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誰是兇手》海報抄襲風波,“不慎”還是“碰瓷”?

2021年12月10日17:05

  原標題:媒體:《誰是兇手》海報抄襲風波,“不慎”還是“碰瓷”?

  目前,懸疑刑偵罪案網劇《誰是兇手》正在愛奇藝迷霧劇場熱播中,因其扣人心弦的劇情和考究的細節取得了不錯的反響。然而,該劇的播出並不是一帆風順,就在開播當日便因為宣傳海報被指“撞臉”而險些“翻車”。

  劇情巧妙,宣傳不能“取巧”

  此前,該劇官方發佈了一組宣傳海報,隨後便有網友指出,《誰是兇手》的海報構圖、排版順序、演員表情和動作均與“爆款”日劇《legal high》的海報高度相似,引發廣大網友討論並登上了微博熱搜。

左為《誰是兇手》海報,右為日劇《legal high》海報
左為《誰是兇手》海報,右為日劇《legal high》海報

  當晚,《誰是兇手》 海報設計方發佈道歉信,稱其海報創意是基於主角三人之間撲朔迷離的人物關係,選用了《論語·顏淵》的經典之句“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本是無意,但出現創意雷同和排版相似仍負不可推卸的責任。劇組也轉發道歉並表示會陸續將該系列海報在各傳播渠道刪除。

  不過,不少網友對該道歉並不“買賬”,認為設計方的道歉缺乏誠意,“創意雷同”有狡辯之嫌,且只為“給同行造成困擾”“給劇組和一直支持該劇的觀眾帶來困擾”道歉,隻字不提被侵權方。而開播當日便以此種形式上熱搜,劇方也有借抄襲來營銷的嫌疑。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如此明顯的侵權行為,都是對知識產權的不尊重。

  海報常用於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比賽、演出的宣傳推廣,是一種常見的宣傳方式,吸引公眾眼球。然而,海報“撞臉”的現象近來屢見不鮮。譬如不久前,優酷在招商大會上展示了一幅名為《魷魚的勝利》的綜藝海報,海報的標題、粉紅色的圓圈、三角、方塊等元素無不讓人聯想到此前熱播的韓劇《魷魚遊戲》;再譬如今年上半年,知名藝人宋祖兒工作室發佈的宣傳海報被指抄襲韓國藝人邊伯賢音樂專輯封面;再向前回溯,電視劇《殺破狼》、電影《我不是藥神》的海報都陷入過抄襲風波。

電影《我不是藥神》海報和日本漫畫《ONE PIECE》海報
電影《我不是藥神》海報和日本漫畫《ONE PIECE》海報

  一旦“實錘”抄襲,對劇方的口碑必定會帶來負面影響,在此次事件中,也有不少網友紛紛表示“下頭了”。那麼,後果既然如此嚴重,為何還會頻頻發生海報“撞臉”事件呢?

  據瞭解,海報大多由第三方製作,但要創作一幅高質量、有創意、有深度的海報,需要耗費較多的時間和精力,而往往客戶給設計師的時間非常有限,因此設計師很難花費較多精力去創作一個高質量作品。這就促使一部分人選擇了抄襲這條“捷徑”。

  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研究員王傑在對海報行業著作權保護狀況進行調研後發現,抄襲之爭多發與當事人的著作權意識淡薄有關。由於海報具有很強的感召力,設計者將他人創意和海報風格拿來為己所用的動機較為強烈,這就導致海報蹭熱點的現象較為常見。

  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阮開欣認為,海報設計抄襲爭端頻發的原因一定程度上在於著作權侵權認定的複雜性。著作權保護僅針對錶達,而不延及思想。海報設計的相似屬於表達層面的相似還是思想層面的相似並不容易判斷,需要結合個案的具體事實予以認定。“很多情況下,相似的元素僅屬於相關文學藝術領域的慣常元素,兩者並不夠成實質性近似,這往往需要專業人士的判斷,而一般大眾對此卻難以識別。”阮開欣表示。

  是借鑒還是侵權,需從多方考量

  那麼,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海報“撞臉”是否構成抄襲,進而構成著作權侵權?又如何界定海報創作的抄襲和借鑒界限?

  針對此次海報“撞臉”事件,王傑認為,從著作權法的角度,《legal high》的海報屬於攝影作品。儘管攝影作品是借助機械設備記錄客觀物體形象,但拍攝過程依然給攝影者留下了充分的個性化創作空間,如構圖、拍攝角度、光線明暗的選擇等。這也是攝影作品具備獨創性能夠受到著作權保護的原因。

  “雖然《誰是兇手》的海報並未直接複製《legal high》海報,但其在構圖、拍攝角度、光線處理包括人物表情的定格方面與後者基本相同,已經利用了《legal high》海報中獨創性表達的部分。”王傑表示,著作權侵權的判斷主要看被告的作品是否利用了原告作品中獨創性的表達。為了保障公眾的創作自由,著作權法並不保護主題、風格、創意等抽像的思想。因此,如果僅僅是利用了他人海報的風格和創意,縱然會引發觀眾的聯想,也屬於合理借鑒。

  對於如何避免出現海報設計相似引發的糾紛,阮開欣表示,設計者應當儘量避免使用存在版權的他人作品,其海報內容可以一定程度上借鑒別人的創意,但不能與在先作品的表達存在實質性相似,除非海報內容是對於在先作品的批評、戲仿或其他合理使用。

  在創作海報時,有時會借鑒之前作品的創意或元素,以達到“致敬”目的。對此,阮開欣表示,如果海報設計僅存在創意的借鑒,能明顯使人看出創意的來源,其僅屬於思想層面的近似,而非表達層面的近似,那不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使用行為。許多的致敬模仿可能僅屬於思想層面的模仿。只有在表達層面的實質性相似的情況下,才考慮合理使用規則的適用。出於評論的需要引用作品的行為構成合理使用,其並不一定僅限於對原作的批評,對於原作的讚美也屬於評論,在不實質性損害原作利益的情況下也可能構成合理使用。因此,構成表達層面近似的致敬模仿行為也可能構成合理使用。

《瘋狂的外星人》海報致敬《E.T。》海報
《瘋狂的外星人》海報致敬《E.T。》海報

  王傑則認為,在面對質疑時,海報的模仿者常以致敬原作作為擋箭牌。雖然致敬原作也許可以取得觀眾和權利人的原諒,但致敬並非著作權法上的概念,因而並不能作為著作權侵權的當然抗辯。若致敬以一種評論原作的方式進行,則行為人或可援引著作權法第24條第(二)項主張合理使用,從而不構成著作權侵權。

  內容為王,劇情固然重要,但在注重打造內容本身的同時,“海報”這種代表著臉面的宣傳不可不重視。尊重原創,尊重他人的知識產權,細節能決定成敗。

  微博網友熱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