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Tesla第二”的EV新貴怎麼就突然崩了?

2022年01月23日09:04
來潮也洶湧,退潮也匆匆。短短兩個月時間,妖股就風光不再。
來潮也洶湧,退潮也匆匆。短短兩個月時間,妖股就風光不再。
  

  馬斯克這次真沒有尖酸

  去年11月初上市的加州電動車新貴Rivian,一度被市場認為是Tesla之外的電動車最佳投資選擇。這家電動車企業僅僅量產了100輛車,就上市融資120億美元,成為繼2012年Facebook上市以來的最大規模美國企業IPO;融資金額主要用於興建工廠提升產能。

  儘管融資金額驚人,Rivian卻獲得了華爾街的熱捧。上市首日就大漲30%,收盤突破100美元,市值接近千億美元,一舉成為僅次於Tesla的全球第二大電動車企,更超過通用汽車和福特汽車兩大底特律豪強,成為全球第四大車企。

  上市僅僅一個星期,這隻妖股直線飆升到180美元,讓人驚歎又一個Tesla股價奇蹟即將誕生。但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創下股價新高之後,Rivian立刻掉頭進入持續下行通道。上市兩個月後,Rivian股價現在已經跌到了61美元,市值回落到575億美元,較11月16日創下的最高點直接蒸發了66%。

  的確,隨著美聯儲連續發出加息信號,美國股市過去一個月開始大幅回落,電動車板塊則普遍回吐漲幅。即便是行業領頭羊Tesla,目前股價也較兩個月前回落了15%,但市值依然超過1萬億美元。然而,其他車企的回落幅度大體與市場持平。另一家EV新貴Lucid的股價則基本保持穩定,市值超過670億美元。傳統車企福特汽車的股價更是逆市穩步增長,目前估值超過900億美元。像Rivian這樣市值暴跌60%,顯然更多是自身的問題。

  這家被視為“Tesla第二”的電動車新貴,上市之初就一飛衝天,為什麼又突然失去了資本市場的青睞?

  Rivian上市大漲之後,馬斯克公開表示,“汽車創業公司有數百家之多,但Tesla卻是過去百年唯一能夠實現量產規模和正向現金流的。我希望他們也能提高產量和現金流平衡。這才是真正的考驗。”

  很多人認為這是馬斯克對Rivian剛剛上市就市值千億美元的不屑,畢竟Rivian常被媒體稱之為“Tesla挑戰者”,也被華爾街認為是錯過Tesla股價飆升機會之後的新選擇。但或許帶領Tesla數次經曆破產邊緣的馬斯克才最清楚,上市只是一家電動車企的一個小裡程碑,產能和現金流才是長遠挑戰。Tesla早在2010年就上市,但直到2020年才實現全年盈利,期間更多次經曆過量產困難與資金耗盡的危機時刻。

  產能瓶頸遭遇供應鏈危機

  Rivian目前發佈了三款車型,分別是電動皮卡R1T和電動SUV R1S以及電動廂式貨車。兩款乘用車型發佈於2018年底,但直到去年上市前的10月份才開始量產交付。上市的時候,Rivian只生產了100輛電車。

  雖然才剛開始量產,但Rivian已經收穫了不少訂單。去年12月公佈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Rivian第三季度末的總預定量為4.8萬輛,而10月到12月中旬接獲的新訂單更高達2.3萬輛,呈現明顯上升趨勢。短短兩個半月時間,訂單數就增長了48%,這表明Rivian品牌已經逐漸得到了市場認可。

  當然,這一定程度上得益於明星帶來的品牌曝光度。2019年英國影星伊萬·麥克格雷格(Ewan McGregor)自駕電動摩托車從阿根廷北上到美國,縱貫南美大陸拍攝遊記片《Long Way Up》(長路漫漫),Rivian送出剛剛發佈的R1T原型車擔當保障,在其中獲得了不少特寫鏡頭和品牌露出。

  而去年剛剛卸任亞馬遜CEO的貝佐斯在德州發射基地乘坐藍色起源火箭首發升空,在低地軌道體驗了太空漫遊之旅,吸引了全球媒體的焦點報導。而他總是乘坐Rivian R1T電動皮卡來到德州的發射基地,也讓這輛電動皮卡獲得了免費的曝光度。

