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懸案”引發關註:河南商丘4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始末追蹤

2021年12月13日20:28

原標題:10年“懸案”引發關註:河南商丘4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始末追蹤

  新華社鄭州12月13日電 題:10年“懸案”引發關註:河南商丘4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始末追蹤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張浩然

  近日,打拐誌願者上官正義(網名)在社交平台發佈消息稱,河南省商丘市婦幼保健院曾有4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部分證明被販賣到福建等地,用來給來曆不明的孩子上了戶口。該起盜竊案10年未破,希望地方重視此案繼續調查。此事引發輿論關注。

  商丘市公安機關表示十分重視此事,將加大案件偵破力度,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結果。

  緣起:打拐誌願者順藤摸瓜,醫院被盜案浮出水面

  上官正義告訴“新華視點”記者,2014年左右,有線人告訴他,在福建等地發現有人通過中介購買出生醫學證明,給一些來曆不明的孩子上了戶口。他隨後臥底一年多,順藤摸瓜,在多地走訪調查。

  2016年9月,上官正義通過媒體反映了他的發現:流入福建的一部分出生醫學證明來自商丘市婦幼保健院。一件發生於2011年的盜竊案隨之浮出水面。

  一份2013年7月23日商丘市婦幼保健院向商丘市衛生局(現為商丘市衛健委)上報的被盜情況說明顯示:2011年1月30日早上8點,商丘市婦幼保健院保健科職工上班時發現,出生醫學證明管理辦公室的門大開著,地面、桌面上有散落的空白出生醫學證明,存放證明的櫃子櫃門被打開,隨即報警。現場清查發現,有2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

  醫院上報衛生主管部門後,在《商丘日報》刊登作廢聲明。2012年2月,因保健科原科長退休,工作交接後進行二次清查,又發現2000份出生醫學證明丟失,隨即登報聲明作廢。

  複盤:盜竊案是如何發生的?問責處理是否規範?

  “案發當時醫院的管理不像現在這麼規範。”商丘市婦幼保健院院長尤培華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時空白出生醫學證明本身並不值錢,被盜應該是有針對性的。

  針對網民質疑的醫院工作人員“監守自盜”,尤培華沒有正面回答,表示該院正全力配合公安機關偵破此案,將進一步加強醫院管理。

  記者瞭解到,商丘市梁園區衛生局(現為商丘市梁園區衛健委)曾於2011年2月7日發佈一份紅頭文件,稱該局接到被盜事件報告後立即啟動了問責機制,通過調查發現:商丘市婦幼保健院安全保衛措施存在薄弱環節,領導重視程度不夠,工作人員工作不認真,醫院內部管理有待進一步加強。處理情況包括對該院院長、副院長等人進行通報批評,要求寫出深刻書面檢查,免去該院保健科科長職務,保健科管理員調離崗位等。

  為何被盜案發生一年後又發現2000份出生醫學證明丟失?

  商丘市婦幼保健院寫於2013年的被盜情況說明中解釋為:經審核後為首次被盜時沒有查清。

  尤培華介紹,商丘市婦幼保健院的大庫存有全市待領的出生醫學證明,該院領取本院所需證明時,會將其轉移到院內小庫,同時一一登記日期。經清查,被盜證明的登記日期均為2010年,其中第一次被盜證明的登記日期分別為8月28日和12月7日,而第二次清查發現的被盜證明登記日期比第一次的早,分別為4月29日和5月16日;院內首次被盜排查時按照慣性思維,預設8月28日前的已發放完畢,導致首次排查沒有查清。

  有網民質疑,當地對該起盜竊案的處理過輕,且第二次發現被盜沒有再處理。

  商丘市梁園區衛健委主任徐作社回應稱:“10年前醫院的管理嚴密程度、對出生醫學證明的重視程度都不如現在。當時,我們從組織上對此進行了處理,處理結果進行了上報,上級也是認可的。至於第二次被盜,我們認為是同一起案件,是一次被盜的,所以就沒有再處理。”

  商丘市公安局梁園分局局長餘方生介紹,2011年1月30日該局接警後,民警根據被盜物品價值及現場情況研判後,按照入室盜竊立為治安案件。2012年,商丘市婦幼保健院又清查出2000份出生醫學證明丟失,到底是一次被盜還是兩次,公安機關正在調查甄別。

  追蹤:作廢證明如何成功落戶?十年“懸案”為何遲遲未破?

  被盜的出生醫學證明去哪兒了?

  上官正義表示,部分證明經中介買賣流入外省。他提供給記者的一份名單顯示,9名出生於2006年至2012年間的孩子落戶在福建省,其出生醫學證明編號正是商丘市婦幼保健院被盜的其中一批,編號在J412683001—J412684000之間。

  為何作廢的出生醫學證明在外省被成功用於上戶口?

  尤培華表示不清楚,稱按理說作廢聲明刊登後公安系統應進入流程,如果核查清楚,憑藉作廢的證明應該上不了戶口。

  4885份出生醫學證明被盜,是否意味著有大量來曆不明的孩子身份被“洗白”?餘方生介紹,根據上官正義當時提供的線索調查,已核實了10個孩子上戶口使用了商丘被盜出生醫學證明。公安機關研判後,將該案立為刑事案件,繼續追蹤線索。

  “經公安機關判斷,這些被盜用的出生醫學證明是真的,但蓋的醫院的章是假的。據協助辦案的福建警方透露,一張出生醫學證明在當地賣450元到4500元不等。”餘方生說。

  餘方生介紹,在福建警方協作下,通過偵查、DNA親子鑒定等手段,查清已發現的10個孩子中,有4個親生、3個抱養、2個撿拾,還有1個說不清來曆。其中說不清來曆的因經辦人員去世,線索中斷。

  上官正義告訴記者,他手裡還有更多相關線索,需要公安機關進一步查證。

  一個盜竊案為何十年未破?

  餘方生解釋說:“當時沒有監控,案發現場很亂,此前也沒有查到特別有價值的線索,調查難度大,一直沒有突破。”

  回應:進一步加大案件偵破力度,爭取早日破案

  目前,當地公安機關表示,將在前期偵查調查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大案件偵破力度,通過各警種協作,爭取早日破案。

  出生醫學證明被盜、所蓋公章為偽造,最後用來給來曆不明的孩子“洗白”上戶口,如此操作路徑有可能與人口拐賣犯罪密切相關。

  多位當地基層幹部認為,該案不能再拖下去,應一查到底。如果背後存在利益鏈,應嚴肅追責處理,給社會一個交代。同時,要積極加強對其他打拐線索的處理。

  河南省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祁雪瑞建議,加快推進出生醫學證明電子證照在全國一體化平台全面深度應用,建立出生醫學證明與新生兒DNA掛鉤機制,從源頭治理盜用出生醫學證明上戶口問題,阻止拐賣兒童案件發生。

  此外,多位專家建議加強跨部門協作和全流程精準打擊。祁雪瑞認為,應建立健全跨部門溝通協作機制,尤其是公安系統和衛健委系統要加強合作,實現相關信息跨地區、跨部門互信互認,加強公安機關辦理新生兒落戶環節的核查力度。社區工作者、網格員也應加入進來,對不在醫院出生的新生兒要重點關注,堵住打擊拐賣產業鏈的漏洞。

  河南益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征建議,該案警示,要堵住戶籍辦理、出生醫學證明保管發放等相關環節可能存在的漏洞,加強對拐賣兒童交易鏈全流程精準打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