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號球衣今封存 德國槍大名仍在籃球世界發光

2022年01月06日14:30

  1999年2月,一個來自德國符茲堡的男孩在大洋彼岸的美國穿著41號亮相。22年後的今天,他的41號球衣高掛在美航中心場館的上空。

  21年的歲月,讓青澀的金髮男孩成長為守護達拉斯的德國戰車,也讓世界最高水平的籃球聯盟記住了德克-奴域斯基這個名字。

  如果當年奴域斯基選擇繼續打網球,那我們不清楚世界網壇會不會有一個2米13的網球高手,但可以肯定的是,世界籃壇將會缺少一處寶藏。

  德克-奴域斯基用他獨特的球風,給美國籃球好好地上了一課,身高7尺卻有著後衛般的細膩手感,以及前鋒般的迅捷。

  巔峰時期的德克-奴域斯基既是這個聯盟背身技術最好的內線球員之一,也是這個聯盟最偉大的投手之一。

  奴域斯基說他很喜歡看居里打球,因為他開創了新的比賽方式。但在居里掀起三分狂潮之前,奴域斯基才是那個讓大家認識到投籃之美的人。

  奴域斯基不是第一個投三分球的大個子,更不是第一個把投籃當作常規進攻手段的內線,但他卻是把這項原本小眾、甚至說不被認可的技術打法昇華到新的層次的奠基人。

  在NBA75年的漫漫長河裡,只有5人能夠做到單賽季場均20+並且入選“180球會”(三項命中率50%+40%+90%),除了2010年以後新生代的杜蘭特、居里、艾榮,往前數就只有拉利-布特,以及奴域斯基。

  數據專家Kirk Goldsberry用數字呈現了奴域斯基如何改變了大個子古舊的打法,他用自己精準且無解的中距離告訴世人,內線的籃球還可以這麼打。

  過去25年,奴域斯基佔據著6塊中距離區域的得分王席位,僅僅留了一處給同樣把中距離當作常規得分手段的加納特。

  即便面對投籃造詣不淺的歷史級大前鋒加納特,德克也具備壓倒性優勢,可見奴域斯基把中距離投籃鑽研得有多深。

  從離籃筐12尺到20尺區域內,每一塊木板都刻著奴域斯基用投籃完成的得分,看著這樣偉大的成就,Kirk Goldsberry不由得高呼——該退役的不止奴域斯基的球衣,還應該把中距離區域命名為“德克區域”。

  上一個在美航中心場館退役球衣的戴歷-夏巴這樣評價德克:“我能給他的最大讚美就是,他改變了比賽的運行方式。當你能改變比賽,那就是超出數據層面的成就,德克的生涯達到了另一層高度,我為他感到高興。“

  奴域斯基能夠在聯盟以標新立異的姿態成就一番偉業,除了他自身獨特的天賦外,還離不開伯樂的慧眼識珠。

  如果2米13的奴域斯基不是被當時還叫小牛的獨行俠選中,如果訓練他的是一個老派的古板教練,那奴域斯基還會像今天這樣征服NBA嗎?

  可能他會被改造成一個偶爾投三分的工兵型內線,被球迷刻薄地送上“軟蛋”稱號,早早迷失在NBA的肌肉叢林里了吧?

  在當年內線為王的時代,幾乎所有具備後衛技能點的高個子都要被拉去增重,到籃下去肉搏。新秀加納特當年就因為不願意打中鋒謊報身高。

  幸運的是,這個時空裡的奴域斯基遇到了老尼爾遜,他特立獨行地堅持讓奴域斯基多投籃,而不是像普通內線那樣在籃下對抗。

  瘋狂科學家把奴域斯基從德國帶到了籃球沃土,更沒有讓奴域斯基這個跨時代的天才泯然眾人矣。

  奴域斯基不禁感歎,如果他遇到的是古板的老派教練,那他肯定不會好過。

  “他們肯定會丟我去練力量,讓我增重20-30磅,完全改變我的比賽風格,可能一切就不像今天這樣了。”

  就像當年的姚明就被火箭拉去增重,雖然有過一段聯盟第一中鋒的最強時刻,但過大的體重卻壓縮了姚明職業生涯的長度。

  假如德克也被拉去增重,他會像姚明那樣惋惜地離場嗎?

  “是他們在德國挖掘了我,唐尼一直陪伴著我,我整個職業生涯他都在我身邊,他總想讓我感到舒服,確保我得到歡迎。而老尼爾遜則運用他的智慧,發揮我的投籃優勢,在那個體系里打球太爽了。”

  “所以,能在老尼爾遜手底下打球我很幸運,他允許我發揮自己的優勢,他們父子倆都是我職業生涯的伯樂。”

  奴域斯基沒有辜負尼爾遜父子,甚至說德國人是他們籃球生涯中挖掘到的最佳寶藏。

  奴域斯基為小牛拿下了31560分,而這比隊史第二和第三名加起來都要多。

  或許未來這個數字會被當錫打破,但德克作為先驅者的意義永存。

  “他為達拉斯付出了太多,達拉斯也對他報以獎勵。他不但在歐洲有著巨大影響力,在美國也是,每個人都對他投以最高級別的尊敬。“當錫說道。

  2007年,MVP的獎盃刻上了德克-奴域斯基的名字,這是第一次有歐洲球員拿到籃球殿堂的最高個人榮譽。

  2011年,他帶著感冒在總決賽拿到場均26分9.7籃板,用中距離神奇地摧毀占士、韋迪、保殊的心理防線,帶領小牛創造了老男孩的奪冠童話。

  在此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德克-奴域斯基都是最強國際球員的代名詞。

  或許在未來,德克會被當錫、字母哥、約基治所取代。但請不要忘記,他們的指路人叫德克-奴域斯基,這個金髮且幽默的德國人給了他們成就偉大的力量。

  “實話說,退役儀式和為我打造的雕像是我得到的最後一個榮譽了,我實在得到了太多獎賞,先是以我名字命名的街道,然後是退役球衣,還有外面的雕像。”

  “但你們知道我的,我不是個喜歡聚光燈的人。不過,我會享受這一刻的。”

  不願意出現在鏡頭前的德克想淡出舞台,但未來每當有一名年輕國際天才站上籃球最高舞台,大家也許都會想起:

  噢!當年那個叫德克的金髮男孩也是這樣呢!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