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第五次加息!智利央行抑通脹效果不佳 未來金融風險上升?

2022年01月27日18:58

  原標題:全球央行觀察|連續第五次加息!智利央行抑通脹效果不佳 未來金融風險上升?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舒曉婷 北京報導 智利央行再度加息。當地時間1月26日,智利央行將基準利率上調150個基點至5.5%,加息幅度高於市場預期的125個基點。考慮到持續高企的通脹等因素,在智利等拉美國家多次加息的同時,美聯儲也逐漸加快貨幣政策正常化轉向。1月26日,美聯儲公佈的1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聲明稱,繼續加快縮減購債規模,預計2022年3月初結束購債計劃。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劉英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為了抑製通脹,美聯儲2022年多次加息是“板上釘釘”的事。而無論是削債、加息還是縮表,都意味著減少流動性,這對於美股無疑是“釜底抽薪”。隨著美聯儲全面收緊貨幣政策,後續美股震盪走低是大概率事件。

  西南財經大學全球金融戰略實驗室主任方明則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隨著美聯儲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美元進入升值通道,智利等金融開放度較高的新興經濟體的貨幣可能進一步貶值。如果陷入股市泡沫破裂、資金外逃的惡性循環,那麼這些國家的通脹將進一步上升,其央行需要採取更加“激進”的加息舉措來維持彙率穩定。

  智利再度加息抑通脹

  1月26日,智利央行將基準利率從4%上調至5.5%,此次加息幅度是20年來最高。自2021年7月至今,智利央行共加息500個基點,其中,7月15日和9月1日分別加息25個基點、75個基點,10月19日和12月15日各加息125個基點,加息幅度逐漸加大。

  方明指出,智利央行多次加息旨在抑製通脹、穩定彙率。智利通脹高企主要受以下因素驅動:首先,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推高通脹;其次,智利經濟反彈以及養老金領取政策提振消費需求,推高了物價;再者,智利因總統選舉帶來的政策不穩定影響到投資者信心,進一步削弱智利比索,推高進口成本,加大物價上漲幅度。

  根據智利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智利2021年12月年化CPI同比上漲7.2%,超出市場預期,為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2021年12月核心CPI則同比上漲5.2%。

  從數據來看,智利加息抑通脹的效果並不明顯。雖然智利央行已連續5次提高借貸成本,但智利CPI連續12個月保持上漲態勢,連續6個月高於官方設定的4%的目標區間上限。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的報告,智利2021年和2022年CPI預計分別為5.5%和3.4%,高於2020年的2.9%。同時,該國2021年和2022年經濟增長預計分別為11.8%、2.5%,2020年受疫情衝擊經濟萎縮了5.8%。“從經濟和通脹情況來衡量,智利實際上已經陷入滯脹。此外,該國2021年經常賬戶赤字占GDP比重高達2.5%,財政赤字占GDP比重高達7.9%。整體來看,智利的發展前景並不樂觀。”方明說。

  新興經濟體或遭遇金融危機

  自2021年3月巴西打響加息“第一槍”,拉美及其他新興經濟體陸續進入加息週期,美聯儲也於2021年11月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持續向市場釋放關於削債、加息、縮表的最新消息。

  2022年1月26日,美聯儲公佈1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聲明。聲明指出,由於美國通脹率遠高於2%的目標,且就業市場表現強勁,委員會預計很快將適當調高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同時,FOMC將根據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的目標實現情況來決定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的時機和步伐,預計在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後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此外,FOMC決定繼續加快削減購債規模。自2022年2月伊始,每月增持至少200億美元國債和100億美元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預計2022年3月初結束購債。

  FOMC稱,美聯儲正在進行的證券購買和持有將繼續促進平穩的市場運作和寬鬆的金融環境,從而支持信貸流向家庭和企業。後續,將繼續評估公共衛生、勞動力市場、通脹壓力與預期、國際環境等因素,根據相關變化帶來的潛在風險適當調整貨幣政策的立場。

  美聯儲主席在2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委員會尚未就縮減資產負債表的具體時間、速度或其他細節作出決定,將在未來的會議上討論這些問題,並在適當的時候提供額外信息。

  方明預計,2022年美聯儲可能加息2-3次,加息可能集中在前三季度,隨後放緩。隨著美聯儲進行加息和縮表,全球貨幣與債券資產價格將重估,這會給金融行業與負債方帶來極大壓力。而全球股市泡沫破裂也將給發達國家、部分新興市場經濟體帶來較大壓力,拉美、西亞、中東歐和非洲等地區經濟基礎薄弱、金融市場穩定性不足的國家甚至可能出現金融危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