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有”名錄刪除野豬 更要把握好捕殺與保護的度

2021年12月12日16:02

  原標題:“三有”名錄刪除野豬,更要把握好捕殺與保護的度 | 新京報快評

  把握好捕殺與保護的度,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才是最終目的。

▲12月5日,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佈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徵求意見稿)》中,野豬已被刪除。圖/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官網截圖
▲12月5日,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佈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徵求意見稿)》中,野豬已被刪除。圖/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官網截圖

  文 |吳睿鶇

  日前,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佈了《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在名錄徵求意見稿中可以發現,曾於2000年被列入《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野豬已被刪除。

  天下苦野豬久矣!作為“三有”保護動物,野豬“倚仗”自己的“免死金牌”到處闖禍,從山間、村頭再到城市街道,接連發生人與豬的激烈衝突。有媒體統計,僅2021年,南京野豬就上了12次微博熱搜,被戲稱為“野豬之城”。目前,野豬已經成為我國致害範圍最廣、造成損失最為嚴重的野生動物。

  所謂“三有”保護動物,是指有益、有重要經濟價值、有科學研究價值的野生動物。野豬雖不是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卻在“三有”保護目錄中。

▲今年中國科學院動物所紅外相機拍攝到的野豬。圖/中科院動物所供圖
▲今年中國科學院動物所紅外相機拍攝到的野豬。圖/中科院動物所供圖

  正是因為有了國家法律保護“盔甲”,野豬數量得以迅猛增長。數據顯示,目前,野豬數量保守估計高達120萬頭,大多集中於黑龍江、浙江、河南等16個省份。其氾濫成災帶來的最直接影響,是農民莊稼時常被野豬們“三下五除二”地糟蹋,更為嚴重的甚至造成人員傷亡。

  根據甘肅省隴南市野保站的論文數據,2016年至2020年,僅隴南一地就發生野豬致死12人,可謂為害一方,卻又讓人束手無策。近年來有不少因非法狩獵野豬獲刑的案件,也引發了社會輿論的關注與討論。

  人豬間矛盾日益加劇,已引起了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今年以來,國家林草局對野豬等野生動物致害問題開展專題調研,並對全國31個省(區、市)野豬等野生動物致害情況全面摸底調查;兩次下發專門通知,在包括四川在內的14省份開展防控野豬危害綜合試點;緊接著,6月,再次專門下發《關於進一步做好野豬危害防控工作的通知》,並印發《防控野豬危害技術要點》,通過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來解決野豬對農作物帶來的經濟損失,以及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公眾的人身傷害。

  也因此,此次發佈的《徵求意見稿》,備受關注。此次《徵求意見稿》包括陸生野生動物39目177科1789種,有增有減,而“野豬”正在其中的刪減之列。

▲2020年8月,密雲石城鎮趕河廠村村民家的玉米地遭野豬光顧。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2020年8月,密雲石城鎮趕河廠村村民家的玉米地遭野豬光顧。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三有”動物名錄刪除野豬,不僅能通過更加周全的平衡利益機制設計,綜合施策,有效降低野豬等野生動物致害,減少普通老百姓的損失,還能從根源上解決群眾利益與野生動物保護間的可持續發展問題,也更加符合民意,增進了社會認同,彰顯民生利益至上。

  可以想見,隨著新版保護名錄的落實,未來,野豬氾濫為害一方的情況,必將大有改善。

  當然,在野生動物保護已成社會共識的今天,保護名錄刪除野豬,並不意味著要對野豬“趕盡殺絕”,而是從法律層面給予了各地動態調整相關措施的靈活空間。為此,各地需因地製宜地將野豬納入整體生態系統綜合考量,把握好捕殺與保護的度,科學施策,最終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微博博主熱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