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記者與球員衝突挨罰還嘴硬,她搞錯了一件事

2022年01月11日16:08
女記者與球員衝突
女記者與球員衝突

  什麼是記者?

  顧名思義,記錄者,把所聞所見記錄下來,傳遞給受眾。記者的工作講究客觀公正,有著旁觀者的屬性。

  記者的大忌是什麼?從旁觀記錄者搖身一變為事件直接參與者,干擾了事件的發生發展。這樣的記者,職業素養低下,甚至可以說沒有職業道德。

  某女記者與首鋼球員賽場衝突的事情,就是典型案例。如CBA聯盟罰單所陳述,該記者在場邊“向場內參賽球員喊話,導致北京首鋼隊球員與其發生爭執”,她被當場驅逐,如今又被取消採訪資格。

  CBA罰單的陳述,與網絡上對事件起因的描述相符:首鋼球員翟曉川與裁判溝通時,該女子在記者席對翟喊話,讓他閉嘴,引發了衝突。而網上熱傳的衝突視頻,只是從中途開始錄的,前半段起因過程才是關鍵。

  一個記者向場內球員喊話,干擾比賽,這是職業大忌。不光是記者,包括某一參賽方的官員、現場工作人員,如果乾擾比賽,被驅逐出場並受追罰,是活該的事情。

CBA罰單
CBA罰單

  記者對於賽場的影響,應該趨近於零。東京奧運女乒單打16強,日本電視節目《豁然開朗》的工作人員,在場邊未關補光燈,遭到伊藤美誠投訴,為此,電視台事後道歉,並聲明“將遵循規章制度進行採訪”。

  自己的燈光影響到賽場環境和運動員的視線,都是記者該反思和改正的問題,更何況衝著運動員大喊大叫這種離譜的行為?

東京奧運女乒的補光燈事件
東京奧運女乒的補光燈事件

  2015年男籃亞錦賽決賽,東道主中國男籃擊敗南韓奪冠,賽後南韓人有怨言稱,場邊記者席的中國記者們,像球迷一樣大喊加油,對南韓球員形成了近距離的干擾。

  暫時拋開民族立場、也不談南韓體育圈為勝利不擇手段的黑歷史,單純就事論事,中國記者場邊集體大喊加油的行為,確實是不職業的。記者不是球迷,立場表達的更好方式是通過手裡的筆,而不是把自己變成啦啦隊員。當記者成為了主場氛圍中的一份子,開始有影響比賽的舉動時,他/她也就失去了客觀記錄者的身份。

  作為有思想有觀點的人,記者當然也是會有立場的,但這種立場的表達講究方式方法。當年孫楊無證駕駛風波,有記者撰文保護孫楊,希望護航他繼續為中國游泳做貢獻,也有記者專注於揭批孫楊之前的劣跡,強調公眾人物該自律,這是不同角度的解讀,是記者的應有權益。

請問……
請問……

  但曾有與孫楊關繫好的某記者,在公開採訪場合懟其他記者,要求他們不要提負面問題,不要給中國游泳添亂……這就超出了記者的範疇,不是立場的合理表達,且對事件形成了不良干擾。

  還有一種不職業,是記者把自己淩駕於主角之上。

  2013年足協杯恒大1比0勝國安,里皮在表達了自己對一次爭議判罰的觀點後,某央視記者直接懟里皮:“你的足球規則是在意大利學的嗎?那個動作無論如何都該是紅牌啊。”

  該記者隨後又對國安主帥斯塔諾發難:“球員們都很努力,但你的保守葬送了全隊。”

  如此高高在上的提問,是典型的搞錯了自己的職業身份。就像記者質疑主教練“為什麼不打433”之類,這是外行指點內行。

著名的教訓里皮事件
著名的教訓里皮事件

  當然,記者這一行背後,還有更為複雜的東西。某些人已不單純是記者,他們私下兼職幹著經紀人,承接著公關和廣告的業務,背後撈取利益。

  有些媒體記者,利用自己的關係,為中超球會聯繫外援,從中賺取利益。可以想像,有利益糾葛在身,成為了事件的深度參與者與獲利者,他們在履行記者職責時,又怎麼可能做到公平公正,此時的記者身份,只不過是一個幌子。

  記者有時候還把自己混同為了球迷甚至追星族。

  2003年皇馬來華打商業比賽,在省政府的晚宴上,菲戈被惹惱了,因為一大批媒體記者湧上來要他的簽名並要求合影,菲戈當時對翻譯抱怨:“中國人很熱情,但記者很不職業,如果是採訪,我尊重他們,但他們現在變成了一群球迷。”

  皇馬在昆明的最後一次發佈會,還出了這麼一檔子事,一名記者提問外星人羅納爾多:“你是否知道中國球迷很喜歡你,現場的記者們也很喜歡你,今天是你們在昆明的最後一天,你能否給大家簽個名,讓大家圓滿結束皇馬昆明行的報導任務?”

  這個過於“追星族”的問題,被翻譯轉述給皇馬的女新聞發言人後,發言人跳過羅納爾多,自己直接懟了回去:“希望大家保持職業記者的尊嚴,發佈會是來提問的,不是來要簽名的。”

楊毅與史隆合影的故事
楊毅與史隆合影的故事

  楊毅曾回憶2016年與名帥史隆合影的故事,當時史隆的身份是嘉賓,而不是參賽教練員,這才有了合影的可能性。“在NBA的媒體守則里,清晰地告訴你不能利用職務之便去獲得職業需要以外的任何東西。在更衣室里,在球場里,你絕不能要求合影,也不能要求籤名。如果被發現,你的證件會被立刻吊銷。”

  記者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像球迷一樣去要合影和簽名,真的是會被人鄙視的。

  如今這個時代,記者這一行越來越難乾,跑現場的人越來越少,但無論何時,只要還在幹這一行,都該有一種主觀內在的自省,我是一個旁觀者,記錄者,而絕不該成為參與者。

  一句話,別瞎摻和。

  (李普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