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為什麼這群人已經拒絕談愛情了?

2022年01月17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為什麼這群人已經拒絕談愛情了?

小年說:

當年輕人追逐著“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時,中年人的愛情有什麼不同?

作者認為,中年人的愛情是給予、是成全。願你能從父母的愛情里,找到些啟發。

推薦給你,靜夜思。

為什麼這群人已經拒絕談愛情?

來源:閑時花開 | ID:xsha369

作者:劉娜

1

又從頭到尾追完的一部劇,看得鼻涕一把淚一把。

雖然褒貶不一,我卻看出了人間煙火,平凡人生,瑣碎生活里默默相望的中年愛情,意外和明天攜手到來的糾結里的病患人生。

劇中,黃磊飾演的陳卓,和周迅飾演的小敏,都是離異中年人。

因為是老鄉關係+各種複雜的前情舊愛,陳卓和小敏相識相愛。

他們曾因各種不得已,選擇分手,但終究唸唸不忘,又走到一起,領證結婚,成為半路夫妻。

剛結婚沒多久,陳卓突然遭遇了癌症這個凶狠的敵人,被確診腎癌中期。

他內心恐慌,卻故作堅強,極其害怕,又佯裝樂觀。

像極了看似雲淡風輕、實則慫得要命的很多中年人。

他怕凶險的病情,拖累小敏,在癌症確診後,提出離婚。

小敏堅定地對他說:“我是不會和你離婚的。”

想當年,他健康時,她要分手,他表示理解;現如今,他患癌了,她要留下,他卻自責愧疚。

中年人的愛情,和年輕人不同。

中年人的愛情,是給予,是成全,是 “我一個人可以的” 的安撫,還有 “我不能拖累你” 的自省。

02

劇中,最打動我的一個細節是:陳卓患癌後,因為治療需要,先化療,後手術。

手術之前,小敏給他理髮。

男人的黑髮被剃掉,一團團地簇簇而下,赫然跌落在蒼白的單子上。

陽光打在這對半路夫妻身上,小敏有一搭沒一搭地和陳卓閑扯。

他問:“你說,我不會下不來吧?”

她答:“你不會。”

他又問:“你這麼確定?”

她又答:“你要相信你自己可以挺過去。”

他還是問:“就算這次我挺過去了,要是再轉移複發呢?”

她繼續回答:“我們儘量不讓它複發,就是複發了,我還是一樣陪著你啊。

不要害怕,我們還要一起回老家呢。”

然後,他們都不再說話,只有理髮器嗡嗡嗡的鼓噪聲。

其實,那一刻,他們都在哭。

給患癌愛人理髮的女人,在哭。

馬上就要決戰生死線的男人,也在哭。

但他們都不敢大聲哭,只是把淚噙在眼眶里,任由它不受控製地滑落到臉盤上,再悄無聲息地砸到地板上。

壓抑,難過,悲慟,又拚命把恐懼往胸腔和腹部深處一個勁兒地收,但越收越從緊閉的嘴巴里溜走後,又從迷霧的眼睛里跑出來。

這種硬扛的隱忍,讓人看了心疼,也只有曆經足夠多歲月的中年人才懂:

中年人的苦和難,是說不出口的,只能自我消化、自我勸解的。

中年人的愛情里,多的是不足和外人道的悲歡離合和生死之交。

縱然,如劇中的陳卓和小敏這樣在北京有房有面兒、有事業有人愛的中年人,在呼嘯而來的病患面前,也孱弱得不堪一擊。

患病前,陳卓曾向小敏許願,等孩子們長大了,他們也退休了,就開著車全國自駕遊,去看大漠孤煙,去看長河落日。

當癌症和死亡攜手逼近,中年人最最擔心的,並不是自己會不會死;而是如果自己死了,父母怎麼辦,孩子怎麼辦,同樣負重趕路的另一半怎麼辦。

03

劇中,還有一個細節,特別中年人:

小敏和陳卓每每遇到事兒時,不管是喜悅之情還是難過之事,都雙手緊握,脈脈不語。

這種不動聲色的肢體語言,只有中年人才懂:“我在這兒,我陪著你,我們在一起。”

