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Mind聯合創始人為何退出Google,轉戰風投?

2022年01月28日16:50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月28日下午消息,據報導DeepMind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上週宣佈將辭去Google副總裁一職,成為矽谷Greylock Partners的一名風險投資家。自1965年成立以來,Greylock Partners投資了Facebook、Airbnb和LinkedIn等多家公司。

  2014年,Google收購了DeepMind人工智能實驗室。在他離開Google之前,DeepMind的前同事指責Suleyman激進的管理風格。

  上週,Suleyman在播客中解釋了離職背後的理由:想和那些膽子大、看得遠的創始人一起工作。

  素有“駝鹿”之稱的Suleyman拒絕接受CNBC採訪。然而,在接受TechCrunch的獨家採訪時,他表示,他認為AI在遊戲和所謂的元宇宙中扮演著核心角色。

  一名DeepMind前員工表示,Suleyman的主要興趣似乎圍繞著元宇宙和遊戲。

  他們表示:“在DeepMind工作期間,Suleyman在醫療保健和氣候變化項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沒想到Suleyman現在的主要興趣變成了元宇宙和遊戲。”

  其他科技投資者表示看好為Suleyman。目前,Suleyman已經進行了一些個人投資。

  天使投資者、音樂會發現應用Songkick的聯合創始人Ian Hogarth表示:“我認為Suleyman是一個偉大的投資者,因為他曾與傑出的創始人有過合作,此外還有他的早期投資都很不錯。”

  Suleyman的其他兩項公共投資包括音樂票務應用程式Dice和醫療保健應用程式Babylon Health。

  GV(原GoogleVentures)的風險投資合夥人Tom Hulme透露,Suleyman對風投行業感到興奮已有一段時間了。

  但另一位風險投資人對Suleyman表示質疑,認為他只是暫時來做風投。

  把DeepMind賣給Google

  2010年,Suleyman與兒時好友Demis Hassabis和新西蘭人Shane Legg在倫敦共同創立了DeepMind。在收購Google之前,Suleyman幫助DeepMind從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彼得·蒂爾(Peter Thiel)等億萬富翁那裡籌集了數百萬美元。

  Suleyman從牛津大學退學,後面還領導了幾年DeepMind的人工智能應用研究。

  他的工作浸入Google的各種產品和服務之中,此外還有包括英國國家衛生服務和國家電網在內的其他組織,試圖在其中為該公司的算法找到新穎的用途。

  儘管DeepMind在Google的數據中心和YouTube等應用程式中發揮了長處,但它的外部商業業務一直不太成功。

  DeepMind還沒有從向第三方組織出售軟件中獲得任何可觀的收入。該公司向英國公司註冊處提交的財務備案文件顯示,自被收購以來,除去年盈利4380萬英鎊(約合5960萬美元)之外,該公司每年都在虧損。在此之前,該公司在2019年報告虧損6.49億美元。

  除了應用人工智能,Suleyman還監督DeepMind在人工智能倫理方面的工作,包括試圖成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來監督實驗室的研究,這些研究有一天可能會對世界產生巨大的影響。DeepMind的最終目標是創造出在許多層面上都比人類聰明的超級智能機器。

  Suleyman表示:“我們在建立董事會的過程中犯了很多錯誤,我不確定是否絕對成功,但我相信激進的實驗是必要的。我們需要適應現代社會新的治理和監督形式。”

  Suleyman表示,DeepMind嚐試了不同的監管委員會、道德章程和類型研究。在談到更廣泛的科技行業時,他表示:“我確實覺得,我們還沒有真正解決如何製造技術平台、軟件這一難題。當然,人工智能與人類共存,更重要的是人類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塑造現實世界,而不是僅僅讓他發生。”

  離職DeepMind惹爭議

  2019年8月,Suleyman在推特上宣佈,他將離開DeepMind,並補充說,他需要“休息來充電”。不到半年後的2019年12月,他宣佈正式離開自己幫助建立的人工智能實驗室,加入Google,擔任人工智能產品管理和人工智能政策副總裁。

  Suleyman離開DeepMind的全部情況當時沒有披露,但後來有消息稱,他的一些同事對他的管理風格提出了質疑,指責他騷擾和欺淩。2021年1月,DeepMind宣佈已聘請一家律師事務所調查他的管理風格。

  Suleyman在播客上說:“在2017-2018年的一段時間里,有幾個同事對我的管理風格提出了指責。你知道,我真的搞砸了。我非常苛刻,非常無情。我認為,這有時會造成一種環境,讓我對人們應該在什麼時候提供什麼服務抱有相當不合理的期望。”

  他補充說,他最終“非常強硬”,這為一些人創造了一個“惡劣的環境”。Suleyman表示:“我仍然對此事對人們造成的影響和傷害感到非常抱歉。”

  Suleyman表示,這些指責讓他有機會“退一步反思”,並作為一名經理和領導者逐漸“成長和成熟”。他承認,他“超級關注速度和節奏,而不是關心人們的感受。”

  Suleyman說,過去幾年他一直在做諮詢,這是他解決前同事提出的問題的一部分努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