風險。一項分析表明,O型血能降低患中風或心臟病的風險,而AB型血似乎能使這兩種疾病的風險增加。但另一方面,O型血的人患消化性潰瘍和皮膚癌的幾率更大。

  當然,這並不是說你的血型會決定你未來的醫療狀況。很多因素,比如飲食和鍛鍊,都會對人體健康產生影響,而且可能比血型的影響更大。

  動物有血型嗎?

  動物當然有血型,只不過與我們的很不一樣。這就是為什麼那些17世紀的病人在輸入動物血後不幸去世的原因。事實上,不同物種之間的血型是不同的。科學家們有時會用相同的術語來描述這些不同的血型。例如,貓具有A和B抗原,但它們與在人類身上發現的A和B抗原不同。

  有趣的是,異種輸血正在重新進入醫學領域。科學家們正致力於對豬的血液進行基因改造,希望能製造出與人類兼容的血液。科學家們也在研究人造血液。如果能成功的話,將會大大緩解目前的血液短缺問題,同時還有望設計出一種為稀有血型者製造血液的方法。雖然這可能會讓Rh-null血變得不那麼“金貴”,但肯定會讓具有這種血型的人更加安心。(任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