  雖然收穫了不少訂單,也逐漸開始獲得市場認可,但Rivian也面臨著曾經幾乎讓馬斯克崩潰的致命難題:量產困難。2018年是Tesla上市之後最困難的一年:投入巨資和產能資源的Model 3因為產能瓶頸無法及時交付,現金流迅速消耗只剩下幾個月時間,心急如焚的馬斯克幾乎睡在了Tesla工廠。

  沒有產能就無法交付,不能交付就沒有現金流,這是困擾所有造車新勢力的最大難題。Tesla直到2019年底上海超級工廠投產之後才徹底走出產能困難,開始了股價的直線飆升,馬斯克個人資產更從200億美元急劇膨脹到3000億美元。

  Rivian目前的組裝工廠是2017年收購的伊利諾伊州諾曼的三菱工廠,預計未來年產能為20萬輛。此外,他們還計劃投資50億美元,今年夏天在亞特蘭大新建第二家工廠,未來年產能將達到40萬輛。然而,目前困擾全球汽車行業的供應鏈問題,也同樣影響著剛剛開始量產的Rivian。

  上月中旬,Rivian宣佈因為供應鏈問題無法完成2021年1200輛的預定產量目標。這一消息立即引發了股價下挫超過10%。上週Rivian在監管文件中表示,他們在2021年總計生產了1015輛汽車,累計交付了920輛。

  全球汽車產業的供應鏈問題受到諸多因素影響,尤其是芯片與核心組件短缺的問題,很難在一朝一夕之際得到緩解。傳統汽車巨頭在這一方面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和緩衝空間,而像Rivian這樣的小企業則承受著更大的壓力。

  如果今年供應鏈問題無法得到有效解決,或許Rivian可能會錯過今年的交付量目標4萬輛,明年的交付量是10萬輛。按照此前的產量,Rivian直到2023年底才能完成去年11月之前的5.54萬輛訂單。這意味著之後下單的車主要等至少兩年才能提車,這或許也會影響到未來的訂購意願。

  導致Rivian股價暴跌的另一個因素是Rivian COO寇普斯(Rod Copes)上週宣佈退休。在Rivian急需提升產能的節骨眼上,COO突然告別,很難化解資本市場對Rivian的擔憂情緒;而且他加入Rivian還不到兩年時間。

  Rivian在公告中表示,寇普斯是因為個人原因辭職,早在幾個月前就開始分步驟過渡,以便保障公司持續推進產量提升。寇普斯的工作將由管理層分擔。

  金主亞馬遜腳踏兩隻船

  引發Rivian股價又一波跌勢的,竟然是他們的最大外部股東亞馬遜。亞馬遜在2019年投資了Rivian 13.45億美元,獲得了22%的股權,上市之後稀釋到19%。過去幾年時間,亞馬遜都是Rivian背後的堅定支援者。Rivian股價漲跌也會直接關係到亞馬遜的持股價值。

  或許對貝佐斯而言,投資和推廣Rivian還存在著私人原因。眾所周知,貝佐斯的藍色起源和馬斯克的SpaceX在航天領域展開激烈競爭。心高氣傲的馬斯克多年來一直公開嘲諷貝佐斯只會跟在自己後面做老二。隨著Tesla股價飆升,馬斯克個人資產也一舉超過貝佐斯,成為全球新首富。亞馬遜戰略投資Rivian,也是在支援Tesla的直接競爭對手。

  對Rivian來說,亞馬遜不僅是最大的投資者,也是Rivian商用車型的最大客戶。亞馬遜向Rivian訂購了10萬輛電動送貨車,明年開始逐漸交付。這是Rivian迄今獲得的最大企業訂單。亞馬遜享受為期四年的獨家供應權益。

  帶著“金主爸爸”的巨額訂單是Rivian上市股價飆升的主要因素,這是其他電動車企都無法企及的巨大優勢。然而,Rivian和亞馬遜綁定過於緊密也帶來了風險。而這正是Rivian上週大幅下挫的主要原因。

  就在上週,全球汽車巨頭Stellantis與亞馬遜宣佈達成合作協議,亞馬遜為Stellantis全面提供雲服務和車內中控軟件,同時成為Stellantis新電動車Ram ProMaster的首個大企業客戶。

  Stellantis是菲亞特克萊斯勒與標緻雪鐵龍合併之後的新公司,業務橫跨歐美大陸,旗下擁有諸多汽車品牌。按照銷售額計算,是僅次於豐田和大眾的全球第三大汽車巨頭。