當患病的陳卓,在病痛的折磨中,一次次想放棄時,小敏都用沙啞沉靜的聲音,溫和堅定地陪他說話,伸出一雙素手不停摩挲他的胳膊和後背。

像極了一個溫柔的母親,安撫受傷的嬰兒:

親密關係的本質,是向母體的致敬中,一次次確認愛與被愛的重要性。

中年人的感情,缺少荷爾蒙飛揚的激盪,卻多了相濡以沫的溫煦。

相濡以沫,本來就是一個悲苦又深情的詞彙:

泉水乾涸了,兩條魚靠唾沫相互濕潤。

各自口中的唾沫,竟然成了延續彼此性命的最後甘泉。

這像極了中年人的感情:

人生實苦,我們彼此攙扶,知冷知暖,就是給這鋪天蓋地的苦日子,加一點點糖。

04

劇中,讓我頗有共鳴的另一個細節是:

陳卓患癌後,他在深圳打拚的前妻李萍,聽說後回到北京,替他安頓陪伴女兒,但沒有去醫院看他。

第一,陳卓已經有了新妻小敏。

李萍當年離開他,是愛慕虛榮的她,嫌棄他嘴貧又胸無大誌。

所以,她離婚後,嫁給土老帽的大款,一度過上富太太的人生,但最後大款又因偷稅漏稅入獄了。

所以,對前夫陳卓,李萍多多少少是有些愧疚的。

第二,李萍知道男人是天生好面子的人,只願誌得意滿時秀遍天下,不願奄奄一息時示以眾人。

她不去看前夫,是不願他難堪。

但她給陳卓打了一個電話,霸氣地說:“(活著)來深圳找我”。

因為劇中,李萍的角色,一直都是很颯、很帥、很江湖。

所以,當她說完這句話,豆大的淚珠不由自主地淌到腮邊,讓我也在動容中更加確信:

中年人的感情,早已跳出了愛恨情仇的局限,生長出悲憫遼闊的翅膀。

愛過恨過,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活著,好好的,我已安心。

我曾經在小範圍內做過一次隨訪,詢問10個離婚男女,在離婚5年後,如何看待他們的前夫和前妻。

他們的答案並不是愛恨,而是 “他(她)畢竟是我孩子的爸爸(媽媽),我希望他好好的。”

正是這樣的詢問,讓我懂得:

面對分開的前情舊愛,老死不相往來是一種乾脆的決絕,“你一定要好好的” 卻閃現著人性的光輝。

所謂破情執,並不單單是與往事的和解,還有對故人的慈悲。

而慈悲,是自我善意的升騰,自我救贖的開始。

05

我一個多年沒見的女同學,在丈夫檢查出肝癌後,深夜給我留言:

“兩個孩子都睡了,父母還不知情,他在醫院的病床上,我此刻不知道找誰說說。

如果知道他會得病,我們結婚的這10多年里,我就不會和他吵那麼多的架。”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就說:“或許,在他看來,要是知道自己會得病,也會對你更好一點兒,再好一點兒。”

她不再吭聲。

過了十來分鍾,她給我留言:“看到你的回覆後,我跑到衛生間哭了一場。”

我將這也理解為中年人的溫柔:

平日裡恨不得要掐死對方,但真的遇到事兒,反而在過度反思中想重訪過去,可勁兒彌補。

過去無法反悔,只能珍重今天。

這是不是一部好劇,我不敢妄加評論。

但作為步入中年的我,還是從兩位演員的演繹里,看出了屬於我們這代人的情感和命運:

那是曆經歲月洗滌後,深情無法言說的情感。

那是看透世事無常後,愈發遼闊包容的命運。

猶記得那天,患病的陳卓想吃麵,小敏帶他去餐館。

從餐館出來,華燈已上,霓虹輝煌,巷子裡謀生的小攤兒都還亮著橘燈。

他們從人流中緩緩走過,買了個圓滾滾的西瓜,拿回去吃。

一切看起來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除了身邊的那個人病了。

那一刻,我才理解這部劇的真正含義:還能手牽手,還能吃擔擔麵,還能逛夜市,還能買西瓜,還能在夜色中一同散步回家,便是中年人最大的幸福。

中年人拒絕談愛情。

因為他們的肉身和靈魂,已超越單薄愛情,活出了慈悲豐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