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演員是杯子,要保持天真與乾淨丨2021娛樂年度人物

2021年12月30日08:33

原標題:周迅:演員是杯子,要保持天真與乾淨丨2021娛樂年度人物

2021年,周迅再次高頻出現在大家眼前,無論是春節檔電影《侍神令》,還是罕見出演“悍婦”的電影《第十一回》,還原著名科學家屠呦呦故事的電視劇《功勳》,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小敏家》,每次作品的出現都會把“周迅演技”推上熱搜。

表演對於周迅而言,始終是自由、快樂、無憂無慮的。

17歲出道至今,轉眼間周迅在演員行業已經走過了30餘載,角色對周迅來說相當重要,演戲也是她這麼多年一直篤信經營的事業。

她一直堅持著表演,相信著和她搭檔的創作者,自始至終全身心投入,不斷踐行著身為演員的本分和意義。正如她描述的,表演對她來說,似乎始終是自由、快樂、無憂無慮的,這份純粹和乾淨讓周迅創造了很多新的角色,也始終用非程式化的表演模式教會了大家如何真誠地對待角色。幸運的是,這些角色也給周迅帶來了回饋:“我以前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泡泡里,很多工作人員把我照顧得挺好,但這幾年的這些角色,反而把我的生活打開了。”

新京報:2021年我們在不同的影視作品里看到了不同的周迅,從金財鈴、屠呦呦,到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小敏家》里的劉小敏,每個角色對以往的周迅而言都是一種突破,總結下來,哪個角色讓你印象最深?

周迅:這三個角色只是剛好都在今年播了,實際上是這幾年拍的,金財鈴是2018年拍的,屠呦呦是2020年秋天拍的,《小敏家》是今年上半年拍的。拍攝的時候,我對她們都是很有感覺的。比如金財鈴是一個普通的小鎮婦女,擺早餐攤,性格有點兒虎很要強,心裡又很軟;屠呦呦則是享譽世界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共和國勳章”的獲得者、女性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小敏則是大都市里成熟女性的縮影之一,她有她的為人處世。她們都是很可愛、很寶貴的女性形象。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小敏家》中,周迅飾演都市女性劉小敏。

嚴格來說,她們跟我的生活離得都不近,但是通過演繹,打開了我生活的邊界和認知的範圍。對我來說,這是我和她們一起成長的榮幸。我以前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泡泡里,很多工作人員把我照顧得挺好的,我一直在劇組和家裡來回,很單純,但這幾年的這些角色,反而把我的生活打開了。

新京報:今年的角色讓我們看到了周迅很多不同的側面,有自我複盤嗎?如何評價自己這一年?

周迅:演員還是得有角色才能進步,有了角色才能發現自己有新的能力。就個人來說,我很少進行複盤,就好好對待面前的每個角色。

新京報:電影《第十一回》、電視劇《小敏家》中都以媽媽的形象出現,尤其前者,你演的金財鈴尤為突出,也是一次形象顛覆,你是不是很看重角色的不重複性?

周迅:我沒有刻意去要求角色的不重複,還是看感覺。我並不是因為她們的身份是媽媽才選擇這個角色,也不是為了“顛覆”而“顛覆”。在媽媽的身份面前,她們是不同類型、不同生存狀態下的女性。

在今年上映的電影《第十一回》中,周迅打破以往形象。

新京報:未來還想嚐試哪些角色?

周迅:角色都是要靠緣分的。一次聊天時,我忽然想到,演戲有時也像是農耕生活。我前幾年種下的(作物),可能今年才結果子,果子結得怎樣也是要看各種原因的,好不好吃也是觀眾來評價的,但前提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新京報:想把角色演好這件事會給你緊張感嗎?

周迅:演員在拍戲時,是不會去設想“我要演好”這件事情的。我一直覺得,演員是個“杯子”,導演要往這個杯子裡面倒橙汁那就是一杯“橙汁”,倒紅酒那就是一杯“紅酒”。拍攝之前,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把杯子洗乾淨,這個“洗杯子”的過程非常困難,之前角色的細節都不要帶到下一個角色中。作為演員,應該有責任讓自己保持天真和乾淨,不要去想那麼多。

新京報:今年你出演的幾部作品里都合作了一些年輕演員,可以分享一下和他們合作讓你印象最深的一場戲嗎?

周迅:就近期來說,可能是共同參演《小敏家》的年輕演員們。這幾年,年輕的演員競爭非常激烈,我也看到了他們的努力,但現在年輕演員可能太禮貌了,禮貌到都有點兒拘謹了,每次我見到他們,都要招呼他們趕緊坐下別站著,別拘謹,希望他們能更放鬆一點兒。

這兩年,不拍戲的時候周迅喜歡去觀察普通人的生活。

新京報:外界的評價中,你是一個嚮往自由自在的演員,這種心態對你的表演幫助大嗎?

周迅:不拍戲的日子,我可能會過得更隨心所欲一些。拍戲的時候,我對自己還是有點兒嚴格的,比如吃飯作息等方面都很嚴格,需要的話我可以五點起來練功。但如果不拍戲,我可能不是一個自律的人,以前我不拍戲的時候就在家裡,發呆、聽音樂,一天就過去了。

另外,這兩年我更想瞭解生活,不拍戲的時候會去看看非演員的生活,有時去車站看看正常上下班的人是怎樣的,有時去菜市場觀察大家買菜。我記得有一次,我還跟著一個環衛大姐走了一路,看她很快樂地哼著歌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她的幸福很感染我。之前我還和阿雅做了《很高興認識你》,去瞭解城市年輕人的生活。

新京報:所以《很高興認識你》這類綜藝節目是表演生活的一種調劑嗎?

周迅:我們成長的前20年,變化沒有那麼多,在同一個地方面對同一群人,外部的環境變化不大。但現在網絡發展速度快到真的不知道明年會有什麼新的流行,喜新厭舊的速度也更快了,不管是年輕人、中年人,還是老年人,幾乎都有各自的焦慮。但我覺得,我理不理解不重要,我只是去瞭解現在大家的生活方式,在一個新的環境里會產生什麼樣的人與人的連接模式。

新京報:你曾說感知到自己最近幾年進入了新的人生狀態,“新”在哪裡?一切事物都在變化之中,如何去應對這些變化?

周迅:過了40歲以後,我對於自己的身份設定越來越模糊,就自然地野蠻生長,很多事情想到了、聊到了,就開始做,試試看。當然所有行動力還是集中在演戲上,其他的嚐試大概都是試試看。

40歲後,周迅選擇野蠻生長。

新京報:如果你現在是名20歲的演員,身處於當下的影視圈之中,面對諸多的機會和選擇,會對自己有怎樣的期許?

周迅:好好對待每一個角色。

【前輩VS晚輩】

張子楓:周迅姐一直是我喜歡的前輩,我覺得你身上有種自由感,自在隨性,相處起來特別親和舒服。很想知道你最近一次感受到美好的瞬間是什麼?

周迅:吃到了好吃的川菜,那一刻。

新京報資深記者 周慧曉婉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