  這一消息立即引發了Rivian的股價跌幅。雖然亞馬遜隨後澄清,與Stellantis的合作並不會影響他們和Rivian的現有合同,但按照此前的交付計劃,Rivian要到2030年才能完成交付亞馬遜訂購的10萬輛電動貨車。

  與陷入產能困難的Rivian相比,擁有雄厚供應鏈和生產實力的Stellantis明年就會開始大規模量產Ram ProMaster,能夠更為快速地滿足亞馬遜的物流網絡電動化需求。Stellantis與亞馬遜的密切關係,顯然也會直接衝擊到亞馬遜向Rivian的訂購意願。或許正因為此,Rivian在監管文件中提到目前會優先生產亞馬遜訂購的電動廂式貨車。

  更為重要的因素是,亞馬遜希望借助與Stellantis的合作,將自己的車控軟件和Alexa語音助手推向這家全球第三大車企的產品,與Google的Android車載系統爭奪未來智能汽車的市場份額。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攜手Stellantis對亞馬遜具有更為重要的戰略意義。

  福特放棄合作變身競爭對手

  導致Rivian承受重壓的第三大因素是激烈的市場競爭,尤其是來自他們的主要投資者福特汽車。2019年福特汽車向Rivian先後投資了8億美元,獲得後者14%的股權,Rivian上市之後股權稀釋到12%。

  2019年Rivian原本接近與通用汽車達成投資協議,但福特汽車卻在最後時刻涉足,以更好的投資條款和更大的合作前景打動了Rivian,得到了投資的機會。但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力主投資Rivian的福特汽車業務總裁韓瑞麒(Joseph Hinrichs)已經在2020年3月提前退休,而此前的COO法利(Jim Farley)則成為新任CEO。

  當初福特汽車投資Rivian,原本是希望與這家電動車新貴合作,用Rivian的平台推出自己的電動車項目。但韓瑞麒退休之後,2020年新CEO法利就開始部分取消與Rivian的電動林肯SUV項目;去年Rivian上市之後,雙方更是全面取消所有的電動車合作項目。

  僅僅兩年之後,這家原本的戰略股東現在卻成為Rivian的最大競爭對手。福特汽車變成了財務投資者。即便Rivian現在股價暴跌,這筆韓瑞麒留下的投資依然帶來了數十億美元的回報,或許是福特汽車近年來最為成功的戰略投資。

  福特汽車之所以放棄與Rivian合作,主要原因是隨著過去兩年政策環境改變。福特汽車新CEO法利去年宣佈全面轉型電動車,在2025年之前投資300億美元進行電動化投資,計劃在2030年實現電動車占總銷量40%。

  去年發佈的電動皮卡F-150 Lightning是法利上台之後的第一個重要電動車項目。這款電動皮卡定於今年交付,售價不到4萬美元。此外,福特還將重組Ford Pro部門,加強福特在商用車業務與分銷領域的強勢地位。而這些產品業務都會與Rivian產生利益衝突。

  Rivian此前獲得資本市場熱捧的一大因素是看好他們在規模巨大皮卡市場的增長空間。2021年美國皮卡總銷量接近217萬部,福特F系列、Ram和通用汽車Silverado三大品牌佔據主導。F-150皮卡跟是連續多年佔據美國最暢銷車型榜首。

  雖然Rivian和Tesla早早發佈了電動皮卡,但都無法盡快交付佔據市場先機,Rivian產能孱弱,2019年發佈的TeslaCybertruck更是一再跳水,上市時間甚至數次延期到2023年。如今福特和通用汽車都已經先後發佈兩大暢銷車型F-150和Silverado的電動版本,Stellantis也計劃在2024年推出Ram電動版。Rivian的未來或將面臨著激烈競爭。

  雖然Rivian短短兩個月時間就股價下跌三分之二,但依然有券商給予了堅定看好。瑞穗美國(Mizuho Americas)在投資研報中繼續給予Rivian買入評級,將目標股價定在了145美元。瑞穗在研報中指出,相信隨著開拓歐洲市場和提升產能,Rivian能夠繼續推進全球擴張戰略,在EV行業長期版圖中佔據有利地位。

  2018年Tesla陷入產能瓶頸,一度面臨著資金耗盡的困境,但隨著產能提升現金流改善,隨著上海工廠投產和中國市場登頂,Tesla從2019年底開始了電梯式飆升,一躍成為目前萬億美元的全球市值最高車企。

  被稱為“Tesla第二”的Rivian能上演這一出絕地反彈嗎?(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