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陽某單位一主任違規承包山林 被群眾舉報查處……

2021年12月29日13:17

  “沒有如實向單位報告,我心裡非常害怕,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單位也沒有審核出來,我以為不會被發現,但還是被查了出來。”賓陽縣衛生和健康局二級主任科員吳某懊悔地說道。

  吳某為何說出如此懊悔的話,還得從一封信訪舉報件說起。

  2021年6月,賓陽縣紀委監委收到一封上級轉辦的網絡舉報件,反映吳某違規承包山林種植速生桉等問題。

  群眾所反映問題線索具體且有可查性,賓陽縣紀委監委立即成立調查組對群眾反映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賓陽縣桉樹林 圖片來源:賓陽印象

  不過,早在2018年1月份,賓陽縣就已組織黨政領導幹部和國有企業領導人員開展承包經營農村土地問題專項清理工作,為何還有人舉報吳某該問題?調查組翻閱當年各個領導幹部上報的個人自查報告時,發現吳某上報的卻是“零報告”,沒問題。

  這到底是誣告?還是吳某隱瞞事實、頂風違紀?調查組決定深入核查,查明真相,如果是誣告,也好還吳某一個清白。

  “2017年,你將山林地轉讓給你弟之後,是否還參與承包地的經營管理?”

  “不參與了,都是我弟管理和采伐出售了的。”當調查組向吳某瞭解情況時,吳某一口否決其還存在違規承包山林種植速生桉的問題。

  “2019年、2020年,為何你還去辦理林木采伐許可證?”

  “由於林權證還在我名下,我弟他無法辦理,所以叫我去協助辦理。”此時,吳某眼睛的一絲閃爍,讓調查組對吳某說的話產生了懷疑。

  “那麼大一片林木,日常管理、砍伐銷售都會產生大量的資金流水,看能不能從他個人及家人的資金流水發現什麼問題。”經過組務會討論後,調查組調閱了吳某及其家人的資金流水。

  “請你解釋一下,2019年9月23日,你妻子在賬戶轉取來自黎某賬戶的90000元、2019年10月15日又轉取90000元,這些錢的主要來源是什麼?”當發現吳某妻子與其另一合夥人黎某有多筆大額資金往來後,調查組人員再次向吳某瞭解情況。

  “砍伐林木所得的利益分紅。”眼看無法自圓其說,吳某隻好如實向組織坦白,便出現了文章開篇的那一幕。

  經查,吳某與他人共同於2010年2月6日和2010年12月5日,兩次與露圩鎮八鳳村委一自然村簽訂土地承包合同,承包集體山地共計1008.17畝,租金為每年每畝50元,期限為20年,吳某等人以股份投資分紅的方式對山地進行經營。2018年,吳某並沒有按要求開展承包經營農村土地問題專項清理工作,以“零報告”方式隱瞞個人違紀行為。2019年至2020年,吳某等人所承包林地種植林木售賣所得約400萬元,扣除各類支出成本後,吳某獲得收益分紅6.3萬元。

  最終,2021年9月,吳某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和政務降級處分,違紀所得予以上繳國庫。

  “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主要還是因為僥倖心理和貪慾,做著發財的美夢,在全縣清退工作結束後,仍向合夥人交費辦理砍伐證費用,背地裡跟合夥人經濟往來,同時將林木售賣所得轉入本人賬戶,我深深認識到這種做法是錯誤的,違反黨員幹部廉潔自律規定,經過組織的教育幫助和不斷的自我反省,希望各位領導幹部以我為戒!”在該縣衛生和健康局警示教育大會上,吳某自我剖析根源,告誡其他黨員幹部以此為鑒。

  還有沒有類似的問題?賓陽縣紀委監委進一步暢通信訪渠道,對反映黨政領導領導幹部和國有企業領導人違規參與承包經營農村土地的問題線索,加大核查調查力度。

  據瞭解,今年以來,該縣共查處黨員領導幹部違規參與承包經營農村土地問題6起,收繳違紀所得50多萬元。

  來源:賓陽縣紀委監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