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錢呢啲嘢|80後推樽裝茶挑機大品牌:最初問十間有十間拒絕我哋

2022年01月28日17:32

深夜11點12點,大家可能在打機煲劇的時候,有三位大男孩Andy、Jan、阿坤仍在工廠大廈內忙過不停。2年多前,他們碰碰跌跌地創立樽裝茶品牌「清瀌」,初期以「穿膠花」模式沖茶,一晚製作廿樽茶已經想「瞓低」,如今每日生產過千支也無難度,年生意額達七位數。

樽裝茶品牌清瀌由Jan(右)、阿坤(右)和Andy一同創立。圖:搵錢

晚上6時多來到清瀌的廠房,是一個約千七呎的單位,Andy開門迎接我們,一陣濃烈的茶香隨即撲鼻而來,走廊兩旁擺滿紙皮箱,Jan和阿坤在埋頭苦幹,顯然他們剛剛沖完茶,正處理文書工作。「我們剛剛開始時,其實差不多早上七八點做到凌晨兩三點,經常在廠房睡,睡醒後再重新來一次。」Andy回憶說。

三名80後十多年前在網上炒股討論區認識,三人互相投緣,不時相約出來玩耍,甚至一齊創業,曾經嘗試做環保飲管、開發應用程式,但都因為計錯成本而失敗告終。問到是否很喜歡喝茶,所以才敢於第三次創業,原本從事酒店業的Andy笑言,他們本身沒有太多研究,通常隨手買一支來解渴,純粹某一天逛街,發覺坊間有很多樽裝茶,但都是大品牌在外地生產,再運輸香港銷售,就提議創立一個本地生產品牌,Andy考慮到自己沒有甚麼負擔,爽快地答應。

三個茶飲初哥由零開始,單是沖茶就花了近半年時間研究,每一款茶也找了四五款不同來源的茶葉、不同配搭、茶葉份量、水溫、煲煮時間。例如只要水溫差了幾度,味道已經截然不同。他們及後讓朋友試飲,獲得好評後,遂物色廠房和添置一些基本生產設備。

公司現時每晚可能生產過千支樽裝茶。圖:搵錢

另一創辦人Jan自豪地說,其品牌除了標榜本地新鮮製作,保質期只有14天,另一賣點是不加糖,卻有香濃的茶味和明顯的回甘,恍如加了糖一樣,暫時坊間沒有其他樽裝茶有這種效果。「我們一起試,又會通宵在對方家睡,研究了幾個月,當中試過好多款茶,才配搭出我們的配方。」

品牌由零開始,最慘莫過於無人識,為了推銷產品,他們惟一拿著一支一支樽裝茶,逐間店舖叩門推廣。「好多時反應就是,你們為何賣這麼貴?只是一支茶,有甚麼不同?我也有一支茶...,或者(他們)試飲完,好多時都無回頭。」

Jan補充:「最令我難忘的一次是,我們放下一支茶讓一間餐廳(老闆)試,然後他叫我們走,當我回頭的時候,他已將支茶掉進垃圾桶,這一刻真的有點灰心。一開始的時候,我想十間有十間(店舖)都不理會我們。」辛好,他們最後獲一間小店支持,及後愈來愈多店舖接納其產品。

三人經常工作至深夜,晚上通常處理文書工作。圖:搵錢

然而,這時他們踏入了另一個地獄。為了節省成本,三人每天早上7點8點左右就開始送貨,阿坤笑言,當時不知弄壞了多少部手拉車。送貨後便回廠房沖茶,由於初期設備簡單,他們只能以半自動方式生產,一直沖泡至晚上,還要處理賬單文件等,往往做到凌晨2點3點左右,不時要在廠房過一晚,到第二天早上7點重複以上工作。「沖一杯好的樽裝茶,其實要花很多心機、時間,以至成本,這些都是做的人才知道。」Andy說。

Andy坦言首年幾乎零收入,隨著銷售點愈來愈來,生意漸有起色,他們亦開始添置新設備,例如斥資十多萬元購入台灣水冷機,令冷卻熱茶時間由數小時,大大縮短至幾十分鐘,又外判送貨和增聘人手,熬過了最困難時期,騰出晚上時間處理文件和研發產品。現時公司有七款飲品,包括兩款奶茶和一款咖啡,每年營業額達七位數,公司又開始生產和銷售自家曲奇和水果乾。

回望走過的2年多時間,Andy嘆言最大感受是時間不夠用:「工作上所有事,其實全部都用自己時間處理,由早做到晚,有時會覺得,有多幾小時便好了,可以做更加多事。」三人每天面對拍檔的時間,比家人還要長,「現在很多時父母都會問我們,有無錢賺的?尤其是問我。」另外就是他們切身體會到初創的難處,很多時被人輕視和欠缺機會,所以他們希望品牌能扶持多一些同路人。

目前清瀌推出七款產品,另扶持其他品牌兩款奶類產品。圖:搵錢

文:Loki

拍攝:Carson

剪接:Keith

更多推薦文章

搵錢呢啲嘢|90後不愛做廚愛磨刀:唔需要係天橋底見到我

搵錢呢啲嘢|「姜B」「世一」潮語砌糖 80後親手拉出香港特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